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37:彻底沉沦

    上官清越抓紧手中的银簪子,浑身戒备。

    银簪子的一头,她磨的非常锋利,一直戴在身上,随时防身。

    这是她眼下,唯一寄托希望的武器了。

    绝对。

    绝对不能让君冥烨抓回去!

    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那个男人,不会再轻易放过她!即便能在他手中存活,只怕也会受到更多更残酷的惩罚。

    那些,他曾经给的伤痛,每每见到他,都还会隐隐作痛。

    心中的恨意,也更深一分,只要他靠近过来,发现她,就是死,也要拽着他一起下地狱!

    君冥烨的脚步,越来越靠近了。

    再有十步,就将走入这条巷子,那么也会发现,紧紧贴在墙壁暗影黑暗中的上官清越。

    她死死咬住牙关,浑身的神经都紧绷起来,不容有分毫的懈怠。

    就在君冥烨抬起脚步,踩在巷口积雪上,发出刺耳的一声“咯吱”时, 夏侯云天的身影,忽然横闯到君冥烨的面前。

    且不说夏侯云天是有意,还是无意,正好夏侯云天的背影,挡住了不远处的上官清越,也成功阻隔了君冥烨的视线。

    “冥王!”

    君冥烨的冷眸,睨向面前身形魁梧的夏侯云天。

    “夏侯将军似乎很喜欢跟着本王。”

    “应该说我与冥王心意相通,都想到了这条路线。”

    “就凭你也能与本王不谋而合!”

    在君冥烨的眼里,虽然夏侯云天一直是自己的好兄弟,却一直都不是很认可夏侯云天的智商。

    在他看来,夏侯云天不过一介莽夫,有勇无谋。即便有点头脑,那也不过是一些小聪明。

    夏侯云天不在乎自己被君冥烨藐视了,反而高声大笑起来。

    “我只是担心冥王寻错了方向,或许春满楼的种种迹象只是巧合,未必冥王妃就肯定藏身在春满楼,必定我们谁都没有亲眼看到冥王妃的任何影子。”

    君冥烨的目光沉了一沉。

    虽然也有这样的怀疑,但他更愿意相信,春满楼的种种可疑迹象与上官清越有关。

    至少这样便可以证明,那个女人还活在这个世上,终于有关于她的蛛丝马迹了。

    “冥王何必将春满楼里的所有人都抓起来,这样未免太兴师动众,让人觉得冥王处事有失分寸,不够爱民。”

    “杀人连眼都不眨一下的夏侯大将军,也知道什么叫爱民。”君冥烨的唇角邪气一勾。

    “天下谁不知道,夏侯大将军还有一个绰号,夏侯阎罗。但凡被你攻下的城池,那里的百姓,可就遭殃了,烧杀掳掠,无恶不作!也敢跟本王说爱民!”

    君冥烨瞪着夏侯云天的表情,敌意十分强烈。

    夏侯云天无谓地扬起一声笑,“本将军杀的,那都是敌军的百姓!”

    “不用与本王绕弯子!是你想将春满楼的人带走,严加拷问吧!”

    夏侯云天没想到自己的心思,竟然没有瞒得住君冥烨,索性直言相向。

    “冥王!皇上派本将军全权负责寻找冥王妃下落这件事,冥王总是从中干涉,随意插手,已经大大干涉了本将军的进度。”

    “本王的王妃失踪了,本王亲自来寻,无可厚非!”

    “怕就怕冥王不打算听从皇上旨意,不让冥王妃安然回归!!!”

    夏侯云天咬着牙,一双虎目喷火地盯着君冥烨。

    “本王很奇怪,似乎夏侯大将军对本王的王妃很是上心。”

    夏侯云天哼了一声,“我只是按照皇上圣旨办事,将冥王妃毫发无损地找回来!”

    君冥烨冷笑起来,狭长的黑眸里,泛起幽冷的寒气。

    “是夏侯大将军,别有私心吧。”

    “冥王性格多疑,若是这么怀疑我,我也无话可说!”

    不远处的上官清越,听着他们敌意四起的对话,心下困惑。

    夏侯云天是什么私心?

    还有,方才夏侯云天忽然挡在君冥烨面前,是因为发现了自己?还是只是巧合?

    上官清越有些拿捏不准,也不敢轻举妄动。

    在寒风中咬紧牙关忍受寒冷。

    终于忍到夏侯云天和君冥烨,互相愤怒地拂袖相悖而去,上官清越总算松了一口气。

    急忙看看周围,当下危机四伏,似乎去哪里都有追兵,并不安全。

    既然春满楼的人都被抓走了,应该春满楼那里,会相较别的地方,可以更安全一些。

    铤而走险,绝处逢生,大致就是这样的道理。

    谁会想到,她会再次折返春满楼。

    那一场大火,没有将春满楼整个吞没,只是后院被烧的很严重,前院还完好无损。

    但火场周围,还是有几个官兵把守,以免火种没有完全熄灭,引发二度起火。

    上官清越趁着天刚蒙蒙亮,很轻易就潜入了被贴上封条的春满楼。

    终于到了有温度的房间里,赶紧扯来一条被子,将自己紧紧裹住。

    原先总是热闹非凡的春满楼,现在安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只有寒风吹打在窗棂上的呜呜声。

    上官清越实在太累了,裹紧身上的被子,躲在一个不容易被人发现的角落里,终于可以休息一会了。

    ……

    破庙中。

    即便阿哑生了火,蓝曼舞还是感觉很冷,抱紧双肩不住地打哆嗦。

    阿哑好像已经靠着身后的柱子,睡着了。

    样子很安静。

    蓝曼舞看着阿哑侧脸,他的五官十分立体,就连那曲线的线条都十分的美,不禁吞了吞口水。

    原本就承认阿哑确实很俊美帅气,但不知道怎么的,当下看在眼里,不仅仅是好看,甚至觉得那就是可以让她浑身亢奋的美味。

    她试探地向着阿哑的方向靠了靠。

    之后再靠了靠,再靠近一点……

    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她的心神更是荡漾起伏难以平定。

    小心翼翼地靠在他的肩膀上,见他没有反应,她就更加大胆了。

    伸手,搂住他。

    似乎……

    温暖不少。

    索性将腿也抬起来,直接缠在他的身上。

    嗯!

    确实暖和!

    尤其她觉得都要冷透了的身体,渐渐烦热起来,一阵口干舌燥。

    蓝曼舞感觉自己的脸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