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38:将公主解决掉!

    蓝曼舞悠悠转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不适地挪动了一下酸疼的身体,竟觉得完全没有力气。

    她昏沉的脑子瞬时惊醒,这时候才发现自己衣衫不整地躺在阿哑的怀里。

    而同样,阿哑也是衣衫不整。

    “啊—————”

    撕破喉咙的尖叫声,将沉睡的阿哑唤醒,他不悦地皱起浓黑的眉宇。

    “你你你……你对我……对我做了什么?”

    蓝曼舞赶紧忍着身体的疼痛,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抱住自己的肩膀。

    “你你……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她大声喊着,眼睛里竟然蒙上一层水雾。

    阿哑看着她长发松散,泪眸闪动的样子,这才发现,这个总是一身男装打扮的女孩子,也生的十分娇媚,惹人怜爱。

    他忽地贴近她,吓得她赶紧后退。

    “你说,我对你做了什么?”他慢慢开口。

    蓝曼舞的眼泪就要掉下来了,随手扬起一巴掌就打了过来,被阿哑一把握住她纤细的手腕。

    “是你求我救你。你非但不感激我!”

    “你夺走了我最珍贵的……我怎么可能感激你,我要杀了你……”蓝曼舞用力挣扎,想要挥拳打他,却挣脱不开他的大手。

    “既然这样,不如我……”

    阿哑邪气一勾唇角,更加靠近蓝曼舞,身上带着点凉意的气息,将蓝曼舞整个包裹。

    她不能否认,这一刻会有心跳加速的反应。

    但这并不能代表,她还可以被他再欺辱一次!

    “真没想到,你会是这种人,你乘人之危!”

    “我不介意,再乘人之危一次。”他拖着危险的长音,吓得蓝曼舞赶紧不住后退。

    “你!你别过来!”

    “我……”他在她脸上喷了一口暧昧的气息,“想要……”

    他的声音,竟然都沙哑了,还一把抓住蓝曼舞的肩膀,身体随即压了上来。

    蓝曼舞吓得再次尖叫起来,“你要什么要!快点住手!!!”

    蓝曼舞不住挥舞双手挣扎。

    阿哑宽厚的掌心,一下子握住她柔软的小手,紧紧包裹在他宽大的掌心之中。

    看着她惊慌失措的样子,他不禁笑了起来。

    他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好看,犹如融化掉的雪山,瞬间春暖花开。

    她不禁看得痴了,一瞬的恍魂,赶紧回神,用力抽回自己的手,却无能为力,只能怨怼地瞪着他。

    “你别忘记,你是我买回来的奴隶!我只当……只当一并买了个床奴!”

    阿哑眉心轻轻跳了一下,“床奴?”

    “对!伺候主人睡觉的奴隶!”蓝曼舞嘴硬地忍着委屈,气鼓鼓地喊道。

    “好吧,主人可需要我再伺候一次。”阿哑咬牙切齿。

    蓝曼舞忍住眼底的水雾,傲慢地将头扭向一边,“不需要!太差劲了!”

    “差劲?!”

    “一点感觉都没有,非常差劲!不如看宫里的画本子上的春宫图!”

    “春宫图……”

    阿哑的面部肌肉又开始抽筋了,“小小年纪,居然看那种东西!”

    “谁说年纪小就不能看了!我十三岁就被人教了!”

    “十三岁……”

    阿哑的眉心深深拧了起来。

    蓝曼舞的眼底不经意间染上一层沁入骨血的悲伤,随即隐入她明澈的眼底。

    “你入过宫?”

    阿哑的目光,看向昨晚她落下的一抹殷红。

    那个痕迹,证明她从一个女孩,变成了一个女人。

    “谁……谁说我入过宫!那种地方,我才不会去!”她简直讨厌死了那个金色的牢笼。

    当年要不是为了整个家族,不能抗旨不尊,再满足父亲要在皇上面前博得重新宠信的机会,被逼无奈,她才不要入宫做那个老头子的妃子。

    “你不喜欢皇宫?”

    阿哑触及到她眼底一闪而逝的落寞,不知为何心弦会为之颤抖了一下。

    “外面多好啊,自由自在!”

    “皇宫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但那富贵却剥夺了最美好的东西。”

    “自由?”阿哑反问一声,蓝曼舞却沉默了。

    “你还不快点放开我!”

    阿哑却挑起蓝曼舞的下颚,手指还从她细嫩的肌肤上轻轻抚摸了一下。

    蓝曼舞浑身一紧,目光惊颤地看着他。

    “你你……你要干什么?”

    “身为女子,却乔装男装打扮。双手柔软,没有一点硬茧,指甲也很饱满圆润,且身上还有一股身为名门闺秀的贵气!若我没有猜错,你是宫里的人。还是从宫里,逃出来的。”

    “你猜错了!”蓝曼舞赶紧矢口否认。

    “我只是……我只是官家小姐而已!”

    阿哑盯着蓝曼舞的眼睛,不像说谎,便也信了。

    身为官家小姐,入过宫里选秀,无可厚非,只是……

    十三岁就被人教学那种事,难道是家人送入宫中,要博得皇上宠爱的那一类人?

    这么想着,阿哑盯着蓝曼舞的目光,便多了一分探究。

    “看……看什么看!我得罪皇上,被放逐出宫了还不行!”蓝曼舞扯着声音喊道,将心虚完好地掩饰了起来。

    现在宫里虽然有人找她,但没有贴告示,只是秘密寻找。

    先皇的太妃跑了,这是很损先皇颜面的事,宫里不会外泄的!从她多次逃走的经验,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阿哑虽然狐疑,但也信了七七八八。

    “你是哪位高官的女儿?”阿哑问。

    “为什么要告诉你!”蓝曼舞白他一眼,想到自己就这么被吃干抹净,简直想撞墙自杀。

    “我告诉你,别想缠着我,我不会对你负责的!”她连自己的去处都没想好。

    很可能今天,或者明天,或许下一刻,就又被抓回皇陵冷冰冰的宫殿了。

    “对我负责?”

    阿哑不禁失笑,“应该是你求我对你负责吧!”

    “就凭你?还是算了!”

    “嘘!”

    阿哑忽然警惕起来,对蓝曼舞做个噤声的动作。他急忙帮蓝曼舞裹紧身上的衣衫,随后拽着蓝曼舞从地上起来,躲到庙里的大柱子后面。

    “怎么了?”她小声问。

    阿哑眉心一拧,蓝曼舞当即不敢多说话了。

    破庙外,好像有人碰头,正压低声音说。

    “可有线索了?”

    “还没。”

    “中了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