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55:他心其实最软

    太后正准备歇下。

    发现有人闯进来,眉心一皱,恼道。

    “是谁这么大胆,胆敢私闯哀家的寝宫!!!”

    自从她怀孕后,她的寝宫不允许任何人擅自进来。

    秦嬷嬷赶紧看了一眼外面的大殿,“回太后,是冥王!”

    太后的面色一慌,赶紧穿上外袍,匆匆从内殿出来。

    “冥王不是有公务出宫了,怎么这么快就赶回来了!”太后赶紧笑着迎出来。

    “天才刚刚黑,太后怎么睡得这么早!”

    君冥烨的声音很是低沉,无不透着隐忍的愤怒。

    “身体很是乏倦,便想着早些歇下了。”

    殿门已经关上,秦嬷嬷已经退了出去,将门外的人,也都驱散了。

    “都赶紧去歇下吧。”

    整个凤翔宫都安静下来,也没了闲杂人等。

    太后抚摸自己刚刚隆起的小腹,满面充满母爱的笑容,目光盈盈地望着君冥烨。

    “自从怀孕后,就变得嗜睡了。天没黑,就总是犯困。”

    君冥烨阴沉着眉宇,并不会因为太后故意提及此事,引起他的半点怜悯,也没表露出任何一丝即将荣升为父的喜悦。

    “我已经警告过你,不许碰她!”

    君冥烨低沉带着一抹狰狞的声音,害得太后面色一颤。

    “冥烨!这件事,和我没有一点关系啊!”太后目光里蒙上一层水雾。

    声音也跟着颤抖了,“你竟然怀疑是我做的?在你眼里,我已经成为那样的女人了吗?”

    太后泪眼朦胧的样子,娇弱的就好像一朵被风雨摧残过的娇弱小花,任谁见了都忍不住心疼。

    君冥烨不否认,看到这样的她,他的贞儿……

    他的心,轻轻疼了一下。

    “挽歌说要当面去和冥王妃道歉,非要我陪着她一起去,她说自己去,怕被冥王妃欺负,冥王妃可是会武功的,连书裕都……”

    太后的声音哽咽了一下,接着又说。

    “我本不想去,但挽歌一直哀求我。我没想到她们会打起来。当时的场面太混乱了,冥王妃还要伤我,她完全疯了……”

    太后擦了擦潮湿的眼角,“我不知道冥王妃与你说了什么,也不知道,你认为的真相是什么,或许你已经不相信我的话了……但是可以等挽歌醒了,你亲自去问问挽歌……”

    “我这一次,真的没有为难冥王妃。你警告过我之后,我也撤回了对冥王妃的诛杀令。”

    君冥烨看着太后泪眼朦胧的样子,很想抬手帮太后将脸蛋上的泪珠擦拭干净,但这个冲动他忍住了。

    他没有再多说一句话,转身就往外走。

    “冥烨!”

    太后忽然唤住他。

    “为何?你为何对她会那么特别?还……还那么好……”

    这话,她早就想问个明白,但一直不想问出来。

    因为一旦问了,也就说明自己已经输给了上官清越。

    君冥烨的脚步,慢慢顿住。

    他微微回头,看向太后那一双期盼得到答案的眸。

    许久。

    他只唇瓣微微动了一下,却什么都没有说,推开门直接大步走了。

    秦嬷嬷在门口张望君冥烨的背影半晌,才进门搀扶住木讷在原地的太后。

    “太后,冥王怎么走了?”

    接着,秦嬷嬷又道,“上次若不是冥王醉酒,太后和冥王也不会……”

    “这冥王对太后看着情深意重,怎么从来不越戒呢?真让人想不通,冥王的心里到底怎么想的!之前冥王身边有过很多女人,就连对那个贱人,也诸多宠幸,听说有一段时间,冥王一直留那个贱人过夜。不过最近,倒是听不见冥王宠幸过任何女人了,娘娘您说冥王是不是……”

    “好了!不要说了!!!”

    秦嬷嬷吓得赶紧闭嘴。

    太后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眼睛虽然红,但脸色已经缓和了下来。

    “嬷嬷,你说的没错,对待男人,不能太真诚了。只要你真诚示弱,不管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他也会信你的。”

    秦嬷嬷当即笑起来,“那是啊!这男人就是刚的,女人就是柔的,女人不柔柔的,如何能融化那刚刚的。”

    秦嬷嬷一脸秽笑。

    太后蹙眉,忧心道。

    “我了解冥烨,别看他桀骜不驯,狂妄自大,其实他心最软!”

    “他最见不得示弱的弱者。我不担心上官清越那个贱人,如何对他描述当时的情况。冥烨多疑,不会完全相信。就担心挽歌醒来之后,万一将所有的事,推到我身上,我和冥烨就难以解释了。”

    秦嬷嬷的眼底,掠过一抹狠色,“太后娘娘,您有什么吩咐,尽管吩咐老奴,老奴愿意为太后娘娘,赴汤蹈火。”

    太后噗哧笑了,“嬷嬷在想什么?我可没有什么事要吩咐嬷嬷!”

    接着,太后又道。

    “还以为挽歌郡主流了那么多的血,多半是活不成了!没想到,伤得不重。想来林夫人,也不会善罢甘休,等着看好戏吧。”

    太后说完,倦怠地扶住头,“我累了,嬷嬷服侍我睡下吧。”

    等到太后躺下,秦嬷嬷以为太后睡了,便也下去了之后。

    太后唤来了李公公。

    “哀家谁都信不过,就信得过你。因为,你没有舌头,不会乱说话。”

    ……

    君冥烨站在上官清越的房间外,见上官清越睡了,便没有进门。

    他在冷风中,站了很久。

    直到觉得脸上的温度都丧失了,寒风吹得脸颊一阵刺痛,这才回神。

    他转身回了自己的寝殿。

    云珠站在上官清越的门口,望了君冥烨许久。

    他在冷风中冷透,她又何尝不是。

    怎奈君冥烨的目光,始终不曾落在她身上半分。

    或许,至始至终,他都没有发现,她就站在殿门口吧。她在他眼里,连一点存在的价值都没有了吗?

    云珠不禁心痛,却也莫可奈何。

    因为她知道,自己越是主动,只会越让君冥烨反感,与其那样,不如默默的安静等待。

    君冥烨打开一只酒坛子,仰头就灌了一口酒。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