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49:腹中孩子,我会负责

    上官清越听见外面来了很多人,忽地站起来,走到窗子前。

    见来人是太后,还带着很多人,脊背不禁蹿起一股寒意。

    看太后的架势,这一次是不打算放过她了。

    门外守着的人想阻拦,但见是太后,也没那个胆子,一个个乖乖让路。

    紧闭的殿门,被人一脚踹开。

    宫女太监鱼贯而入,秦嬷嬷搀扶太后,也走了进来。

    上官清越冷眸看着这阵仗。

    太后却先一笑,随后道,“哀家没想到,你还能活着回来。”

    “太后是觉得,我应该死在外面?”

    “不仅仅死在外面,还应该死无全尸!”

    上官清越扬声笑起来。

    “我竟然不知,太后已恨我恨得这么深。”

    “你妖颜惑众,祸乱我大君国,死不足惜。”太后咬牙切齿。

    那么多男人因为上官清越神魂颠倒,这个女人岂能再留!大君国几百年的基业,可不能毁在一个女人手上。

    “我很想知道,我祸乱了谁?大君国依旧国泰民安,我又祸乱了什么!我上官清越可担不起这么大的罪名!”

    接着,上官清越扬唇一笑,“还是说,我夺走了太后娘娘的优越感?”

    太后不禁蹙眉,“优越感?”

    “没有我,太后娘娘众星捧月,是大君国第一美人,多少男人对太后娘娘的美貌折服不已!但我来了,你的第一美人,只怕也要退位让贤了。”

    “上官清越!你太狂妄了!”太后气得瞬时娇容失色。

    上官清越依旧笑着,“说的是事实,只是不谦逊了而已,太后何必矢口否认!什么为了大君国,说白了,还不是女人的妒忌心!”

    上官清越对这么方面,看的太通透了!

    天下女人,皆善妒!

    鲜少有例外。

    “你竟然说哀家妒忌你!”太后贝齿紧咬。

    秦嬷嬷厉声插了进来,“贱人!刺杀裕王爷,挟持太后就是死罪!还巧舌如簧,伶牙俐齿狡辩!来人,拿下!”

    一群宫女太监便蜂拥上来。

    太后知道上官清越会武功,找的也是有两下子的宫女太监。

    尤其其中一个太监,身手极好,上官清越过了两招,对方又人多势众,竟然不能占到便宜。

    “你们几个,赶紧保护太后!”秦嬷嬷一张老脸都颤抖了,赶紧张开双臂,挡在太后面前,一副忠心护主的走狗嘴脸。

    上官清越见不能轻身而起,去挟持太后,狠狠教训一番,很是气怒。

    “太后到底是什么私心,只怕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还不是因为君冥烨!

    “你休要再诸多狡辩了!还不快快束手就擒!”接着,秦嬷嬷又对门外的几个君冥烨的随从下令。

    “太后娘娘在此,你们几个还不快点进来,将这个贱人拿下!”

    几个随从互相看了一眼,太后的命令,岂能不从,一个飞身进来,几招便将上官清越给擒住了。

    秦嬷嬷得逞一笑,“太后娘娘,不能心慈手软,快点将这个贱人立即处死。”

    太后的面色也一沉,对身侧的宫女使个眼神,那两个强壮的宫女,拿着白绫,便走向上官清越。

    “我还是和亲公主,太后将我处死,就不怕两国休战协议就此失败!”上官清越大声喊着,用力挣扎,却不能挣脱。

    “处死你一个为非作歹的恶人,南云国也要给大君国一个交代!送来的公主,居然出身青楼,还刺杀大君国异姓王,挟持哀家!”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难道不知我也是被逼无奈!被你们诸多陷害凌虐!”

    “你说的没错!你被陷害凌虐,可有证据!”太后眼角一扬,狠声下令。

    “动手!”

    雪白的白绫,直接缠在上官清越的脖颈上。

    两个身强体壮的宫女,站在两边,抓紧手中白绫,开始狠狠用力。

    太后欣赏着上官清越窒息的样子,笑着走向上官清越,看了一眼上官清越稍微有些隆起的小腹,低声对她说。

    “你这个怀上别的男人孩子的女人,不被处死,岂不是大君国的耻辱!你应该感谢哀家,在哀家手里,还能死得痛快一些!不然落入冥王手里,你认为你会有好下场吗?”

    太后低声笑起来,广袖掩住口鼻,一副不忍心多看一眼的样子。

    “哀家也是于心不忍,谁让你做的实在太过份了。连冥王,也敢给戴绿帽子。”

    上官清越已经开始无法呼吸了,憋闷的窒息,让她视线开始模糊,头脑一阵昏沉。

    就在这时,她似乎看到一抹黑色的身影在门口一闪,直接冲了进来,一阵恍惚,周围响起一阵吃痛的低呼声。

    上官清越只觉得脖颈上紧紧缠绕的白绫松弛了下来。

    新鲜的空气涌入鼻端,终于可以大口喘息。

    毫无力气的身体,跌入一个坚硬结实的怀抱,一只有力的手臂将她紧紧抱住。

    她很想抬眼看清楚是谁救了自己,模糊的双眼却已看不清楚眼前的人影。

    只是听见耳边传来太后的一声娇喝。

    “冥王!这个女人,断然不能留了!”

    “这是本王的家事!”

    竟然是君冥烨……

    上官清越简直不敢相信,闯进来救下自己的人,会是他!

    弱弱地抬起手,想要推开君冥烨的手臂,却已没有任何力气抬起双手,头脑一阵晕眩,她便昏了过去。

    君冥烨看着在怀里软倒下去的人儿,赶紧收紧手臂抱住。

    “本王让你们守住明阳宫!是谁允你们将太后放进来的!”君冥烨对那几个随从恼怒地呵斥一声。

    几个随从当即跪了一地。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