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40:神秘黑衣人

    君冥烨高傲地坐在纯黑的高头大马上。

    一袭黑色狐裘,披散在身后,冷风中毛羽轻轻浮动,透着阴冷至极的阴郁气息。

    他深邃狭长的目光,悠然射向上官清越。

    那深沉而又冷冽的眼神,犹如冷厉的刀子,正在狠狠刮着上官清越的骨头。

    上官清越不禁心口重重一沉!

    完了!

    这下全完了!

    她竟然忍不住,猛地倒退一步。

    “王妃,许久不见。”

    君冥烨的唇角,轻轻一勾,邪气地笑了起来,就连眼神里,都透着阴冷残佞的气息。

    上官清越用力深吸一口冷空气,望着君冥烨那张俊美的脸,他棱角分明的脸颊,在一片跳跃的火光中,更显曲线刚毅。

    “是呐!冥王,真是许久不曾见了。”她的目光里,迸射出凉冽的恨意。

    这一瞬间,君冥烨脸上的笑容,消散得干干净净。

    本来,能再次见到她,还将她这么准确地围堵在这里,他心里真的很兴奋。

    但触及到她眼底的恨意,所有的兴奋荡然无存了。

    这个女人,居然恨他!

    他还没有责怪她,怀上别人的孩子!

    “上官清越,你居然还在本王面前狂妄!”

    这个女人,就不能在他面前服软吗?

    今日的包围,她已经插翅难逃,难道就不怕激怒他,直接死在这里?

    上官清越浑身戒备地盯着周围,一副谋算着,如何脱逃的样子,更是激怒了君冥烨。

    “殊死一搏,倒是有骨气!”君冥烨冷哼一声。

    包围他们的包围圈,正在渐渐缩小。

    上官清越的脸颊上,几乎能感觉,火光炙烤的感觉。

    蓝曼舞吓得不轻,小脸深深低着,生怕被君冥烨认出来。

    阿哑挡在蓝曼舞身前,要不是蓝曼舞站在原地不肯动一下,他会直接挡在上官清越的面前。

    胭红也吓得浑身哆嗦,战战兢兢地看着周围,随时准备跪下认罪,明哲保身。

    她可不想被牵连其中。

    “宁死,都不跟你回去!”上官清越冷冷望着马背上的君冥烨。

    她知道,即便被擒拿回去,也是死路一条,不如奋力一搏,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君冥烨的脸色顿时紧绷起来,目光阴鸷至极地盯着上官清越。

    “好!”

    他低吼一声,“既然如此,若不成全王妃,倒是本王绝情了!”

    君冥烨还没下令让人将上官清越拿下,没想到,上官清越已经率先出手。

    她挥舞手中的银簪子,先刺向面前的一名官兵,动作十分敏捷地夺下那名官兵手中的大刀。

    随后一阵挥舞,便有血光飞溅出来。

    吃痛的低吟声音响起,混战已经触发。

    阿哑暗恨自己竟然使不出力气,只能勉强周旋,何况还带着蓝曼舞,几乎自身难保。

    “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他们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放他们走!”上官清越大声说。

    “你都活不成了,还顾及别人!一个都别想活!!!”

    君冥烨愤怒地吼着。

    他冷眼看着,上官清越在人群中拼杀周旋,倒是要看看,这个女人能坚持多久!

    这些官兵的身手都不凡,即便上官清越武功再高,也抵不过这群人的围攻。

    他就是要看着,这个女人耗尽力气,无力屈服的样子!

    可没想到,一群黑衣人的忽然出现,打破了君冥烨的设想。

    忽然杀来的一群,显然各个身怀绝技,很快就让一群官兵败下阵来,还将上官清越保护起来。

    “你们是什么人!”君冥烨冷声低喝。

    却没有人回答他。

    一群黑衣人嗜血拼杀,要帮上官清越逃出重围。

    轻尘崛地而起,与黑衣人缠斗起来。

    君冥烨见情况已经不利于自己,从马背上飞身而起,直接扑向上官清越。

    “今天,谁都别想将人带走!”

    君冥烨抽出寒光四射的长剑,猛地挥起,乍现一道刺眼的寒光,划过优美的弧线,直接刺向护住上官清越的黑衣人。

    然而,站在上官清越面前的黑衣人,身手也极好。

    直接出招和君冥烨搏斗起来。

    “你到底是谁?”

    君冥烨冷冷凝着黑衣人露出在黑面巾下的一双眼珠子。

    总觉得有些熟悉似的。

    黑衣人根本不回答君冥烨,继续出招,将君冥烨死死缠住。

    上官清越等人,被黑衣人保护,渐渐逃出这条巷子。

    刀剑拼杀的打斗声,越来越远。

    隐约还传来君冥烨一声愤怒的低吼,似乎在喊她的名字。

    “上官清越——”

    他们奋力奔跑,终于再也听不见身后的打斗。

    在错综复杂的巷子里,绕了很久,黑衣人带着上官清越等人,去了一家隐蔽的宅子。

    房子不是很大,看上去只是普通的百姓人家。

    房间里看上去不像时常有人住,但出奇的感觉整洁。

    一入了暖和的房间,蓝曼舞总算长吐口气,吓得声音还在不住哆嗦。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我的腿……还在不住哆嗦!”

    上官清越努力平复不稳的喘息,跑的太急,腹部有些不舒服,赶紧坐下来休息。

    一个穿着粗布衫的年轻女子推门进来,将水和吃的放在桌上。

    “我叫翎儿!这是公子让我们为姑娘准备的吃食。”

    接着,翎儿还放下一个钱袋子,里面放着很多银两。

    “这是公子留下的盘缠。”

    “你们公子是谁?为何帮我们?”上官清越问。

    翎儿轻轻一笑,带着两个可爱的梨涡。

    “姑娘尽管接受就好,不用问我们公子是谁。”

    上官清越蹙起眉心,看了一眼桌上的吃食,都是一些清淡的菜式。

    阿哑看了看那些吃食,道。

    “无毒。”

    “真的可以吃吗?我真的好饿了。”胭红吞了吞口水。

    在春满楼藏身的这两天,只有干巴巴的糕点果腹,早就饿得前腔贴后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