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60:王妃昨晚太累了

    上官清越起身在房中徘徊。

    她曾经看过整片大陆的各个国家。

    传说,蓝凤国在南云国以南的一片海岛上。

    既然君子珏想寻找龙珠重新唤醒的办法,对蓝凤国有了深深的向往,那么她是不是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回到南云国?

    上官清越不知何时,君冥烨站在自己的寝殿中的。

    一身的寒霜,看上去应该在冷风中站了许久。

    他轻轻咳了一声,才将上官清越换回现实,看到他的一刻,她一愣,随即浑身戒备起来。

    看到她眼底的排斥,还有一闪而过的惊慌,他眉心皱起。

    上官清越垂下眼睫,遮住眼底对君冥烨的恨意,低声说。

    “这么晚了,王爷不休息,怎么来我的寝殿了。”

    “你是本王的王妃,你说我来做什么!”

    “……”

    上官清越的肩膀一颤。

    当看到君冥烨大步走向她的床,还直接甩掉脚上的靴子,她不禁慌了。

    “我已经倦了,要休息了。”她急忙说。

    “正好,本王也倦了,需要休息。”

    说着,他便抬起双臂,“给本王宽衣。”

    “……”

    上官清越广袖中的手抓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君冥烨凝眸睨着上官清越站在一片光影的样子,她沐浴后,长发披散着,还有一点点微微的潮湿,显得长发更加乌黑柔亮。

    长长的秀发,披散在她身后的样子,显得她不盈一握的腰肢,更加纤细。

    他的心神,不禁荡漾了一下。

    脑海里,就浮现了她躺在他身下,那曲线曼妙的小蛮腰……

    以此同时,也想到了她在书裕身下,会是多么享受又承欢的姿态,不禁胸腔火焰喷薄。

    “还不快点过来!!!”

    他加重口气命令道。

    上官清越的肩膀,抖了一下,小心向前走了一步,隐藏在袖子下面的手,更紧地握在一起。

    她恨不得现在给君冥烨一刀,直接将他杀死。

    然而她知道,她不能那么做。

    终于走到了君冥烨面前,他不耐烦地站起来,高颀魁梧的身躯,在她面前,能将她完全包裹,更显她娇小瘦弱。

    君冥烨张开双臂。

    她的一双素白小手,轻轻放在君冥烨的腰带上,一点一点笨拙地解开。

    那小手好像会撩人的火种,只是隔着衣衫厚重的料子,还是感觉到他的身体中有一股邪火蹿了起来。

    君冥烨的身体,不禁紧绷起来。

    她开始一层一层脱掉他的外衫,直到只剩下一件白色内衫的时候,她才暗暗松口气,站在一旁。

    然而君冥烨还不满意。

    “脱完了吗?”

    “……”

    她张大水眸瞪他,难道他要全部脱光?

    君冥烨斜睨着她,俊脸紧紧绷着,许是嫌弃她的动作实在笨拙缓慢,直接自己将上面的外衫脱掉,随手甩在地上,便上了床榻。

    上官清越站在床边,一动不动。

    “不是倦了,还不睡!”君冥烨又不耐地低喝一声。

    他的心情,糟透了,尤其那一股难以按压的燥热,更是让他心情郁闷。

    上官清越赶紧抱了被子,要去窗口边的软榻睡,却听见君冥烨恼喝一声。

    “王妃是要和本王分床睡吗?!”

    那个女人不知道,冬天夜里的窗口非常冷。

    “还是说,你想感染风寒,当个病美人博取大君国的男人垂怜!”

    上官清越的牙关,暗暗咬紧。

    转身,直接将被子丢在床上,之后甩掉鞋子上床。

    当彼此间的距离,变成床上的距离,所有的气氛都变得不对了。

    上官清越忽然觉得身体有些热,床上的空气都变得稀薄了。

    她赶紧侧过身,脸颊冲着外面,不去看在里面的君冥烨,这才觉得空气清新不少。

    君冥烨眯着寒眸,等着上官清越的背影,忽然伸手,一把将上官清越拽过来。

    “王妃不是承认自己错了,这就是你对本王认错的态度?”

    他处在上官清越的上面,他的长发滑落下来,落在她白皙的面颊上上,很痒。

    她侧头躲开,“王爷想我什么态度?”

    “身为本王的王妃,不该曲意逢迎,卖力用尽你浑身所有的柔情,博得本王的宠爱!”

    上官清越心下嗤笑,但面上的神色却是平静的。

    “王爷身边从来不缺女人,应该用不到我的曲意逢迎吧。”

    为了让自己看上去友好一些,她对他轻盈一笑。

    君冥烨看到她脸上的笑容,即便知道她笑得那么假,竟然还忍不住心下一喜,脸上的怒意,也缓解不少。

    他早就知道,这个女人,很有本事,可以完全掌控他的喜怒哀乐。

    “本王就想要你的曲意逢迎。”

    他的手指,轻轻摩挲在她细嫩柔滑的脸颊上,声音也忽然变得暗哑下来。

    “将你在青楼里学的,勾引男人的所有招数,如伺候书裕那样,全都拿出来,让本王看看。”

    上官清越浑身一紧,虽然他笑着,眼底带着潋滟的光芒,但口气里隐忍的一丝恨意,还有讽刺,还是让她的心口生生一疼。

    “……”

    她咬住嘴唇许久,忍住眼角隐约泛起的一层酸涩。

    “看来王爷,是真的累了。”

    她用力侧着头,不再去看君冥烨那一张俊美非凡的脸,也不去看他那双狭长深邃的眸。

    他目光火热地盯了她许久,最后他的大手缓缓落在上官清越的小腹上。

    他的动作,有些用力,害得上官清越很不舒服,脸色煞白一片,呼吸都颤抖了。

    “你……”

    当她看到,君冥烨的脸上,浓浓凝结的一抹杀气,渐渐散了下去,她这才吐出一口气。

    “睡吧!”

    君冥烨一个翻身,到了床的里侧,再不理会上官清越。

    但身边多了一个男人,还是这匹虎狼,她怎么能睡得着。

    赶紧裹紧被子,侧身背对君冥烨。

    看着房间里淡淡的烛火,还有窗纱上在风中张牙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