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63:童谣里的妖女

    上官清越夹起一块烧鹅,即将放入口中的时候,她又顿住了。

    “公主,这又是怎么了?”

    云珠低声问。

    上官清越美眸流转一下,扫了云珠一眼,笑笑道。

    “俗话说,病从口入,有些东西,还是小心点的好。”

    “什……什么意思?”云珠无辜地眨了眨眼睛。

    上官清越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也没什么意思。”

    她用手里银筷拨弄碟子内的鹅肉,“这往日里,都是和冥王一起用膳,我倒是放心不少。”

    云珠冷笑起来,“公主是怕我下毒了?”

    “我可没这么说,你怎么还自己招了?”

    云珠急了,“银筷没有反应,便是无毒!公主是要给云珠莫须有的罪名吗?”

    “哼!我知道,冥王现在宠爱公主,公主是不是嫌弃云珠碍眼了?既然这样,公主当初就不要承诺云珠,还说希望云珠得到王爷的宠爱!”

    “说到底,公主也只是女子,怎么会面对英雄人物一般的冥王,而没有丝毫动心呢!”

    “更何况王爷夜夜留在公主这里过夜,现在谁不知道,王爷和公主恩爱如蜜。”

    “你怨言倒是很多啊!”上官清越脸上的笑容淡漠了下去。

    她放下手里的银筷子。

    她早就怀疑云珠了,又岂会完完全全相信云珠。

    现在的云珠,就好像养在上官清越身边的仙人掌,虽然还有一点存在的价值,却随时都会伤到自身。

    上官清越岂能不防!

    “公主既然已经这么反感云珠,不如将云珠打发回王府吧!”云珠竟然红了眼眶,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上官清越岂会对云珠这样的嘴脸当真,从发髻上取下一直带着的银簪子,那是一头磨得非常锋利的那一根银簪子。

    她将银簪子,插在碗碟的鹅肉上,就当着云珠的面。

    她清楚看到云珠的面色一抖。

    没过多久,上官清越手里的银簪子,变开始慢慢发黑。

    “好毒啊!”

    上官清越将一盘子鹅肉,连带饭菜,全部摔向云珠。

    殿内响起一片碗碟摔碎的声音,洒了云珠满身的脏污。

    云珠有些恼了,却也不敢发作,忽然云珠哭着噗通跪在地上,十分委屈地哭了起来。

    一看云珠这番作态,上官清越就知道,君冥烨回来了。

    “公主,都是云珠笨手笨脚,做的不好,没能合公主口味!云珠这就下去重新做,直到做到公主满意为止。”

    云珠一边哭着,一边收拾地上的狼藉。

    君冥烨进门,便看到云珠满身狼狈,又哭的极为可怜的样子。

    这几天,君冥烨都吃习惯了云珠别出心裁的手艺,每次吃饭都比以前吃很多,还胃口大开。他十分中意云珠的厨艺,多次夸奖,还给了很多赏赐。

    见上官清越这么反感云珠的厨艺,他不禁蹙眉。

    “本王倒是觉得很好。”他声音沉闷地道。

    那个女人,居然不喜欢他中意的口味!王府里的女人,哪个不是以他为尊,只要是他喜欢,那些女人都卖命地跟着喜欢。

    云珠吓得肩膀一沉,生怕上官清越将饭菜有毒的事说出来,手都开始不住哆嗦了。

    “是云珠笨手笨脚,自己打翻的!”云珠赶紧抢白,“云珠这就收拾好,这就滚出去。”

    那卑微乞怜的作态,瞬间将上官清越烘托成了大恶人。

    上官清越轻轻勾唇,也看出来,君冥烨很不喜欢她这样刁难云珠,她缓声道。

    “明明是你今日放多了盐,口味太重,我不喜欢,怎么说成自己打翻的碗碟。”

    上官清越从座位上起身,用帕子将手中银簪子黑了位置,擦拭干净。

    “都说要滚下去了,就抓紧滚下去吧,别在这里碍眼了。”

    云珠如被大赦,赶紧低着头匆匆跑出去。

    君冥烨睨着上官清越脸上奚落的笑容,不禁眉头更深。

    在他的印象中,小月儿善良的犹如天上的明月,干净皎洁。

    而现在这个长大的小月儿,狡猾多端,诡计频出,又十分的刻薄。

    “有的时候,真怀疑,你到底是不是她。”

    轻轻的一句话,让上官清越愣怔了许久,都没反应过来。

    “什么?”

    君冥烨如梦初醒,“没什么。”

    他转身,望着外面还在继续下个不停的鹅毛大雪出神。

    不禁感叹,“这样的天气,不知多少百姓,又要生离死别了。”

    上官清越没听太清楚,他的那一声呢喃,但也听个七七八八,他是在为天下百姓忧心。

    看着君冥烨棱角坚毅的侧脸,她不禁渐渐眯起一双美眸。

    怎么忽然觉得,有些不认识他了?

    这个杀人如麻,有严重暴力倾向的君冥烨,也会悲悯天下苍生?

    在他眼里,不是更应该在意权势和地位?

    上官清越安静地,也站在窗前,看着外面刚刚打扫过,又落了厚厚的一层积雪。

    皇宫里的人,都是受着这世上最好的待遇,都不禁被这连日连夜的大雪困扰,何况是那些弱小的黎民百姓。

    这边正困扰大雪,宫里和皇城又开始流言四起了。

    说是大君国来了祸乱的妖女,惹怒了上苍,才会降下如此千百年来难得一见的大雪,将灾大君国。

    虽然大家没有指名道姓,但大家都知道,百姓们口中流传的那个“妖女”,正是当朝监国,第一王爷的宠妃,冥王妃上官清越。

    这样的流言,谁都不知道,起于哪里。

    但多半和林丞相有关。

    有些话,在朝中大员和宫里人说的时候,还好制止,但所有的百姓都开始流传,便没有办法制止了。

    云珠来送晚膳的时候,上官清越还站在窗口,看着外面浩浩荡荡的大雪。

    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在南云国可看不到这么壮观的场面。

    所有的一切都是洁白无瑕的,将世上所有的污秽和肮脏姿态全部遮掩,成了一片洁白的世界。

    “冥王不在,你不用来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