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47:惹怒我的后果

    君子珏望着君冥烨不禁退了两步。

    上官清越吃惊地看着君冥烨,这个男人要做什么?这里是皇宫,不会要对皇上下手吧!

    现在能保护她的,只怕只有皇上了,要是皇上有个闪失,那么整个大君国,就没有一丝保障了!

    “冥王,你可是臣子!”上官清越低声说。

    君子珏没想到,上官清越会为自己说话。

    君冥烨恼怒的目光射向上官清越,“你都自身难保了,还有心思顾及旁人!”

    君冥烨的大手,忽地一把握住上官清越的后脑,迫使上官清越必须直视他漆黑如墨的深眸。

    “你这个不守妇道的女人,不是钟情你的裕哥哥!才几日功夫,又移情别的男人了。”

    “你没有资格提及书裕!”

    上官清越憎恨的目光,犹如凛冽的寒风刺激着君冥烨,让他胸腔内奔腾的怒焰瞬间燃烧的更加旺盛。

    本来抓到上官清越,他还是蛮高兴的!但这个女人,关心别的男人的样子,让他瞬间怒不可赦。

    “你居然说我没有资格!”

    在这个女人心里,怎么所有男人都比他重要!她明明是他的王妃!

    “上官清越,别急,本王会让你,连同你腹中的野种,尽快去地府陪着你的裕哥哥。”

    上官清越猛抽一口寒气。

    “但在这之前,本王会让你,清楚知道,惹怒我的后果!”

    君冥烨一双阴沉犹如鬼魅的眸子,忽然射向君子珏。“你不是担心皇上?我为臣子?本王倒是要看看,皇上能奈我这个臣子如何!”

    霸气狂佞的一声低吼,似在寒冬中响起了骇人的闷雷滚滚。

    上官清越的心口,一沉再沉。

    君冥烨说的没错,在大君国,即便是皇上,又能奈他何!看君子珏现在吓得脸色青白的样子就知道,他在心底其实有多么畏惧君冥烨。

    起先将上官清越转而嫁给君冥烨,他已经是冒着巨大的危险在惹怒这头虎狼。

    而如今,居然又将上官清越偷偷带入皇宫,还欺瞒君冥烨,无疑又是刺激君冥烨的一把利刃。

    君冥烨忽然放开上官清越,随即就有两名随从,将上官清越擒住。

    君冥烨的脚步,一步一步逼近君子珏。

    “我屈尊辅佐你,可你处处设防。”

    君子珏面色一抖,又是退后一步。

    上官清越也惊恐撑大一双美眸,看君冥烨的气势,是要现在弑君吗?

    君子珏忽然捂住心口的位置,大口大口用力喘息起来,脸色更加苍白,整个人都变得无力起来。

    “皇……皇叔……”

    君子珏艰难吃力地呼喊着,一副很痛苦,祈求君冥烨救命的样子。

    君冥烨的眉心渐渐收紧,睨着满面痛苦的君子珏。只见他更艰难地用力喘息,整张俊脸都渐渐青了。

    上官清越心口突跳一下,难道君子珏有哮喘?

    她惊惧地看向君冥烨,现在只要君冥烨一根手指头,就能将发病的君子珏直接碾死!

    君冥烨会这样做吗?

    只见君冥烨逼近君子珏的脚步,渐渐停了下来,那一脸的盛怒都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定格了。

    “皇叔……”

    君子珏吃力地呼喊着,一双眸子,深深凝着君冥烨,将君冥烨当成他唯一的救命稻草,充满希冀又无助地望着君冥烨。

    他费力地向着君冥烨,伸着他苍白的一只手。

    小时候,他发病的时候,好几次都是皇叔陪伴在他身边,皇叔知道如何帮他缓解哮喘发病的痛苦。

    君冥烨的目光,闪动了一下,原本郁结的愤怒,慢慢地有一瞬化散了。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魏公公已经带人飞扑而来。

    “皇上!”魏公公紧张地呼唤一声。

    君子珏已经无力支撑,身体倒了下去,魏公公赶紧扑上来一把将君子珏抱住。

    “皇上!皇上!皇上发病了,快点送皇上回寝宫,找太医过来!”魏公公尖细着嗓子大喊。

    一群人混乱起来,七手八脚抬着君子珏赶紧回了寝殿。

    君冥烨还站在原地,穿着黑色蟒袍的他,站在冷风中,高颀冷傲的身影,在泛黄的宫灯下,忽然有一种孤独入骨的凄凉。

    上官清越冷眼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也看着君冥烨的冷血绝情,看着那一场险些发生的弑君天下易主。

    “连亲情都罔顾的人,即便将来称皇称帝,也不会得到百姓的拥戴!”

    上官清越冷声讽道。

    君冥烨冰冷的目光悠然射来,似一股刺骨寒风从上官清越的身上掠过。

    “本王要做什么,还轮不到你这个女人评断!”他的铁拳抓的咯咯作响。

    上官清越竟然不畏惧他的愤怒,依旧目光清冷地盯着他。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本王!”他低吼一声。

    寒风卷过,吹落屋檐上的碎雪,洋洋洒洒。

    上官清越冷笑起来,“你也害怕落下一身骂名吧!”

    君冥烨大步冲上来,一把捏住她纤细的脖颈,“信不信,我现在就将你的脖子捏碎。”

    “信,有什么不信的!”

    “你不是最怕死!一直为了活着,努力挣扎,难道不知道,激怒我,反而死的更快!”

    “被你折辱尊严的活着,不如选择死!”

    “……”

    他冷冷地盯着她,忽然爆发一声笑,“好,很好!倒是不枉一国长公主的风范!”

    他大力气地将她甩开,欣赏她摔倒在冰冷积雪中的样子,欣赏她的狼狈。

    发上简单的发髻,松散下来,她长发披散,随着寒风轻轻浮动,犹如黑色的丝绢,柔软而美丽。

    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