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41:总算开窍了

    上官清越身形清瘦,可以很好地藏在棺木的暗格中。

    胭红则伪装成尸体,躺在棺木中。

    阿哑和蓝曼舞的手上锁着铁链,倒是可以伪装成,抬棺木的送丧人。

    一行人赶着拉棺木的马车,便向着出京的南门而去。

    守门的官兵那里,只有上官清越的画像,见送丧的人,都是面生的,便打开了棺木查看。

    胭红早就画好了死人装,又会闭气功,即便官兵仔仔细细地盯了胭红许久,也没见里面的死尸有任何呼吸的痕迹。

    官兵便信了,是死人,也就放了行。

    终于出了京城的大门,大家都长长松了一口气,却不敢懈怠,继续加快脚步,一路向南。

    棺木中密不透风,即便有两个钉子孔,只怕上官清越和胭红在棺木中,也坚持不住。

    终于到了一片树林中,这里寒风凛冽,毫无人影。

    阿哑赶紧勒住马缰,撬开棺木,先将胭红扶了出来,掀开暗格,将上官清越从里面救了出来。

    上官清越大口呼吸清新空气。

    “再迟一会,我真的快坚持不住了!”

    阿哑目光关切地看着上官清越,让蓝曼舞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胭红扫了他们三个人一眼,风情一笑。“现在可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还是赶紧想想,下一步怎么走吧。”

    “一路向南,去南云国。”阿哑直接道。

    “不行!”上官清越当即拒绝。

    “为何?去了南云国,你就安全了!你是南云国公主。”阿哑有些急。

    上官清越岂能向阿哑解释,哥哥还没找到,她暂时还需要留在大君国。即便不在大君国皇宫,只要和亲公主没有回国,大君国都没有理由向南云国发难。

    父皇的意思,她还不能回去,南云国皇后的党羽,还没肃清,哥哥还没找到,她回去也是死路一条。

    她逃出京城,是为了保住孩子,不让自己被君冥烨抓住。

    故而暂且,还不能离开大君国,回到南云国。

    “正是因为我是南云国公主,既然已经嫁了过来,就不能随便回去。”

    “你已经逃出了皇城!对于大君国来说,已经属于出逃,不管你人在哪里,结果都是一样!”

    “不行!我要继续留下来!连累了你们,我很抱歉,你们可以一路向南。我们就此别过!”

    “公主,我的钱……”胭红低声提醒。

    “我承诺你的,就一定会给你!”上官清越现在可拿不出来钱。

    “按公主的意思,我要继续留在您身边,才能拿到公主承诺我的钱了?”胭红不大乐意了,“我可是冒着砍头的危险,帮了公主一把。”

    上官清越想了一下,从怀里掏出来一个精致的香囊。

    “这是我的贴身之物,只要你拿着,去南云国,见到我父皇,他会兑现我答应你的两千两。”

    “两千两!哇!那么多!”蓝曼舞张大嘴。

    胭红喜滋滋地赶紧收了上官清越的香囊,“那就谢谢公主了!”

    只要得到这么一大笔钱,他们举家南迁,就是就此住在南云国,再也不回来,那也是两辈子吃不完的。

    “你们快走吧!驾着马车,赶路也能快一些!不然,我想冥王很快会查到我们已经逃出京城,一路追出来。”

    上官清越跳下马车。

    “你不走,我也不走。”阿哑道。

    蓝曼舞吃惊地看着阿哑,“你到底是我的奴隶,还是大姐的奴隶?你不会被大姐的美貌给俘虏了吧!”

    阿哑愠恼瞪向蓝曼舞,“别胡说!”

    “我哪里是胡说,你看看你的眼睛,一直黏着大姐!看到美女,也不能这样赤裸裸的盯着看吧!”

    蓝曼舞顿觉自己吃亏吃到姥姥家了。

    被阿哑吃干抹净也就算了,阿哑不打算负责也就算了,还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勾搭别的美女,实在太不将她蓝曼舞当成一回事了!

    蓝曼舞觉得,这简直就是在光明正大地羞辱她。

    “我要去南云国!正好没去过,反正也出来了,索性去转转!”

    蓝曼舞一拽铁链,扬起鞭子,抽打在马屁上。

    马儿嘶鸣一声,就向前跑去。

    阿哑怒了,一把拽住缰绳,停下马车,瞪向蓝曼舞。

    “不要胡闹!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阿哑拽着蓝曼舞跳下马车,大步奔向上官清越,拽着上官清越就上了车。

    “不管你有什么苦衷,我让你回去南云国,你就必须听话,跟我走!”

    上官清越不知道阿哑是谁,也本就怀疑阿哑的身份,岂会听从阿哑的安排。

    何况,最重要的亲人还没有平安,她怎么能自私的,只顾自己的安危。

    “我现在不能回去!你们走你们的,不用管我!”

    “听话!!!”

    阿哑低喝一声,那霸气又命令的口气,让上官清越怔住。

    她愣愣地看着阿哑一双漆黑又阴冷眸子,依稀记得小时候,哥哥也曾这般用命令又关切的口气,对自己说过话。

    但那时候,她还太小,记忆都已经模糊了。

    包括哥哥的样子,都已记不清楚。

    他们真的太多太多年没见过了。

    阿哑挥动马鞭,马儿一路向南奔跑而去。

    上官清越心事重重地坐在车上,看向阿哑笔挺又伟岸的背影,心中忽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蓝曼舞撅着嘴巴在一旁生闷气。

    她就是不喜欢阿哑总是那么关心上官清越的样子,也不喜欢,阿哑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上官清越的身上。

    想着想着,就觉得委屈,她赶紧闭上眼睛,让冷风从面颊上拂过,吹散脑子里的胡思乱想。

    行了半日,马儿累了。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