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36:出来,看见你了!

    “仔细搜查,看看火场中,有没有人!”

    君冥烨冷冷下令,字字犹如在冰豆中迸出。

    他已经肯定,上官清越一定就在春满楼。

    看着滔天火光,他的一颗心,也紧紧悬着,生怕那熊熊大火中,会看到那一抹熟悉的倩影……

    那样的场景,已经成了他挥之不去的梦魇。

    年少时的,前段时间的,都是火中的影子,那么可怖又惊悚。

    他自认,从来没怕过什么,唯独这一件。

    所有人都在忙着救火。

    夏侯云天也盯着那火光,一脸的紧张,接着怒目瞪向君冥烨。

    “如果,她死了,就是你害的!”

    “看来,你也知道,她就在这里了!”

    君冥烨的心口,好似被什么东西刺穿了一样的难受。那是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因为,被我发现行踪,她选择放火自杀?”君冥烨嗤笑一声,“这个傻女人。”

    在她眼里,她就那么肯定,他会杀了她?

    所以,宁愿选择死,也不被他抓住?回到他身边,已让她比死更难接受?

    “我断定,她不会在火场里。”君冥烨无比肯定地说着。

    也不知道,是在安慰夏侯云天,还是在安慰自己。

    “如果在,我会替她,杀了你!”

    夏侯云天低吼一声,铁拳捏得咯咯作响。

    君冥烨又是一声嗤笑,“夏侯将军,以什么资格代替本王的王妃,杀了我报仇?你以什么身份?”

    君冥烨将夏侯云天堵得哑口无言。

    最后,夏侯云天一摔袖子,大步离去。

    他也不相信,上官清越在火场中。想来,应该是借用放火,逃走了。

    君冥烨也正有这个想法,居然一步步跟了上来。

    “你跟着我作何!!!”夏侯云天咆哮一声。

    君冥烨横了夏侯云天一眼,不说话,径自从夏侯云天身旁走过。

    君冥烨要亲自查看一遍春满楼,并让人赶紧在春满楼附近严密搜查。

    他不能再放走那个女人!

    而彼时。

    上官清越已经跳下三楼,就趁着一群人涌入春满楼救火的时机。

    就在上官清越用最快的速度,潜入到附近的一条漆黑巷子时,春满楼里涌出一大群人。

    有官兵,有那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们,也有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张妈妈。

    “我的春满楼啊!怎么就着火了……呜呜……”

    林慕南随即出来,厌烦死了张妈妈的哭喊声,挥起一掌劈在张妈妈的脖颈上。

    张妈妈白眼一翻,就昏厥过去了。

    上官清越紧紧贴在黑暗的墙壁一侧,免得被林慕南发现。

    林慕南现在正仰头看向三楼的窗口,没有看到上官清越,便赶紧在附近徘徊。

    他同样不能放走上官清越,他还要借用上官清越腹中的孩子,要挟君冥烨。

    更让他放不下的是,那块美味的肉,还没吃到嘴,岂能作罢!

    “我知道,你一定就在附近。快点出来,趁着大乱,我还能帮你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藏身起来。”

    林慕南小声对空寂无人的巷子说。

    上官清越一动不动,屏住呼吸。

    林慕南缓缓向着巷子深处走了两步,一双眼睛警惕又机警地扫视整条幽深的巷子。

    “我知道,你没走远。这么多人乱哄哄的,担心自投罗网,你不敢走太远。”

    “你怀着身孕,穿得很单薄,天气又这么冷,身上没有银两,你在这样的寒夜里,熬不过去的。”

    “出来吧,我看见你了。”

    上官清越心口一颤,继续屏息凝气。

    林慕南实在在这里没有发现任何声响,也担心自己走太深,被那个会武功的女人暗算,便在原地站定。

    “你确定,不自己出来?不管怎么说,我这里,总比你被抓回去更安全。”

    就在这时,林慕南的身后传来凌乱的脚步声。

    林慕南赶紧回头,竟然是轻尘带着人在附近搜查。

    “慕南公子,怎么在这里。”轻尘道。

    “本公子出来透透气!也要向你个奴才汇报一下?”林慕南厌极了轻尘。

    这个狗奴才,居然敢对他动手。

    “轻尘不敢,只是王爷吩咐,严密搜查附近区域,闲杂人等不许随便走动。”

    “闲杂人等。”林慕南咬牙。

    “估计慕南公子喝了酒,找不到方向了,你们几个送慕南公子回去。”

    “是。”

    林慕南更是气得咬牙切齿,低狠地唾了一口。

    “狗仗人势的东西。”

    轻尘面无表情,就好像被骂的人,不是他自己一般。

    几个人送林慕南走了,一条巷子就剩下轻尘一个人。

    上官清越提着的一口气,终于慢慢舒缓下来。

    但她没有露面,已经安静隐藏在黑暗之中。

    轻尘向着巷子的深处走去,目不斜视,就好像没有任何发现似的。

    却在途径上官清越的时候,将一样东西丢到上官清越的脚边。

    轻尘的背影走远了。

    上官清越拾起地上的袋子,里面竟然装着半袋子的碎银子。她紧紧抓在手中,即便银子冰冷刺骨,依旧暖入心头。

    看着轻尘远去的修长背影,他墨黑的长发在冷风中轻轻拂动,她不禁泪蒙双眸。

    轻尘……

    到底为何?

    上官清越不再停留,赶紧趁机轻身而去……

    阿哑和蓝曼舞没有找到上官清越,虽然焦急又担心,但也长吐一口气。

    “找不到是好事,说明大姐已经逃走了。”蓝曼舞拍着心口,长舒口气。

    阿哑虽然沉默,但也放下心来。

    他知道,上官清越会轻功,一定已经逃走了。

    他们也从春满楼逃了出来。

    但他们没有上官清越幸运,还有轻尘雪中送炭,给一些碎银子。

    他们身上一个子都没有。

    “我们现在去哪里啊?我好冷。”蓝曼舞抱住双肩,不禁哆嗦了一下。

    “你方才不是一直喊热!”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