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54:这就是你的目的吧

    太后赶到了林挽歌落脚的偏殿。

    刚一进院子,就听见殿内传出来林夫人的痛哭声。

    太后赶紧进门。

    “太医怎么说?伤的如何?”太后关切地问满面泪痕的林夫人。

    “血……血是止住了……可是……”

    林夫人伤心不已,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顾着哭。

    太后只好赶紧问太医。

    “郡主的伤口,正伤在右胸上。伤口不是很大,却很深,伤及了血管,流了很多血。不过现在,已经止住了血,只要将伤口缝合好,郡主卧床不动,休息几天,伤口愈合上,也就没事了。”

    “看来并无大碍啊。”太后拍拍心口,总算长舒口气。

    “怎么会无大碍,现在还昏迷着,怎么叫都叫不醒!”林夫人哭着嗓子说。

    “郡主是失血过多,才会昏迷过去。慢慢会苏醒过来的!”太医道。

    “我的挽歌,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流了那么多的血,什么时候才能养过来啊!”

    “这个……老夫也说不好。只要郡主的伤口,不要被触碰,不出现再有流血的迹象,郡主应该很快就能苏醒过来。”

    “林夫人,暂时就让郡主在宫里养着,千万别挪动郡主回林府。万一途中不慎,伤口裂开,后果就不堪设想了。”太后关切地道。

    “多谢太后娘娘体恤!呜呜呜……”

    林夫人俯身谢恩,掩面又痛哭起来。

    秦嬷嬷啧啧摇摇头,声音不是很高,却是殿内的人都能听见。

    “伤在右胸啊,还缝了针,又伤及了血管,就是愈合后,用再好的药膏,只怕也要留下疤痕了。这让郡主以后嫁人,夫君如何看待郡主啊!”

    “这要是万一日后生了孩子,没有奶水,就更不好了。若被婆家嫌弃,也不好说啊。”

    “嬷嬷,闭嘴!”太后呵斥一声。

    秦嬷嬷赶紧闭嘴。

    林夫人听了这话,哭声更大了,直接跪在太后面前。

    “太后娘娘,要为挽歌做主啊!都是冥王妃那个狠毒的妇人!挽歌好心好意去道歉认错,竟然还伤了挽歌!太后娘娘,绝对不能轻饶冥王妃啊!”

    “这个……”太后一脸为难,亲自去搀扶林夫人起来。

    “林夫人,快起来。哀家也是说不上话啊!林夫人要不去求求皇上,看皇上打算如何处置这件事吧。”

    秦嬷嬷恨得紧咬牙根说,“那个贱人,仗着冥王宠爱,简直要登天了!挽歌郡主好心去道歉,非但不领情,还要杀了挽歌郡主!实在太过份了!”

    “林夫人,一定要求皇上不能轻饶了那个贱人!不然还要以为,我们大君国,可以任由她个南云国来的胡作非为!太不将林家放在眼里了。太可恨了!”

    秦嬷嬷气愤不已地说着,一张老脸都跟着恨得一颤一颤的。

    林夫人被这样一怂恿,哭得通红的双眼,渐渐浮现入骨的恨意。

    “冥,王,妃。”

    林夫人从牙缝中,一个字一个字地挤出来。

    太后看了秦嬷嬷一眼,对太医交代一番,可要好好照料好挽歌郡主,便走了。

    ……

    上官清越抓紧君子珏留下的小小药瓶。

    身上的疼痛依旧那么强烈,她咬紧牙关拼命忍住。恨意在心中蔓延,抓紧小瓷瓶的手,都在隐隐颤抖。

    季贞儿,林挽歌,君冥烨。

    但凡欺凌她上官清越的,发誓定让你们不得善终!!!

    云珠来了。

    焦急又担忧地奔进门,就扑倒在上官清越的床畔,看到上官清越遍体鳞伤,当即泣不成声。

    “公主……公主怎么会伤得这么重!呜呜呜……”

    云珠痛哭流涕。

    上官清越趴在床上,难以动弹,扫了一眼满面泪痕的云珠,心下哂笑。

    做戏都做的这么足,还真是让闻者动容啊。

    “云珠听说公主被找到了,还以为公主会回冥王府,等了数日,都不见公主回王府,这才入宫请求面见公主。”

    “却没想到,刚刚入宫就听说,公主被人伤了!都是云珠不好,若能来的及时一些,也能护一护公主,不至于让公主受这么严重的伤。”

    云珠现在贵为冥王侧妃,是有资格入宫的。

    “公主被伤的这么重,身边怎么连个伺候公主的人都没有啊。”

    云珠说着,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又是端水,又是打扫地面地忙碌起来。

    之后,云珠又帮上官清越身上的伤口换药。

    当云珠掀开上官清越的衣衫时,看到上官清越身上皮开肉绽的伤口,触目惊心都不忍多看一眼。

    云珠的眼泪又涌了出来,“那挽歌郡主也太过分了,公主不仅仅是和亲公主,更是大君国的冥王妃,怎么能对公主下如此狠手!”

    云珠一双眼睛通红,赶紧用洗干净的毛巾,帮上官清越将伤口附近渗透出来的血水擦拭干净。

    云珠拿起药粉,正要上药,上官清越将手中的小药瓶给了云珠。

    “这是药!”

    君子珏将她当成可以唤醒龙珠的关键人物,想来留下的药,效果也会非常好,定是太医院那些上好药膏药粉不能比的。

    让上官清越心下困惑的是,君子珏当时说的那一句话。

    “公主好好养伤,但也别好的太快了。这瓶药,很贵重,公主可要省着点用,整个皇宫可就这么一点。”

    上官清越的心思快速流转,就在云珠即将接过她手里小药瓶的时候,上官清越急忙又避开了。

    “还是用太医院送来的药吧,应该能更快止痛。”

    她忍着疼痛,声音里都带着遮掩不住的颤抖。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