清馨 作品

135:憋着!

    阿哑去酒窖,搬来很多酒坛子。

    蓝曼舞咬牙坚持着,勉勉强强跟着阿哑。

    “我好困,也好热,让我……让我睡一下,好不好……”

    蓝曼舞又缠上阿哑,从后面抱住他,双手在他胸前又不安分起来。

    “睡一下?”阿哑眼角抽搐起来。

    蓝曼舞居然还连连点头,“就一下下,睡一下下……”

    “不行!一下都不行!”

    “你好吝啬啊,一下都不行。”蓝曼舞闭着眼睛,整个人都紧紧靠在阿哑宽阔舒服的脊背上。

    他身上,真的好舒服,比柔软的大床,还舒适。

    真的好想一直这样靠着,睡个天昏地暗……

    “放开!”阿哑一把将蓝曼舞毫不留情地推开。

    “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做!”

    蓝曼舞摇摇迷糊的头,用力点了点,“对,救大姐!”

    他们费力将一坛一坛的酒洒在木柴上。 胭红逃到后院,看到阿哑和蓝曼舞在倒酒,尖叫一声。

    “你们在做什么!!!”

    阿哑见计划被人发现,顿时眼中凝满杀气,射向胭红。

    “你你……你们……”

    胭红颤抖指着阿哑,娇容失色。

    阿哑一步步逼近胭红,“既然被你发现了,看来不能留了。”

    说着,阿哑已将一把藏在身上的匕首掏了出来。

    蓝曼舞看到寒光一闪,吓得混沌的意识顿时清醒了。

    “阿哑,你要做什么!”蓝曼舞吓坏了,她没想到,阿哑居然要杀人。

    “她发现了我们。”

    “那也不能……”蓝曼舞哀求地看着脸色吓得惨白的胭红,“求求你不要说出去,我们会放了你们一命。”

    “你们……你们果然是断袖!!!”胭红的眼睛里,已经蒙上一层晶莹的水色。

    “……”

    “……”

    阿哑和蓝曼舞,同时无语。

    “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好好一个女人,在你面前,你居然喜欢一个男人!居然为了他,还要杀了我灭口!”

    胭红痛心疾首地指着蓝曼舞控诉。

    “我在前堂已经吃了一肚子的委屈了!现在整个春满楼都不安生!刚走了一个夏侯大将军,居然又来一个冥王,还以为来到后院,可以在你这里找到一点安全感,你会心疼我受到的委屈,你居然……你居然……”

    胭红“呜呜”地哭了起来。

    阿哑抓紧手中匕首,慢慢地放了下去。

    君冥烨来了!

    冥王!

    阿哑看了身侧的蓝曼舞一眼,不再迟疑,吹燃火折子,就将一堆浇了烈酒的干柴点燃。

    “啊————”

    胭红没想到阿哑会放火,吓得抱头尖叫。

    阿哑气急,再次挥起匕首。

    “再乱叫,我就一刀杀了你!”

    接着,阿哑又道,“你可以选择叫,但要在火势更猛烈一些的时候再叫!”

    胭红吓坏了,捂住嘴,不住点头。

    ……

    轻尘一把推开窗子,窗外的冷风便灌了进来。

    上官清越就站在窗外,脚下是半掌的宽的砖石,脊背紧紧贴在冰冷的墙壁上。

    窗子打开的那一刻,上官清越的心头狠狠一沉。

    她惊慌地张大双眸,没想到推开窗子的人,竟然是轻尘,正对上轻尘那一双淡漠无情的眼睛。

    上官清越的眼底,瞬时一喜,随即又暗淡下去。

    轻尘已经帮过自己两次,如今在君冥烨的眼皮底下,只怕不会再出手相救!

    但还是目光希冀又哀求地望着轻尘。

    怎奈轻尘总是一副木讷毫无感情的神色。

    就好像没有思想,也没有任何情绪。

    上官清越闭上双眼,有些绝望了。

    就算这一次,轻尘不再出手相助,她也不会怨怪他,他有他必须效忠的主人。

    轻尘毫无反应转身过去。

    他向君冥烨淡淡地回禀道,“王爷,没有。”

    上官清越听到轻尘的声音,瞬时欢喜睁开双眼。

    抬头看向窗口,轻尘的背影,正是遮挡住了她在窗外的踪迹,心下感激涕零。

    轻尘,有朝一日,我上官清越一定肝脑涂地报答你。

    君冥烨冷眸凝着轻尘,轻尘依旧神色淡静,毫无变化。

    君冥烨却眉心微皱,方才轻尘推开窗子的那一刻,他明明看到林慕南和张妈妈神色紧张。

    他不相信,窗外也毫无发现。

    君冥烨一把将挡在窗口的轻尘推开,奔向窗口……

    就在这时,楼下一片混乱,人生喧杂。

    很多人快步奔上楼,夏侯云天一个箭步冲上来。

    “冥王!!!”

    夏侯云天没想到,会在这里撞见君冥烨。

    随即,夏侯云天一双虎目,精细地扫视整间房间,没有发现他要找的上官清越,他便道。

    “冥王怎么也来这里了!”

    君冥烨回头,“你来得,本王就来不得。”

    翠竹园那一场大火后,君冥烨和夏侯云天的关系,就已经崩裂了,再不像之前那样友好,就是见了面,也互相怒瞪,谁都不与谁说话。

    皇上的寿宴后,君冥烨和夏侯云天的关系更是一落千丈。

    每次见面,都一副要打起来的样子,只是都选择了按奈不发。

    夏侯云天爆发了一声冷笑,“腿长在冥王身上,自然是冥王想去哪里,自己说了算。”

    君冥烨也从鼻翼间传出一声冷哼,“本王倒是奇怪,夏侯将军怎么又折回来了。”

    “既然冥王知道,春满楼已经被本将军搜查过,冥王还来这里搜查是什么意思?是不相信本将军了!”

    君冥烨的目光骤然阴凉下来。

    他确实不相信夏侯云天,夏侯云天对上官清越的心思,昭然若揭!他很怀疑这么长时间没有找到上官清越的任何线索,其中就有夏侯云天暗中作祟。

    他甚至怀疑,莫不是夏侯云天秘密将上官清越藏了起来。

    “本王从来不相信任何人,只相信,自己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