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51:三拜九扣

    上官清越整个人都没了力气,在君冥烨的手中,彻底瘫软下去。

    她目光颤抖地看着君冥烨在灯火下,忽明忽暗的一张俊脸,唇瓣颤抖了一下,却已发不出任何声音。

    “你……”

    君冥烨凝着上官清越死灰的一张脸,目光微微眯起来。

    “怎么?现在就不舒服了?药效好像应该没有那么快才对。”

    上官清越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力气,一双清凉的眸子,也蒙上一层憎恨的血红。

    “君冥烨!!!我诅咒你,诅咒你一生孤独,无儿无女,不得善终!!!!”

    听着上官清越声嘶力竭的嘶吼,君冥烨的眼角,不悦的收紧。

    转而,他却笑了,一脸的无所谓。

    “从来没想过有儿有女,也从没想过,得到善终。”

    君冥烨一把拂开上官清越,任由她嬴弱地摔倒在床上,拂袖大步离去。

    摇曳的烛火,落下昏黄的光芒。

    上官清越伏到在床上,眼泪在眼圈里一点一点汇聚,再看不清楚眼前的一切。

    最后,听见关门声的那一刻,她抓紧身下被子,咬紧牙关,忍住哭声,啜泣起来。

    裕哥哥……

    裕哥哥,越儿最后连你的孩子,都保不住。

    越儿连你最后的一丝血脉,都不能保护……

    不知哭了多久,她竟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

    等她醒来的时候,竟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而且太阳已经升得很高。

    她竟然不知,自己昨夜竟然睡得那么安沉,没有做梦,也没有转侧难眠时常惊醒。

    一夜的好眠,让她的精神都好了起来。

    但她更紧张自己的肚子,双手赶紧触摸上去,发现孩子还安然在自己的肚子里,这才长长吐了一口气。

    紧接着,她赶紧查看床单,发现上面干净如新,没有一点血色的痕迹,不禁费解。

    难道君冥烨强迫她喝下的药,还没有起作用?

    赶紧起身下床,刚走了两步就觉得,自己的肚子闷闷的作痛,她赶紧坐了下来。

    这时候,秋兰从外面推门进来。

    “王妃,您醒了。”紧接着,春兰赶紧奔上来。

    “王妃,您怎么起身了!太医交代,您不能下地走动,要在床上休息七八日呢!”

    上官清越一脸困惑地看着秋兰。

    秋兰却盈盈一笑,“我伺候王妃梳洗吧。”

    上官清越的早饭也是在床上用的,秋兰根本不让她下地走动,吃完饭就给她盖上被子。

    君冥烨不在,应该是去早朝了。

    秋兰又端来一碗药,上官清越还是不肯喝,直接倒掉在一旁的盆栽之中。

    德妃又来了。

    “我见太后奔着明阳宫来了,就知道准没好事,便赶紧派人去通知了冥王。幸亏冥王赶到及时,虚惊一场。”

    “原来是德妃救的我。”

    “我也只是力所能及!还是冥王救的王妃。王妃要谢,也应该谢谢冥王。”

    上官清越心下不禁苦笑,君冥烨是想让她被他折磨死,那哪里是救!

    “之前,宫里宫外都传,冥王对王妃宠爱有加,不惜割肉为王妃疗伤。日前在皇上的寝殿外,见冥王那样对王妃,我还以为,王爷肯定不会轻饶了王妃。但现在看来,即便王妃做了错事,王爷还是不忍心责怪王妃的,可见王爷对王妃真真是疼爱。”

    德妃的话,让上官清越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但也不想过多解释。

    “德妃要我做的事,我也会尽力的。”虽然知道,自己没有任何力量帮忙,但口头上,实在还是不忍心让德妃失望。

    德妃轻轻一笑,“有王妃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德妃这会儿竟然不唤她“公主”了,看来因为君冥烨忽然冲上来,将她从太后手中救下来这件事,德妃十分笃定君冥烨宠爱她了。

    德妃得到确定,便起身告辞了。

    刚走不久,君冥烨就下朝回来了,身上还穿着未曾换下的朝服,进门就问春兰。

    “王妃可服药了。”

    春兰摇了摇头。

    君冥烨闷哼一声,“就知道她不会乖乖服药。”

    君冥烨又是用强硬的办法,将一碗药,硬生生灌入上官清越口中。

    接下来的日子,一日三副药,君冥烨都亲力亲为,灌药的手法也越来越纯熟,不会再呛到上官清越,也可以保证一碗药悉数一滴不落地让她吞下。

    上官清越即便抗议,却也无效。

    但让上官清越更为费解的是,喝了这么多天的药,腹中胎儿竟然依旧毫发无损,身体也渐渐有了力气,好转起来。

    而腹部那种隐隐作痛的感觉,也在渐渐消失,还可以下床走动活动筋骨了。

    上官清越并不觉得君冥烨会那么好心,他一定还有更残忍的谋划,正等待着她。

    他说过,会让她生不如死。

    她也暗暗发誓,会让他也生不如死!

    太后竟然又来了,身边还带着林挽歌。

    想来林挽歌的禁足已经满期限了,也能出来走动了。

    而太后脸上,因为林挽歌那一鞭子,落下的伤痕,也完全愈合,没了任何痕迹。

    林挽歌这次随着母亲入宫,一来是探望皇上,二来便是亲自向太后认错道歉。

    太后却说,林挽歌也伤了冥王妃,也需要去给冥王妃当面道歉认错,这边带着林挽歌亲自来了明阳宫。

    上官清越看着这阵仗,那哪里是来当面道歉认错,完全又是一轮新的寻衅。

    上官清越站在那里,冷眼看着这么大一群人。

    林挽歌一副有太后撑腰的样子,扬声对上官清越喝道。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