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59:我真的错了

    上官清越跪在殿门口一天,也冻了一天。

    即便将两个暖炉子放在裙子下面,也早就冷透了。

    就在她要放弃的时候,君冥烨大步奔了过来。

    门口还有四个看守她的随从,赶紧跪地向君冥烨行礼。

    “参见王爷。”

    响亮的声音,当即换回上官清越恍惚的意识。

    她抬头,就看到君冥烨一脸盛怒地站在面前。

    一袭黑色的蟒袍上,肩膀落了一层碎雪,黑白颜色分明,映衬他那俊美又冷冽的脸孔。

    他盯了上官清越半晌,忽然俯身下来,修长的手指挑起上官清越小巧的下巴。

    “这么喜欢跪?”他低沉的声音里,带着暴躁的怒意。

    “我错了。”

    还不待君冥烨的怒火,更多的发泄出来,她赶紧抢白。

    她明显感觉到,君冥烨的手指一愣,本来捏着她下巴的力气,也在这一刻有了稍微的松弛。

    上官清越没想到,自己的一个认错,他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漆黑犹如深潭的眸子,深深锁住上官清越美丽的眸。

    她的眼睛那么美,任谁见了都忍不住心神荡漾,似被潋滟的波光包裹其中……

    君冥烨有一瞬的恍惚,赶紧回神。

    “错?你会知道错?”他嗤笑起来,岂会相信上官清越会诚心认错。

    “是,真的错了。”

    君冥烨的眼角,轻轻一跳。

    明明知道,她只是改变策略,不是真心对他服软,脸上的神色也冷冰冰的,但他胸腔内所有堆积的怒火,一瞬间都发泄不出来了。

    “哪里错了?”他的声音,竟然低缓下来。

    “不该忤逆王爷,和王爷做对!王爷是大君国第一王爷,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我只是一介弱女子,却总挑战王爷权威。所以,我错了。”

    君冥烨仰头大笑起来。

    他的笑声很震耳,充满了不屑。

    待他笑过之后,冷冷地盯了上官清越半晌,一把甩开上官清越的下颚,任由她嬴弱的身体歪倒在冰冷的地面上。

    “休想和本王耍心机!!!”

    他低吼一声,眼底都翻腾着一种奔腾的火焰,随后转身大步离去。

    上官清越趴在地上,过了很久才爬起来。

    双腿已经失去知觉,很吃力地挪动到床边,便倒了下去。

    手轻轻放在自己的小腹上,隐约有不适的酸痛。她赶紧躺好,盖上被子休息。

    想来,自己也是可笑,君冥烨岂会因为她的一个认错,就会轻易放过自己。

    正这么想着,本已阖上的厚重大门,被人推开了。

    几个宫女,端着吃食,还有热水进来,放在桌上。

    “王妃,王爷说,今天的晚膳他不想吃,便让送来王妃这里了。”

    春兰低声说。

    上官清越多么想,傲气的不吃他施舍的食物,但不争气的肚子早已饥肠辘辘,浑身没有力气了。

    她躺在那里没动,但饭菜的香味正在折磨她所有的傲骨。

    “王妃,正热着,还是吃点吧。”春兰亲自搀扶起上官清越。

    “王爷也是好心,何必辜负。”春兰又道。

    上官清越轻轻抓了一下拳头,冲到桌子面前,抓起筷子,捧着一碗热腾腾的米粥,大口吃起来。

    晚膳都是一些清淡的,对她这个两天没进食的人来说,确实是一顿不错的晚餐,很容易消化,不会反而伤及身体。

    吃了热腾腾的米粥,冷透了的身体,总算有了一些知觉。

    春兰又吩咐人,准备了沐浴的热汤,里面还放了一些药材,皆是驱寒之物。

    上官清越不禁蹙眉。

    “本来这热汤是王爷准备用的!但王爷还有公务要处理,已经出去了,便让奴婢将这些也送到王妃的寝宫来了。”

    云珠笑着进门,“王爷想对公主好,还不明说,偏偏找这么多的理由。王爷将监国大印,都交出去了,哪里还有什么公务要处理!王爷现在可是两袖清风,一身轻。”

    上官清越浸泡在舒服的热水中,闭着眼睛,不说话。

    身上的伤痕已经愈合了,不过那一道道的痕迹,还鲜明可怖地印在她细白的肌肤上。

    君冥烨竟然交出了监国印,应该不是被那群大臣逼得无计可施才做出这样的选择,那么就是想将皇上从寝宫里逼出来了。

    云珠站在屏风外,看着屏风后,上官清越沐浴的剪影,那么美,那么曼妙,就是女人见了,都忍不住心口跳动加快,何况是血气方刚的男人。

    “王爷这个人,看着暴躁狂妄,又邪佞残戾,实则啊,我觉得王爷的心挺善的,对公主,也是公主刚刚服软,待遇立刻就不同了。”

    上官清越换好干爽的衣服出来,长长的裙摆旖旎在身后,随着她的走动,犹如浮动的波浪。

    “公主,终于吃饱了肚子,也洗了澡,还有上好的药膏为公主擦身,又有这么多的宫女,任由公主差遣……”

    云珠一笑,走到上官清越的面前,将香炉里的香灰倒掉,换上新的香草进去。

    “这样的待遇,任谁享受了,都舍不得再回到原先的处境了吧。”云珠道。

    上官清越目光清浅,微微眯着,一手城头靠在软榻上。

    舒服是舒服,但不是她想要的。

    她只想要宁静自由的生活。

    就好像蓝曼舞所说,金碧辉煌的笼子再好,都只是牢笼,哪有外面自由自在,空气清馨美好。

    也不知道,阿哑和蓝曼舞现在怎么样了。

    她迟迟没有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