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53:你对我真的很重要

    太后的一声令下,一大群人便从殿外涌了进来。

    上官清越现在满身伤痕,能抓紧鞭子,勒住林挽歌的脖颈,已经是所有力气的极点了。

    若这一群人涌上来,对她刀剑砍杀,那么她当即就能被剁成肉酱,且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就在她为自己的处境堪忧时。

    皇上一声怒喝。

    “朕在此,谁敢乱来!!!”

    所有人当即不敢动一下,纷纷低下头,退出了大殿外。

    “皇上……”

    太后很吃惊,万万没想到,上官清越伤了林挽歌,皇上最疼爱的表妹,居然还护着上官清越。

    上次林挽歌因为找上官清越寻隙滋事,皇上碍于在大众面前,不得不将林挽歌处置禁足,当时皇上还为此对她抱怨了一通,说委屈了林挽歌。

    宫里谁不知道,皇上的亲生母亲早逝,是林夫人,皇上的姨娘,用奶水将他抚养长大。皇上对自己的姨娘,当成亲生母亲一样的敬重,对林挽歌更是当成亲生妹妹疼爱溺宠。

    林挽歌如今被上官清越伤成那个样子,皇上竟然不处置上官清越,实在太让人费解了。

    “冥王妃,还不住手!”君子珏对上官清越呵斥一声。

    上官清越依旧抓紧手中的鞭子,不放手,“我住手?看我满身伤痕,你认为我会住手吗!!!”

    上官清越已经红了眼。

    她真的恨极了!!!

    方才李公公将太后保护的太及时了,不然阻止林挽歌继续鞭打自己之后,下一个陶瓷碎片,就是飞向太后的心口。

    君子珏对身侧的魏公公使个眼神,魏公公当即出手,一个闪身,动作极快,几乎还没看清楚怎么做的,就已经将上官清越手中的鞭子夺了下来。

    上官清越的体力,早就达到了极限,手中的鞭子一脱手,整个人便软倒了下去。

    魏公公赶紧一个转身便已将上官清越抱住。

    而林挽歌跌落下去的身体,也被几个宫女赶紧搀扶住。

    “快送挽歌郡主下去,找太医医治!也快点找太医过来,看一看冥王妃身上的伤口,都快一点。”德妃赶紧吩咐。

    整个明阳宫都混乱起来,宫女们进进出出,忙成一片。

    太后脸色泛白地看着这一切,当触及到君子珏投来的目光,赶紧收拾好脸上的慌乱,又恢复太后该有的端庄和气势。

    “皇上龙体不适,多日不曾出寝宫一步,而旁人也见不到皇上龙颜。今日倒是因为一个冥王妃,皇上连自己的龙体都顾不上了!”

    太后口气中带着讽刺。

    “朕就怕晚了一步,这冥王妃就要下黄泉了。”

    “这可要问一问皇上疼爱的挽歌郡主,哀家可是阻止了,未能阻止得了。”

    林挽歌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迷迷糊糊神志不清了,哪里还有精力为自己辩解,这个时候,还不是由着太后随便杜撰事实真相。

    君子珏知道林挽歌性格跋扈,又看不上上官清越,倒是有可能不管不顾的行凶,但君子珏不相信,太后就那么清白。

    “就怕太后也有纵容之嫌!”

    “皇上不觉得对冥王妃太过关心了吗?”

    “朕只是不想两国关系,因为和亲公主的稍有闪失,而再起战端!”

    “皇上到底是为了大君国,还是已存私心?”太后眯起一双眸子,目光探究地看着君子珏。

    德妃看了皇上和太后一眼,赶紧出言缓和气氛。

    “皇上身体不适,快点坐下来吧!春兰,快点给皇上倒一杯水,让皇上驱一驱外面的寒气。”

    上官清越满身伤痕,身上白色的衣衫已经被血迹染得一片斑驳胭红。

    君子珏不能进入内殿去看望上官清越,便让德妃去看了一眼。

    德妃回来的时候,想想上官清越满身伤痕的画面,都不禁心惊肉跳。

    “幸亏冥王妃也会一点身手,若真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真的只怕要被打死了。”

    君子珏不忍地闭上双眸,扫了一眼安静坐在那里的太后。

    “何必呢!”君子珏低声开口。

    太后脸色清凉,目光中带着一股锐气,“得江山不易,守江上更难,皇上不会不懂这个道理。”

    “朕自是明白!但万里山河,又岂会毁在一个女人的手里。”

    “往古至今,这样的例子还少吗?”

    “那是当朝皇帝昏庸!”

    “暖饱思淫欲!皇上坐稳了江山,自然也会为美人而志短!”

    “太后多虑了!那是冥王妃,朕的皇婶。与朕没有任何关系!朕只是不想皇叔为难。太后何必以祸乱大君国的由头,处置冥王妃。”

    “那么裕王爷的死呢?和她没有关系吗?皇上难道让裕王爷就这样含恨九泉,不将真凶绳之以法?”

    “书裕是死于突发怪病!太医也这样说了!那一刀虽然深,却不至于致命。”

    “若不是裕王爷身负重伤,又岂会突发怪疾?皇上,终究是要为冥王妃开脱了!”

    “冥王就是这样的说的,怎么是朕为冥王妃开脱。”

    “……”

    太后说不出话来了,目光里竟然带着几分幽怨地看着君子珏。

    君子珏的目光也渐渐柔软了下来,莫可奈何地轻叹一声。

    德妃看了太后和皇上之间,微妙的气氛一眼,不禁低下头,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好了太后,朕也累了。皇叔又不在宫里,若这个时候冥王妃出个三长两短,朕也不好向皇叔交代。朕留下来,等冥王妃好一些再回去,太后先行回宫吧。”

    太后起身,向着内殿上官清越所在的方向,狠狠看了一眼,匆匆离开了明阳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