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56:我不是关心你

    林丞相提着长剑冲入明阳宫。

    他一双眼睛瞪得通红,满身的杀气。

    明阳宫的宫女们吓得尖叫着,赶紧抱团躲藏起来。

    几个还算胆大的太监,赶紧颤颤巍巍地拦在林丞相面前。但见林丞相双目血红,依旧步步向前逼近,提在手里的长剑,摩擦在地上,发出一阵沙哑的低吟,溅起一片火花。

    几个太监吓得双腿一软,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妖女!出来!!!”

    林丞相长剑一挥,在空气中发出一阵刺耳的低吟,锋利的尖尖直指上官清越所在的寝殿。

    林丞相也不再顾及什么宫规,不能擅闯女眷寝宫。直接大步冲上台阶,一脚将紧闭的殿门踹开。

    “妖女!!!还不出来!!!!”

    愤怒的咆哮,震得大殿内嗡嗡作响。

    所有人都吓傻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

    上官清越已经站了起来,正要出去,云珠赶紧挡住上官清越。

    “公主,你这个时候出去,不是将命给送了。”

    “我又没有杀人,为什么心虚躲起来!”

    “现在不是公主证明自己清白的时候!挽歌郡主,因为公主受伤,当夜就死了,所有人肯定认定挽歌郡主就是公主杀的。”

    “这件事,不比裕王爷。裕王爷是受伤几日后亡故的!且皇上当时就说,裕王爷是死于突发怪病,谁也不能肯定就说,裕王爷就是公主杀死的。”

    提到书裕,上官清越的心口,不免轻轻疼了一下。

    说话间,林丞相已经冲了进来,手里的剑锋直接指向上官清越,随后一个发力,飞身刺来。

    云珠赶紧张开双臂挡在上官清越面前。

    上官清越确实没想到,云珠竟然会舍身保护自己,不禁双眸瞪大。

    “不许伤害公主!”云珠大喊一声。

    林丞相已经红了眼,一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气势。手里的长剑,也根本不会因为云珠的阻挠就停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君冥烨忽然闯了进来,一个飞身,一把将迫近云珠的长剑一把挥开。

    锋利的剑尖还是划破了云珠胸前的衣衫,一抹血光瞬时染红云珠身上的浅色宫装。

    云珠吃痛地闷哼一声,步步后退。

    抓在林丞相手中的长剑飞了出去,哐啷一声掉在地上,震得林丞相的虎口一阵发麻,手都跟着不住抖了起来。

    上官清越吃惊地看向君冥烨。

    君冥烨一个跨步,就已经挡在上官清越面前。

    他高大的身影,那么魁梧,可以将身形瘦弱的上官清越,完全挡住。

    “冥王要护短了!”林丞相愤怒地低吼一声。

    “是又如何!”

    “她杀了我的女儿!!!”林丞相痛心地怒指上官清越。

    “有何证据!”

    “还需要证据?若不是她伤了挽歌,挽歌岂会死!!!”

    “只是伤了,不是杀了!是身边的贴身侍婢失职,没照顾好挽歌郡主!”

    “冥王休要为这个妖女狡辩!!!”林丞相气得浑身都哆嗦了,喘息也变得极其不稳。

    “本王的王妃也被林丞相的爱女,伤的不轻!本王还未追究林丞相教女无方,林丞相倒是先来兴师问罪了!”

    “她还活着,我的女儿却死了!!!”林丞相愤怒地咆哮,整张老脸都青紫起来。

    “那只能说明林丞相的女儿,阳寿已尽。”

    “……”

    林丞相气得浑身都剧烈颤抖起来,大口大口牛喘,手指哆嗦不已地指着君冥烨。

    “好啊冥王,……好啊好啊!执意护着这个妖女是吧!!!”

    “是又如何!!!”

    君冥烨也低哮一声。

    “本王的王妃,还轮不到别人鞭打!!!更轮不到林丞相来杀!!!”

    林丞相的牙齿都不住打颤起来,“好好好,冥王,老夫倒是看看,你能如何护得住这个妖女!!!”

    林丞相痛恨至极地狠狠盯了上官清越一眼,转身大步离去。

    上官清越看着挡在面前的高大身影,愣了好一会都没有反应。

    他……

    在保护她?

    随即她赶紧回神,不住告诉自己,君冥烨只是顾及他自己的尊严,根本不是为了保护她。

    君冥烨缓缓回头,看向上官清越,那漆黑如墨的目光里,带着幽深的犹如霜雪一般的寒意。

    “刚回来没几天,又惹事端!!!本事啊!!!”

    他低吼一声。

    上官清越浑身一战。

    “老老实实在房里呆着,不许再出去一步!!!”

    又是一声低吼,君冥烨正要大步出门,就听见云珠的一声吃痛呻吟,他这才注意到扑倒在地上,受伤的云珠。

    君冥烨的目光紧了紧。

    云珠嬴弱地一手撑在地上,一手捂住受伤的心口,手指间已经染满了鲜红。

    她目光泪雾盈盈地望着君冥烨,多么期盼君冥烨能搀扶她一把,温柔地关心她受了伤。

    然而,君冥烨只是淡淡地扫了云珠一眼,吩咐人将云珠搀扶起来,找太医为云珠查看伤口,之后再没看云珠一眼就大步出门了。

    云珠失望地看着君冥烨离去的背影,不禁泪水盈满了眼眶。

    “我都受伤了,他都不肯多关心我一下。”云珠低声喃喃一声。

    云珠的伤口不重,只是划破了皮肤,流了血。

    但云珠更痛的是心。

    上官清越被限制了自由,不能离开房门半步,门口也有君冥烨的随从把手,更是不允许任何人随便靠近。

    君冥烨在防范林丞相,以免林丞相心有不甘,再来刺杀上官清越。

    晚上的时候,君冥烨又来了。

    “别以为本王是在关心你!本王只是不想被人耻笑,连自己的王妃都没本事护住!”

    上官清越不说话,不想看到君冥烨那一张可憎的脸孔,脸颊别向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