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58:木硬则折

    上官清越听了德妃的话,百思不得其解。

    德妃不会无缘无故说那么一句话。

    一定别有深意!

    上官清越想了许久,最后决定赌一把。等到夜里的时候,她将门窗全部从里面锁紧,任谁都不能随便从外面进来。

    她躺在床上,安静等待,一双眼睛不住打量周围动静,烛火也熄灭了。

    她知道,这样安静的风雪夜里,一定不会那么安宁。

    终于,屋顶之上传来了轻微的响动声。

    若不仔细听,还会以为只是野猫从屋顶跑过。但上官清越知道,她要等的人来了。

    果然。

    屋顶的瓦片被人掀开一块,随即便有细碎的雪花随着寒风席卷进来,之后便是一条人影轻身跳了进来。

    上官清越赶紧掀开被子,翻身坐起来。

    她一身衣服穿得规规整整,赶紧下床站起来,虽然房间光线昏暗,还是看清楚来的人不是别人。

    正如她所料,是皇上君子珏。

    君子珏向外面看了一眼,穿着黑色的夜行衣,许是呛了寒风,掩住嘴忍住了咳嗽声。

    “皇上夜里这副打扮,来我这里,到底有什么事?”

    上官清越狐疑看着君子珏,虽然料定君子珏会帮自己,但也不敢保证君子珏在诸多压力之下,真的做得到。

    更何况死的那个,还是君子珏最疼爱的表妹。

    君子珏看着上官清越,她绝美的容颜在夜色下,好像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更显得娇媚妖娆。

    但君子珏的目光看上去,有些冷。

    “挽歌的死,朝廷上闹的很凶猛。”他道。

    “皇上有何打算?挽歌郡主即便不是我所杀,到底也是因我而死,皇上难道就没有打算顺从林丞相之意,将我处死?死的可是皇上疼爱的表妹。”

    君子珏浓黑的眉宇微微蹙着。

    “还有,皇上病重,总是接二连三跑出来,就不怕龙体染病更重?”

    君子珏喘息了一会,似乎才平复了呼吸,低声道。

    “挽歌的死,朕确实很心痛。但朕觉得,这件事另有蹊跷。只可惜,伺候挽歌的宫女已经疯了,在审讯的时候,忽然发狂,一头撞在大殿柱子上,死了。”

    “小小的一个宫女,有什么好审讯的。发现自己伺候的主子,只是自己打个盹的功夫就死了,过于惊惧,疯了也合乎情理。”

    “只是……”

    上官清越话锋一转,拖起长音。

    君子珏的星眸,渐渐眯紧,已知道上官清越想说什么,“一般守夜宫女,打瞌睡很正常。但她们都受过训练,又有教导嬷嬷平日里严苛督促,值夜班的宫人,谁都不敢真正睡沉,生怕夜里出了岔子被责罚。”

    “挽歌的伤口,流了那么多的血,而宫女发现时,身体都僵硬了,显然宫女睡了很久,这里便是疑点。”

    “皇上说的没错!”

    上官清越眼角一挑,“林夫人那么疼爱自己的女儿,晚上守在林挽歌身边的宫女,肯定是宫里嬷嬷精心挑选,做事最妥善的稳重宫女。”

    “确实听德妃说,那晚值夜的宫女,是个做事很稳妥的宫女,因为办事细致,宫里很多嫔妃都暗地里争抢那名宫女到自己的宫里做姑姑。”

    “这就奇怪了,明明太医有交代,林挽歌身上的伤口,万不能再有出血的情况发生。这么重要的守夜,那个宫女怎么能打个瞌睡睡那么久。”

    君子珏的眼底,已经浮现了一抹幽寒的明光。

    “若不是皇上的药,我今日还会躺在床上不能起身。跑去那么远的偏殿,暗杀林挽歌,我可做不到。”

    上官清越盈盈一笑。

    只要皇上相信不是她做的,那么她就多了一分活下去的保证。

    “朕自然知道,不会是你。”

    “那么会是谁?又为何杀了挽歌郡主?宫里……不管挽歌郡主得罪了谁,有皇上护着挽歌郡主,只怕也没人胆敢碰挽歌郡主一下吧。”

    君子珏的目光,深深地看向上官清越。

    她便笑了,“我只是一个弱女子,又会是谁,这么不懈余力的,宁可搭上挽歌郡主的性命,也要将我牵扯其中?”

    这个答案,上官清越心底呼之欲出。

    但要引导皇上去怀疑,从而相信,只怕没那么容易。

    不管怎么说,她于大君国的每一个人,她都是一个外国来的外人。在大君国,她除了冥王妃这个空头衔,毫无地位。

    君子珏似乎想到了什么,双眸忽然张大了一下。

    上官清越浅笑嫣然,“皇上夜半来我个王妃的寝殿,若被人知道,又要说我狐媚妖颜,祸乱大君国了。”

    轻轻的点拨,上官清越便将矛头指向了太后。

    君子珏没有说什么,他还是不能相信,太后会为了除掉上官清越对林挽歌下毒手。

    “这件事,朕自会调查个水落石出。”

    上官清越知道,君子珏只是安抚自己的一个说法罢了。

    如果那个真相,会牵扯更高位置的人物,让朝廷变得更加动荡,君子珏岂会自毁国家安危,揪出那个真凶。

    最后,到底死的只是一个还未出阁的官家小姐而已。

    “我不求真凶绳之以法,我只求性命无忧。”这才是最重要的。

    “那是当然。朕也是因为这件事,才来夜半来此。现在冥王监国,公主何必和冥王硬碰硬下去,反而对你不利。”

    上官清越脸上的笑容散个干净,“我也知道这个道理。”

    但让她向痛恨入骨的君冥烨服软,她做不到。也不相信,轻易服软,君冥烨就会放过自己。

    “木硬则折的道理,公主不会不懂。”

    上官清越沉默稍许,将自己的梦境说给了君子珏听,果然看到君子珏那张苍白的脸上浮现了狂喜之色。

    “看来龙珠和公主之间,肯定有所感应!龙珠重新唤醒,一定需要公主才能做到。”

    “我也不敢保证,但……”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