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48:哀家今日处死你

    上官清越安静坐在房间里。

    透过窗子开着的一条细微缝隙,看向明阳宫里从来不会有人涉足的主殿。

    上官清越曾经住在这里的那一段日子,就知道明阳宫的主殿,门始终关着,只有平时打扫的一名老嬷嬷可以进去,平时从来不会打开,也不会有任何人进去。

    据说明阳宫,本是先皇宠妃惠妃的寝宫,也正是君冥烨生母的寝宫。

    君冥烨便是在这里出生,生活了十四年。后来惠妃薨逝,君冥烨的太子位被废,被贬去封地元洲,不许再回京城。

    直到季候王谋反,是君冥烨绞杀叛贼立下大功,才得以特设返回京城。而这明阳宫,也被保留下来,没再被分给其她的嫔妃居住,也成了君冥烨平时来宫里的落脚点。

    上官清越不知道君冥烨会如何处置自己。

    但也知道,君冥烨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双手轻轻放在自己的小腹上,那里面的生命,早就与自己融为一体,成为她生命里不能缺少的一部分。

    不管是因为对书裕的愧疚,抑或是对那一段和书裕感情的祭奠,更或者是母爱的原因,这个孩子,她都会用生命保护。

    她死了则已,只要还活着,就要让这个孩子与自己一起活下去!

    上官清越没想到,德妃竟然来了。

    “本宫过来,送些吃的,免得怠慢了冥王妃。”德妃低声对外面看守的人说。

    “冥王说了,任何人不得靠近!”

    “本宫一个弱女子,只是来看看王妃,又不会将王妃怎么样!再说了,就是冥王,也不能让王妃饿着肚子吧。”

    德妃在宫里的口碑很好,为人又善良,大家也都很敬重德妃。

    没想到,君冥烨的随从,真的放了行。

    殿门打开。

    门外的阳光洒落进来,上官清越不禁眯了眯眼睛。

    德妃一袭宝蓝色宫装,看上去庄重又沉稳。她的脸上总是挂着得体又谦和的笑容,让人觉得很容易亲近。

    但上官清越看得出来,德妃这个女子,不是对谁都发自心底的亲切,也不是谁都能轻易接近。

    德妃带来清淡又精致的菜肴,倒是很附和上官清越的口味,可她却没有胃口。望着精致的小菜许久,最后还是抓起筷子,强迫自己大口吞咽。

    只有多吃一些,她才有体力和君冥烨周旋。

    “你为什么要帮我?”

    上官清越吃完,放下筷子,目光静静地看向德妃。

    德妃轻轻一笑,“我没有帮你,我只是关心皇上关心的人。”

    “皇上并没有关心我!”上官清越纠正道。

    “我和皇上在一起七年了!我刚刚及笄,就嫁给了皇上。我了解皇上,也懂得皇上的心思。”

    德妃依旧笑得美好,目光柔软似水,就好像看到了一个男人,从少年渐渐蜕变成了一个成熟男人的七年光阴。

    七年……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那么多年的陪伴,足以让他们的感情,变化成密不可分的亲情。

    “皇上从来不会对哪个女人这么好奇,也不会这么上心。”德妃看向上官清越,“虽然你现在是冥王妃,但你来大君国,本是要嫁给皇上为皇后的。”

    “若皇上早知道,你没有痴症,或者皇上没有听信那些人的怂恿,或许你现在就是正宫娘娘了。”

    “德妃现在说的这些话,没有任何意义。换言之,德妃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君子珏关心她,不过是因为龙珠,和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感觉,没有任何关系。

    “不,我看得出来,他看你的眼神很不一样。”

    “德妃为何要对我说这些呢?倒是像个说客。”

    接着,上官清越又道。

    “若我还不是冥王妃,或许会认为德妃说这些话,是想让我从了皇上。但现在的情况,德妃说的这些话,让我不知道德妃要说服我做什么了。”

    “我只想皇上他好好的。”德妃的脸上,依旧带着柔婉的笑容。

    这样总是笑容满面的样子,倒是和君子珏平时的样子有几分相似。

    都说人在一起久了,身上就会有对方的影子。

    德妃和君子珏之间,一起携手多年,互相信任真心相待彼此,未必情深却义重的感情,让上官清越十分触动。

    她忽然就有了一个冲动。

    “德妃有事尽管说吧,若我能帮得上忙,一定义不容辞。”

    “公主爽快,日后公主有用得到韶颜的地方,也尽管开口,韶颜一定也义不容辞。”

    德妃竟然以自己的闺名自称了。

    “难道皇上的情况不太好?”上官清越的眉心拧了起来。

    德妃的忧心地点点头。

    “我能帮上什么忙?我都自身难保了。”

    “我只是让公主,看在皇上也对你有意的份上,向冥王求求请,千万放过皇上,不要在这个时候,有任何动向,不然……皇上真的就……”

    原来德妃是担心,君冥烨这个时候举兵造反,直接夺下皇位。

    “我只怕真没那个本事。”上官清越无奈了。

    “德妃,你也看到了,冥王恨不得我死。”

    “但冥王并未将公主处死,还将公主安置在宫里住下,并未真正为难公主啊。”

    “德妃,这不能说明什么,或许他还没有腾出时间,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德妃轻叹口气,“太后本对公主下了秘密诛杀令,皇上与我私下说过这件事,冥王却不赞同太后的命令。怎奈太后懿旨已下,冥王便亲自去寻公主,可见冥王并不想公主死。”

    “想来公主也听说过,冥王对太后的心思!他们青梅竹马,太后是他最爱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