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39:不好!快走!

    “妹妹?你居然有妹妹!”

    阿哑蹙眉,“不可以?”

    蓝曼舞赶紧摇头,“我只是觉得……”

    看到阿哑冰寒的目光,蓝曼舞赶紧摇头摆手。

    “没什么,没什么。”

    心下却腹诽,这个超级冷脸大冰川,完全就像个毫无人类感情,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石头人!

    浑身上下,完全没有一点人情味!

    蓝曼舞的肚子又不争气地咕噜噜叫了起来,她不适地捂住胃部。

    哎呀,真的好饿。

    勉勉强强跟着阿哑的脚步,竟然不知何时阿哑停了下来,正低头看着捏在手中的玉簪子。

    “怎么不走了?”蓝曼舞一抬头才发现,他们竟然站在一家当铺的门口。

    正在蓝曼舞想问他,来这里做什么的时候,阿哑已经从沉思中回神,带着蓝曼舞直接走了进去。

    “你不是说,是妹妹的东西吗?看着很珍贵的样子,怎么说当掉就当掉了!价格还那么低!”

    “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啰嗦!”阿哑已经极度不耐烦了。

    从当铺出来,就一直加快脚步地走在前面,蓝曼舞体力虚弱,费力地追着。

    为了避免被人看到他们之间锁在一起的铁链,阿哑紧紧抓着她的手,之间用布带子紧紧绑着,隐藏住整根铁锁。

    到了包子铺,阿哑直接买了六个包子,然后塞给蓝曼舞。

    望着热气腾腾的包子,蓝曼舞忽然觉得鼻头酸酸的。抬头看向阿哑,依旧面无表情的一张脸。

    “怎么不吃?”阿哑又是不耐地蹙起眉头。

    “不是饿了!”

    倏然之间,蓝曼舞不知道为什么,眼圈都热了。

    “你……当掉玉簪子,就是为了给我买包子?”

    “我会将簪子赎回来!”

    “可是……”

    “什么可是!”

    “没……没什么。”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忽然有一种百感交集的感觉。

    一口一口咬着皮薄馅儿大的肉包子,从来没发现,一直不喜欢的肉包子,这一刻居然这么好吃。

    “给你一个。”

    “我不饿。”他才不想吃,当掉妹妹最喜欢的玉簪子买来的包子。

    “你也一天一夜没吃饭了!你要是不吃,我也不吃了。”

    “确实不饿!”阿哑将脸别向一边。

    蓝曼舞拿着一个包子,忽然就塞在阿哑的嘴里,“看吧!很香很好吃的!快点吃啦,吃完我们好赶路!你不要难过,等我有钱了,一定帮你把玉簪子赎回来!”

    蓝曼舞信誓旦旦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相信我!”

    肉包子还没吃完,刚喘口气,阿哑忽然浑身警惕起来,扫了一眼街上人来人往的人,也不知道发现了什么,拽着蓝曼舞就潜入一条巷子,疾步匆匆地往前走。

    “我们要去哪里?”

    “找你大姐。”

    “那为什么忽然走这么急?刚刚吃完东西,会岔气的!”蓝曼舞上气不接下气地跟着。

    “别多问!跟紧我!”

    “可是……我们现在去哪里找大姐啊?”

    阿哑的目光看向远方,目光收紧,闪过一抹锐色。

    “若我没有猜错,她已经又回到春满楼了。”

    ……

    上官清越躲在春满楼的包间里,一直安静等待。

    她再次回到这里,不仅仅是为了逃开君冥烨,更是为了等待父皇的回信。

    算算日子,这两天信鸽差不多就要飞回来了。

    悄悄走出包房,去了被烧得一片狼藉的后院。

    站在经常喂食鸽子的位置,仰头看着天空。没有看到任何一只鸽子踪迹,不禁有些失望。

    低头转身,没想到一张女人脏兮兮的脸赫然出现在眼前,吓得上官清越差点失声尖叫,赶紧猛地退后一步。

    这才认出来,面前这个头发蓬乱,衣衫不整的女人,居然是胭红!

    她竟然没有被抓走!

    整个春满楼上上下下,所有人都被抓走了。

    “是你,是你!都是因为你!你毁掉了整个春满楼!”胭红憎恨地咬着牙,一双眼睛射着刺人的寒光。

    上官清越眸色一凉,“你不想被抓走的话,最好小点声!院墙外面,可是有官兵看守!”

    “胭红你要清楚,落入冥王手中,只怕全部有去无回!”

    胭红当即倒抽一口凉气,“我……我当然害怕被抓走。”

    要不然也不会藏在熄灭火焰的废墟里面,被余烟熏得差点昏厥过去。

    “不想被抓走,就不要随便废话!”

    “你!”

    胭红没想到,平时在后院总是显少说话,看上去也好拿捏的上官清越,一下子变得这么强势。

    尤其说话的时候,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压迫人不禁臣服的高贵。

    纵然胭红心里千万个怨怼愤恨,一时间也不敢对上官清越发泄了。

    尤其看到上官清越这张美丽得万物都失去光彩的容颜,更是气势全无。

    “你害了春满楼所有的人,不能将我也害了吧,你……你得想办法放我走!”胭红眼圈一红,眼泪就掉了下来。

    她脏兮兮的手,擦了擦面颊,“我家里还有老母亲需要我赚钱看病,我还有七个兄弟姐妹,最小的妹妹才六岁!一家老小,都靠着我的收入过活,我不能死!”

    上官清越的心弦,不禁被触动。

    “只要你听我的话,我会保证你平安离开这里!但前提,你也不许将我出卖,否则……”

    上官清越的眼底,乍现一抹刺骨的杀气。

    胭红赶紧摇头,“你是冥王妃,还是和亲公主,我怎么敢!”

    上官清越岂能完全相信胭红的话,自己现在可是一个移动的一千两,谁将自己举报出去,就能得到那一笔赏银。

    世上之人,有几个不是见钱眼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