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44:回宫

    君子珏离开木屋的时候,看了一眼阿哑。

    他不知道这个穿着破旧袄子的男人是谁,但是那周身散发的高贵气息,还有一种类似于睥睨天下的气势,足以让君子珏察觉,这个男人绝非普通人。

    随后,君子珏的目光便落在阿哑和蓝曼舞锁在一起的铁链上。

    蓝曼舞吓得赶紧躲藏到阿哑的身后。

    即便如此,君子珏也一眼就认出了蓝曼舞,或者说,从山坡救下上官清越的时候,君子珏就已经认出蓝曼舞了。

    但君子珏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也顾不上蓝曼舞。

    如今既然找到了蓝曼舞,也没理由继续让蓝曼舞再逃离。

    “舞太妃,还是回去吧。”君子珏轻轻一笑,口吻平和。

    舞太妃!!!

    大家的目光都投射在蓝曼舞的身上,吃惊异常。

    没想到,这个年纪才十六七的小姑娘,已经是太妃的位分!

    阿哑也很吃惊。

    “你竟然是太妃!”

    “怎么?吓到了吧!身份很高的我。”蓝曼舞嘟囔着小嘴,扬了扬头,但心下却很不喜欢这个身份。

    “还不来人,恭迎太妃回去!”君子珏声音低沉。

    蓝曼舞双腿一软,差点坐在地上。

    “那个……那个……”

    蓝曼舞赶紧扬起自己的手腕,“我被锁住了,没有钥匙,难道要带着一个男人,一起回皇陵吗?”

    君子珏目光一沉。

    “你答应我,会保证我朋友平安。”上官清越低声说。

    “但她是太妃,必须回去。”

    上官清越也没有理由留下蓝曼舞了。

    身为太妃,那将是蓝曼舞一生自由的束缚,除非有大赦,才能回归自由。但显然,大君国对太妃这样的一群人,根本没有任何恩惠。

    君子珏唤来人开锁,却发现那铁链根本打不开。

    蓝曼舞偷偷一笑,故作苦恼状,“就是嘛,打不开了!这该如何是好!我想回去都回不去了!”

    接着,蓝曼舞一阵唉声叹气,“带个男人去皇陵,先皇在天之灵,肯定气死了。”

    君子珏的目光射向阿哑,带着一种隐约的危险。

    上官清越心口一紧,低声说,“皇上说过,金口玉言,绝不反悔!”

    君子珏挑眉一笑,没想到上官清越竟然看穿了他一闪而过的心思。

    只要砍掉阿哑的手腕,那么蓝曼舞就可以只身回到皇陵了。

    但这个念头,君子珏只能作罢。

    他现在还有求于上官清越,不能惹恼了她。

    “算了,舞太妃暂时留在这里,你们严密看守,保证太妃安全。”

    君子珏留下了高手保护蓝曼舞。

    阿哑向前一步,要阻挠上官清越跟君子珏走,上官清越回头看了阿哑一眼,轻轻摇了摇头。

    示意阿哑,她不会有事。

    阿哑低眸掩住眼底的光芒,铁拳缓缓抓紧,随即又放开。

    上官清越肯定的事,他也相信不会有太大的危险。但是不知,那个人带走上官清越到底去做什么。

    “我会回来的。”上官清越低声说了一句,便上了马车。

    胭红看着上官清越离去,又看了看身边的蓝曼舞。

    “没想到你是太妃,还有一个公主,你们两个都不是普通人,简直太离奇了。”

    胭红现在也不敢对蓝曼舞不恭不敬了。

    蓝曼舞就看不好胭红这种,看到男人就双眼发光乱放电的女人。

    “已经走远了,还看什么看!”蓝曼舞低斥一声。

    胭红赶紧收回,一直偷偷看着已经远去的君子珏的目光。

    “那是什么人,看上去很有身份,很高贵。”胭红心里不禁幻想,若自己能成为那样男人的女人,哪怕只是一夜之欢,就此失宠,一辈子也值了。

    “他的身份,岂是你个青楼女人能知道的!”

    胭红不禁卑微地低下头。

    蓝曼舞心情很烦。

    君子珏离开了,他们也能进入小木屋躲避寒风了。

    蓝曼舞一手撑腮坐在椅子上,怎么都不能安静下来。一会换左手,一会换右手。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

    她已经在外面玩上瘾了,说什么都不愿意再回到那个整日吃斋念佛的地方了!

    想着逃吧,门外又有人把手。

    不逃吧,若君子珏想办法将铁链打开,她就没有理由再留在外面了。

    “想想就烦!”蓝曼舞嘀咕一声,问一直不出声的阿哑。

    “你说,他把大姐带走做什么去了?”

    “我怎么知道!”

    “你不是会掐指一算吗?”

    在蓝曼舞眼里,阿哑已经成为无所不知的算卦先生了。

    阿哑睨了蓝曼舞一眼,心下也很忐忑。

    ……

    君冥烨带着人一路南追。

    先发现了丢弃在山林中的棺木,之后又发现了一匹被毒死,在冷风中已经僵硬的马儿尸体。

    “居然有人放毒!”君冥烨的脸色渐渐紧绷起来。

    是谁要杀人?

    又要杀谁?

    看附近凌乱的,已经被风雪几乎淹没的脚印,这一带曾经出现不少人。

    君冥烨沿着脚印的方向,走了很远,渐渐再寻不到任何脚印的踪迹了。

    “王爷,看样子,脚印已经被人处理了。”轻尘道。

    君冥烨凝眸看向远方,包括周围的每一棵树都看个仔细,依旧没有寻到任何可利用的线索。

    “看样子,是有人精心将线索抹去了。”

    “王爷的意思是,有人暗中相助?”

    君冥烨狭长的眸子迷了起来,“之前的黑衣人,不正是帮他们的人。会是谁?身手极好,又很快隐去,连一点线索都查不到。”

    “京城里,竟然隐藏着这样一股势力,实在可疑。”君冥烨没想到,在他的地盘上,还有这样的事发生。

    “看来对方是有所图谋的一队组织。”

    “王爷,接下来我们继续往哪个方向搜寻?”轻尘低声问。

    “以此为忠心,方圆数十里,都不放过!本王不信了,就抓不到她!就是插着翅膀,也定将她抓住!”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