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42:竟然是君子珏!

    太后放下手里的竹签,起身下地,来回走动。

    “嬷嬷,我还是觉得不妥!这小舞,性格纯良,又单纯,就是调皮了一些,我还是……”

    太后和蓝曼舞早年就认识,那蓝曼舞像个小可爱,总是跟在她身后一口一口的喊姐姐,十分的讨喜。

    “娘娘,您怎么还这么心慈手软!那上官清越就是最好的例子!皇上寿宴的时候,老奴就说,她不是省油的灯!引得那么多男人的眼睛,都跟着她跑!”

    “后来怎么样!果然照着老奴的话来了!那些个男人,一个两个的和她牵扯不清!太后就应该借着慕南公子的事,将那上官清越打入天牢处死,就是不处死也当即送回南云国,免得祸害了我们大君国!”

    “现在倒好,居然挟持太后!还杀了裕王爷!这样的祸害,到现在还飘在外面,抓不到人!”

    “娘娘,可不能再多一桩麻烦了!这宫里头,朝夕之变,可不能因为一时心软,给您自己留下隐患!”

    接着,秦嬷嬷又道,“宫里这么多事,已经很忙了!那舞太妃,三天两头的跑,让人不安生,谁有那么多精力,到处去抓她!”

    “照着嬷嬷的意思,还真的要让小舞就此再也不回来了?”太后皱着眉,心下还是犹豫。

    秦嬷嬷的眼底,泛起一股杀气,“回不回得来,还不是太后娘娘一句话。”

    太后柔善的目光,渐渐变得清寒下来,不耐烦地向着秦嬷嬷挥挥手,轻叹口气。

    “嬷嬷去交代吧。”

    “是,老奴这就去办!”

    ……

    皇上离开了冥王府,匆匆回宫。

    他没有去御书房处理堆积如山的奏折。

    而是去了放着大君国镇国之宝的镇国殿,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镇国殿内,到处充满了奇异的图腾花纹,挂着的帘幕上,也都绣着奇特的花纹。

    硕大圆润犹如成年男子拳头大小的龙珠,就放在大殿的正中,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远远看去,那龙珠似被一层氤氲水雾团团包围。

    到了近处,却又不见那水雾丝毫踪迹。

    龙珠周围放着永不会熄灭的油灯,排列成古怪的阵形。

    皇上神色虔诚地走过去,站在龙珠面前,面带恭敬和想要挖掘更多奥秘的好奇。

    “魏公公,你说这龙珠,真的有那么大的神力吗?”

    魏公公恭敬地弯着腰,他是阉人不干净,不能靠近龙珠,只能站在镇国殿的门口。

    连正眼,都不能瞧那龙珠一眼。

    “回皇上,老奴也不清楚。”

    “朕不相信,大君国传下来的古老布书,上面所言都是胡乱杜撰。”

    “那书,实在太古老了,没人知道里面所言,到底是真,还是假。”魏公公道。

    皇上看着那龙珠,目光渐渐收紧。

    大君国的历代皇帝,都有挖掘龙珠更多奥秘的野心。包括先皇也是,为了龙珠,秘密做了诸多的调查,在先皇驾崩前,将调查的资料,交到他手上,希望他能完成这个心愿。

    “书上说,只要找到可以启动龙珠的圣女,便能开启龙珠的力量!”

    “圣女?”

    “魏公公,朕觉得,那神秘的蓝凤国与龙珠有很大渊源。朕又看了很多古籍,虽然提及不多,但有关于龙珠的记载,都会提到蓝凤国。”

    “其中还有提过,龙珠本就是蓝凤国之物。会不会开启龙珠的圣女,和蓝凤国有关?”

    “这个……”魏公公凝眉想了想,“在大君国创立之前,就已有龙珠的存在。蓝凤国又是历经千年,世上传说最古老的国家。龙珠之前属于蓝凤国,也不无可能。”

    “只是……”魏公公的口气迟疑了一下。

    “公公,你有话尽管说!”

    “老奴还是觉得,这个蓝凤国,到底是否真实存在在这个世上!毕竟一直都是传言,谁都没有真正证实过!有的时候,倒是能听闻一些关于蓝凤国的传说,可没过多久,便又销声匿迹了。”

    “公公是说,十多年前,南云国的皇帝,娶了蓝凤国公主,南云国忽然兵力大增,以少胜多,完胜我国十万大军的事?”

    “可若南云国皇帝真的娶了蓝凤国公主,之后岂会又娶了权臣的女儿封后。”

    “冥王妃亲口承认,她是南云国长公主之女。是她母后亡故后,她父皇才另娶了别的女人封后。”皇上道。

    “老奴就是觉得,冥王妃很可能为了给自己开脱,故意编造的谎言。”

    皇上的剑眉拧紧起来,“不管怎么说,这个线索,绝对不能断!”

    “皇上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皇上沉吟稍许,“舞太妃虽然古灵精怪,但思想终究单纯,每次逃走,没过几日,便被抓回皇陵!这一次,居然能逃出去一个多月,还没被抓回去!显然身边有个出谋划策的智囊。”

    “皇上的意思是……”

    “冥王妃也一个多月没被找到。”

    魏公公的目光一亮,“皇上是觉得,冥王妃和舞太妃在一起!而棺木中的人,只怕根本不是尸体,而是冥王妃了!”

    “看来朕要亲自出宫一趟了。”

    他一定要尽快,先君冥烨一步,找到上官清越。

    而此时,君冥烨也接到线报,说舞太妃伪装在送丧队伍里,逃出皇城的事。

    “王爷,宫里现在正派人,出城去追舞太妃了。”

    君冥烨神色一凛。

    他正因为黑衣人忽然出现,帮上官清越逃走的事震怒,而现在这个消息,显然是个好消息。

    他同样想到了皇上的猜测,赶紧带着人,一路出城南追。

    上官清越,本王这一次,一定将你生擒回来!

    ……

    马车继续南行。

    到了一段难行的山路,他们只能牵着马,弃掉马车。

    可没走多久,干枯的树林里竟然冒起了浓烟。

    “不好,是毒烟!”

    阿哑低呼一声,赶紧屏住呼吸。

    蓝曼舞显然不会闭气,阿哑赶紧捂住蓝曼舞的口鼻。

    “毒烟?怎么会有毒烟?”蓝曼舞很费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