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57:自生自灭

    上官清越端起云珠递过来的药碗,脑海里还一直想着书裕,药碗便一直捧在手中。

    云珠低声催促道。

    “公主,再不喝药,就冷了。”

    接着,云珠又道。

    “王爷还是很关心公主的,还交代云珠,公主的药,要一直喝着,不能停。”

    上官清越也没多想。

    君冥烨给的药,一直喝着,身体非但没事,还越来越好。

    捧着药碗凑到嘴边,正要喝,就听见外面传来女人嘶叫的哭喊声。

    “冥王妃!你个贱人!!!还给我的女儿!!!”

    “还我女儿命来!!!!”

    “是谁?”上官清越蹙眉。

    “公主,快点把药喝了,我去看看。”

    云珠便脚步匆匆地往外走,去看看是谁在吵闹。

    上官清越端着药碗,直接将一碗药倒入一旁的盆栽中,等到云珠回来的时候,她擦了擦唇角。

    “好苦。”她拿了放在小碟子里的蜜饯,放入口中,“是谁在吵闹?”

    “是林夫人。跑来又哭又喊的,现在已经被王爷留下的随从给轰出去了。”

    “女儿死了,她伤心也正常。不过,林挽歌怎么会忽然死了!按理说,不应该这么薄命才对。”

    “谁晓得!估计太跋扈任性了,老天都看不过去,就将她给收了。”

    云珠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

    “宫里有人私底下还叫好呢!说那个刁蛮任性的郡主,总算死了!这宫里,不知道多少人,吃过林挽歌的鞭子。”

    云珠回头看了上官清越一眼,“公主,你也早些歇下吧。”

    “嗯!你身上还有伤,快点回去休息吧,别累坏了身子。”

    上官清越见云珠退下了,这才又拿出皇上给的药,小心涂抹在身上的伤口上。

    她看着被倒掉汤药的那一盆盆栽。

    她怎么会完全相信云珠!

    云珠真正的主子是南云国皇后,怎么可能诚心服侍自己。

    云珠在房间里辗转反侧。

    她一夜都密切听着外面的动静,就等着上官清越的房里传来吃痛的喊叫。

    然而,她等了一夜,上官清越的房里都安安静静。

    云珠翻身坐起来,牵动伤口,不禁痛得低吟一声。

    为了在君冥烨面前,表现得自己善良,也是下了血本,然而君冥烨也只是浅浅地看了她一眼而已。

    云珠并不气馁,她相信,只要继续努力,一定会博得君冥烨的青睐。

    君冥烨起先可是很迷恋她的身体的。

    都是因为上官清越,她才失了宠。

    天都快亮了,云珠还是没有听见上官清越的房里有任何动静,她有些坐不住了,在房里来回打转。

    喝了药,她应该早就有反应了才对!

    那么多的红花,怎么可能一点效用都没有。

    难道?

    云珠的眼底一沉,上官清越根本没有喝那一碗药?

    难道她一直在提防自己?

    云珠不禁抓紧拳头,贝齿紧咬。

    “那个孩子,不能留,不能留!绝对不能留!!!”

    不然,等孩子出生,什么都瞒不住了!

    她也再不能动摇上官清越在冥王府的地位了。

    云珠比谁都清楚,上官清越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

    “绝对不能让那个孩子出生!!!”

    云珠依旧尽心尽力伺候上官清越,依旧会将熬好的药,端到上官清越的面前。

    “公主,该喝药了。”

    放下药碗,云珠便将床头放着的,有枯萎之象的盆栽搬走。

    “好好的一盆花,怎么枯萎了,真是可惜。”云珠说。

    上官清越的手一抖,药碗便跌落在地上,摔成无数的碎片。

    “哎呀,不小心翻了。”上官清越摇摇头。

    “公主,你不乖乖喝药,王爷又要硬灌了,那样反而更遭罪。”云珠叹口气,收拾好地上的碎片。

    “幸好炉子上还剩着一碗药,云珠去给公主再端来,公主可不能再不小心打翻了。”

    “我卧床这么久,手上无力,保不准会不会再打翻。”

    “那云珠就亲自喂公主。”

    “服侍我喝药,何必这么尽心尽力。”

    “云珠是公主的婢女,理应尽心尽力地照顾公主。”

    “这里又没有外人,你又何必继续做戏。不累吗?”

    “王爷说不上什么时候就进来了,云珠可不想让王爷觉得云珠不善良。”

    “呵呵……”

    上官清越凉凉地冷笑起来。

    “冥王的目光似乎很少在你身上停留,你不用担心他会看见。”

    “滴水穿石,非一日之功,云珠相信,只要努力,一定能做到。”

    “那就恭喜你,早日做到。我累了,你下去吧,我这里不需要你再来伺候。”免得看见云珠添堵。

    “公主何必如此!我们到底是一个国家来的,公主连我都信不过了,这偌大的大君国,还有谁能真正关心公主。”

    云珠不禁嗤笑起来,“想想公主也真可怜,从小到大,总是孤零零一个人,连个对你好的人都没有。”

    上官清越的心口,轻轻颤抖了一下。

    “我从来不需要,任何人对我好。”她懂得自我保护就够了,不需要旁人的温存。

    当曾经给过她最温暖的那个人,也背叛了自己的时候,她就再也不会轻易相信这世上任何一个人了。

    “公主还是喝药吧。王爷若知道,公主没有喝药,会怪罪云珠的。”

    “是他让你这么做的?”上官清越已经察觉到,云珠端来的药和之前气味不一样了。

    云珠娇美一笑,“让云珠伺候公主的,当然是王爷啊。”

    “我是不会喝的!!!”

    上官清越低喝一声,一把将云珠手中的药碗打开。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