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61:大局为重

    上官清越心头一惊,现在想要再藏起那个小药瓶,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春兰很懂君冥烨的心思,赶紧从地上拾起来,递给君冥烨。

    透白的小瓷瓶,把玩在君冥烨修长的手指之间。

    上官清越的心,一点一点下沉,就连呼吸,也因为君冥烨变得格外不善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快。

    那是君子珏偷偷留给她的药,不管怎么说,被君冥烨发现,都不是很好解释的事。

    “皇上对他的皇婶,倒是关心的紧呐!”

    忽然,君冥烨笑了起来,意味不明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上官清越虽然不知道,君冥烨怎么会知道,那是皇上留下来的东西。但从装着药粉的精致小药瓶,一看也知道是宫里之物。

    尤其小瓶子的边缘,还镶嵌着明黄的金边。

    在宫里,只有皇上能用明黄色。

    君冥烨对身侧的位置,努努嘴,“王妃还不过来用膳,冷了还要麻烦宫人去热。”

    上官清越走过去,坐下来。

    她的长发,还随意披散在身后,看上去带着慵懒的妩媚,十分诱人。

    君冥烨将一个虾仁儿蒸饺,夹起来放在上官清越面前的银碟之中。

    “这是南云国才有的小吃,王妃一定格外想念吧。”

    上官清越觉得现在的君冥烨,简直温柔的可怕,倒不如用声嘶力竭的态度对她,更让她心安。

    在君冥烨的注视下,她拿起银筷,小小咬了一口。

    味道确实和南云国的一模一样,也让她这个格外思念家乡的人,恍惚有了一种回到家乡的错觉。

    但这感觉,并不能驱散她心底的彷徨。

    “怪不得王妃身上的伤口,好的这样快。”君冥烨笑了笑,端起米粥,姿态优雅地喝了一口。

    “在大君国,有一种药,极为珍贵,三年才能生产出来那么一小瓶。这种药,内服能延年益寿,包治百病,外用能去除疤痕,让肌肤更加莹白水嫩。”

    “因为这种药是雪白的粉末状,得名凝霜粉。”

    接着,君冥烨看着上官清越,继续说下去。

    “这种药,还有很好的愈合效果。”

    “不过……”

    君冥烨狭长的眸子眯起来,一双眸子的光芒变得锐利起来。

    上官清越轻轻吸了一口凉气。

    “这种药还对哮喘有奇效。”

    上官清越的心口,忽然莫名地咯噔了一下。

    哮喘……

    皇上这次发病,正是因为哮喘。

    “故而,凝霜粉一直都是皇上的命根子,从不离身。而整个大君国,也仅此一瓶。”

    上官清越用力地垂着眼帘,故意忽视君冥烨变得火热的目光,至始至终不抬头看君冥烨一眼。

    “皇上对他的皇婶,竟然比自己的龙体,还更关心呐!”

    君冥烨又口气不善地讽刺了一声。

    上官清越被林挽歌鞭笞,正是皇上带病火速赶来救场,同时留下了这一瓶药。

    正是皇上哮喘发病期间,可见这瓶药对皇上来说,有多么重要,他竟然留给了她。

    “怪不得皇上的哮喘,一直不见起色。原来……是最好的药,在你这里。”

    君冥烨将药瓶顿在桌面上,发出很大的声音,随即他又笑起来。

    “吃饭,王妃定然已经饿了。”

    他又给上官清越夹了一个虾仁儿水晶饺。

    上官清越心下忐忑,还怎么能有胃口。也不知道君冥烨,故意伪善的嘴脸,到底要做什么。

    总觉得君冥烨是在算计自己,但又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又能被君冥烨算计去什么。

    “你还是因为,想知道,我来大君国大婚当日,皇上对我说了什么?”

    上官清越低声说。

    君冥烨的眼底掠过一抹寒光锐色,“这件事,已经不想追究了。”

    自从知道,上官清越是他这些年,苦苦寻找的那个女孩后,很多事,他都不想追究了。

    “那你为什么……”

    上官清越的话没说完,就看到云珠端着什么东西进来了。

    “想着王爷日日操劳,云珠特意下厨炖了乳鸽汤,不请自来,赶着王爷和公主用膳的功夫,亲自送来了。”

    云珠盈盈一笑,屈膝行礼,便将乳鸽汤放在桌上。

    春兰按照规矩,用银针试了,无毒。

    “正好口干,喝一口汤。”君冥烨看上去心情不错,说话的口气也比平时和悦不少。

    但这让云珠的心里,狠狠酸了一把。

    君冥烨昨晚留宿上官清越房里,早上起来神清气爽,也没发火,可见他们昨晚度过的很愉快。

    春兰赶紧盛了一碗汤,递给君冥烨,他接了过来,却率先给了上官清越。

    “王妃日前一直病着,需要好好补养。”

    君冥烨这才端起春兰又盛来的一碗汤,慢条斯理地品尝起来。

    “嗯,味道不错。云珠还有这样的手艺。”

    “王爷若喜欢,云珠日后天天为王爷下厨。”云珠赶紧毛遂自荐。

    虽然揽下一份苦差事,却是更多了接近君冥烨的机会。

    俗话说,想要抓住一个男人,就要先抓住那个男人的胃。

    上官清越心不在焉,随便喝了两口就放下了。

    君冥烨不用上早朝,不用管理那些堆积如山的奏折,整个人都清闲了下来。

    但君冥烨没有提及回王府,却悠闲自在地在吃完早膳后,拿起一本书,卧在软榻上,随便翻阅起来。

    上官清越坐在椅子上,本来也想看一本书,但君冥烨在这里,总觉得浑身不自在。

    何况云珠还理所应当地留下来,陪在这里,时不时给君冥烨拔开一个橘子,细心地连上面的白丝都一根一根的剔除干净。

    上官清越觉得那样的画面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