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52:居然又当众行凶

    上官清越岂会吃林挽歌这样的羞辱。

    她一扬手,便轻易将林挽歌的一巴掌拦了下来。

    “你居然又敢动手打本王妃!简直无法无天,毫无规矩!”

    高位上的太后,不禁轻轻闭上眼睛,心里暗道。

    这个林挽歌,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轻易就着了上官清越的道了。

    “跟本郡主讲规矩!连宫里得宠的德妃,都不敢对本郡主这般说话!就是先皇的几位公主,见到本郡主也要礼让三分!你算什么东西!”

    “我不算东西!但我知道,我的位分比你高!”上官清越接着又道。

    “想我给太后道歉认错,讲求个尊卑有别,郡主身为大君国的郡主,理应做出谨遵宫规的榜样。”

    “什么意思?”林挽歌蹙眉。

    “你先跪下,给我认错!”

    林挽歌彻底恼怒失控了,她本就恨得上官清越牙痒痒,恨不得让上官清越这个女人,从眼前彻底永远消失。

    “让本郡主给你跪下认错?!!!现在外面都传开了!你这个下贱的女人!还有脸以冥王妃的身份自居!还敢说位分比我高!好!今日本郡主就代替太后,冥王爷,好好教训你!”

    林挽歌再次抽出腰际间的软鞭,直接向着上官清越挥舞而来。

    上官清越赶紧一个旋身躲了过去。

    高位上的太后,赶紧想要阻挠,她还不想事情闹的太激烈,到时候君冥烨知道了,又会怪罪是她怂恿林挽歌。

    秦嬷嬷赶紧拦住太后,“太后娘娘,挽歌郡主的脾气谁不知道,火气一上来,皇上都拿她没办法!”

    “冥王若知道了……”

    “太后娘娘,思虑太多了!人是挽歌郡主打的!和太后娘娘什么关系。”

    接着,秦嬷嬷的目光,十分狠毒地扫了一眼上官清越的腹部。

    “最好肚子里的那个野种,趁着这个机会掉了才好!免得冥王爷,对这个女人下不去手。”

    太后垂下眼睑,心思一阵徘徊,一时间也拿不准要怎么做。

    她担心君冥烨会更加觉得她心思不单纯,但也实在不想见到上官清越继续完好无损地留在君冥烨身边。

    这个女人,她恨不得快点死,以绝后患。

    “冥王大概是觉得,自己已经年过二五,还没有孩子,又是裕王爷的种,对那个野种于心不忍。掉了也就省心了,也就能按照律法处置那个女人了。”

    太后听了秦嬷嬷的话,轻轻点了点头,对身边的李公公,给了一个眼神。

    那李公公当即会意,手指之间,便多了一枚暗器,直接射向上官清越的膝盖。

    上官清越没想到,会有暗器向着自己飞来,膝盖一麻,双腿一软,当即跌跪在地上。

    林挽歌手里的鞭子,挥舞的毒辣狠绝,直接狠狠落在上官清越的脊背上,顿时觉得皮开肉绽,一阵火辣辣的剧痛,有一股滚热涌了出来。

    上官清越痛得低叫一声,想要起身回击,但双腿已经失去知觉,站不起来了。

    她猛地抬头,看向高位上的太后,目光憎恨,凉若寒冰。

    太后目光始终的柔软的,毫不退缩地迎视着上官清越的目光,轻轻开口。

    “该拿出来,要偿还的,誓必要拿出来偿还!即便你不心甘情愿,你也必须付出代价。”

    林挽歌见上官清越不能再躲闪,又挥来狠历的两鞭子。

    那哪里只是惩罚泄愤那么简单,完全就要将上官清越直接打死在这里。

    “连裕王爷都敢杀!皇上居然还留着你!本郡主今天就是杀了你,也为大君国除害了!”

    上官清越咬紧牙关,忍住脊背上的剧痛,脸色煞白,目光里也泛着一抹猩红之色。

    “太后,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会夜夜去你的噩梦中纠缠你,向你锁魂!”

    太后被上官清越怨毒的目光,害得面色一抖。

    “你你……你作恶多端,死不足惜!”

    太后的性格本纯良,真正当着面前杀人的事,还真没做过,尤其上官清越那种穿心刺骨的目光,也吓得她不禁手抖了一下。

    “太后娘娘,怕什么!历朝历代,哪个皇上不是踩着尸体走上皇位的!也没见哪位皇上太后日日被噩梦纠缠!”

    “太后娘娘是人中之凤,那种游魂厉鬼的,沾不到太后娘娘的身!”

    “哀家岂会害怕她这个贱人!贱人!你死后,也会被地府的小鬼勾住魂魄,下十八层地狱的!还想来向哀家索命!”

    太后说着,目光看向林挽歌,“挽歌郡主,哀家今日就给你一次将功折罪的机会!”

    林挽歌当即目光一喜,娇俏的容颜上,都多了灿烂的笑容。

    “谨遵太后娘娘懿旨!挽歌一定不负娘娘厚望!”

    林挽歌说着,甩下来的鞭子更加狠毒了,每一鞭子都好像裂了骨头一样的剧痛。

    上官清越已经痛得脸色白如纸张,额上渗出一层豆大的汗珠,渐渐沿着她的眉睫低落下来。

    她毒狠的目光一直盯着太后那一张美丽的脸,恨不得自己的目光化成千万根钢针,将太后千疮百孔。

    可她实在一点力气都没有,双腿根本无力再站起来。

    上手紧紧抓成拳头,白皙的手背上,皮肤下的青筋都突了起来。

    春兰站在殿门外,焦急不已。

    她只是一个奴婢,即便有武功,也不敢在太后面前随便出手。

    现在君冥烨又不在宫里,虽然有交代她好好照看好上官清越,不许有人进来寻衅。但对方是太后,还是君冥烨发誓要一声守护的人,她怎么敢进去阻挠。

    春兰焦急不已,眼看着里边的鞭子声,声声刺耳,虽然看不见那血光遍身的画面,只是听到声音,都觉得骨头在隐隐作痛。

    春兰匆匆跑出了明阳宫,去皇上的寝宫找德妃帮忙。

    现在唯一能帮得上手的人,也就只有德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