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64:杀了这个妖女

    上官清越吃惊抬头看向君冥烨。

    他……

    是在安慰她吗?

    当她的目光,触及到君冥烨眼底的寒芒,还有总是那一副自傲不屑一切的眼神,她不禁心下哂笑。

    他怎么可能安慰她!

    “下雪确实不关我的事。但这不是好兆头,不是吗?”她低声说。

    “本王今日出宫,便是视察,带着王妃一起。”

    上官清越终于明白,他带着她的用意了,“你以为我亲自体察民情,百姓就不会骂我是妖女了?”

    车窗外,小孩子的童谣,唱得格外的响亮,每一声都刺激着上官清越的心口。

    “大君来个狠妖女,手段蛇蝎貌容美,天降大雪黎民苦,要收妖女去地府。”

    那歌谣里,不仅仅骂她是妖女,还在诅咒她去死。任何一个女子,都不想听到这样的谩骂。

    也受不了这样的诋毁。

    上官清越的心里,很难受。

    “不试试,怎么知道。”君冥烨见她情绪低落,眉心蹙了起来。

    他对她的态度,总是不屑的,但在有的时候,他们又不得不被联合在一起。

    身为冥王妃,又是和亲公主,被百姓不爱戴,那么上官清越也就失去了存在大君国的价值。

    她怎么可能不为自己的将来担忧。

    身边还有一只虎狼,随时垂涎她的性命,若连一点存在的价值都没有了,君冥烨会如何安置她?

    “你觉得,试一试会有效果吗?还是说,你只是想让我知道,你的臣民,有多么的不爱戴我。”

    君冥烨嗤笑起来,目光带着一种让上官清越很不舒服的轻蔑。

    “我大君国的臣民,凭什么爱戴你。”

    “……”

    上官清越喉口一涩,“那我也没必要和你做什么体察民情的善举!你大君国的难民,关我什么事。”

    君冥烨的眼底,瞬时浮现一层恼怒的黑雾,忽地一把捏住她纤细的手腕,在慢慢用力。

    “你还是冥王妃,大君国的冥王妃,你说关不关你的事!”

    看到他眼底的一种,要将她慑服的压力,她沉默了。

    这个身份,她甩也甩不掉。

    “你不是一直都不希望我是你的王妃吗?不是一直都希望,我从这个位置滚下去,你的机会来了,怎么看上去,你不是很开心?”

    上官清越的质问,将君冥烨问住了。

    是啊,他一直希望她从冥王妃的位置上滚蛋,现在终于有机会了,为什么会不喜欢?

    甚至反感!

    “你现在还是我的王妃,他们咒骂你,就是在侮辱本王!”他说的很理直气壮。

    那样子,就好像和上官清越已经同气连枝一样,已经是密不可分的一体。

    “王爷大可不那么觉得,不然……”她的声音停顿了一下,“王爷如何让我从冥王妃的身份上脱离。”

    “你要脱离?”他的声音低沉下来。

    “这是王爷一直希望的,我怎么好意思,一直缠着王爷,不成全王爷。”她淡淡地笑着,目光是柔和的,但眼底的疏冷,他看得分明。

    “别以为,本王不知道你的心思!你以为,你现在还回得去你们南云国?嫁出门的女儿,泼出门的水,你父皇不会再接受你的。”

    “我不允许你总是这样说我父皇!”

    在上官清越心底,父皇是任何人都不能诋毁的,虽然她和父皇已经很多年没有接触,但自己的父皇,依旧是她心目中的大英雄。

    “呵!”

    君冥烨冷笑起来。

    “皇族之中,哪有什么父女情深!”

    君冥烨一把甩开上官清越的手臂,目光凉若外面的天气。

    “皇族之中,根本没有亲情,你难道不懂?”

    上官清越当然懂得,但还是不相信,自己的父皇会和自己没有感情。

    她小时候,可是父皇最疼爱的女儿,连哥哥都说,“父皇最疼小越,什么好东西,都留给小越。”

    母后就在一旁抱着她笑,“你父皇,最喜欢女儿,谁让少泽是个男孩子了。”

    那个时候,哥哥也还不大,但举着小拳头,在母后和她的面前,像个男子汉一样说。

    “少泽也疼小越!少泽也要将最好的东西,都留给小越。”

    母后笑得格外美好地抱住他们兄妹两个。

    “此生拥有你们兄妹两个,是母后最大的幸福。”

    那个时候,真的是他们一家四口,最最幸福的一段岁月。

    “怎么不说话了?”

    君冥烨见上官清越神色恍惚,一副好像沉入回忆中的样子,很不喜欢他在她面前,她还有心情神游。

    上官清越回神,一抬头,才发现马车已经停下了。

    他们已经到了安置难民的地方。

    那里面很多人穿着破烂的薄袄,冻得瑟瑟发抖,满身脏污,面容枯瘦。

    他们对上官清越分发的棉袄和粮食,并不领情,竟然还用憎恶又厌弃的眼神,瞪着上官清越。

    但这个容貌美得让人窒息的女子,还是让不少人惊艳不已,但惊艳过后,他们就私底下唾弃起来。

    “妖女啊!”

    “冥王已经被妖女迷惑了!”

    “当年苏妲己,就是狐狸精变的。”

    “我看这冥王妃,是比狐狸精更可怕的妖物变的!”

    接着,便又有人在私底下说。

    “她刚来我们大君国不久,就闹了雪灾,皇上也重病卧床,难以早朝。”

    “她是我们大君国的灾星!”

    “灾星!对!灾星!”

    数以千计的难民,忽然指着上官清越咒骂起来。

    “你个灾星!我们不要你的救济!吃了也会毒死人!”

    “对!我们不要!”

    “对我们小恩小惠,就能让我们死去的亲人重新活过来吗?”

    “你这个妖女!就是来害我们大君国的!”

    一群难民纷纷将手里的棉衣和粮食丢在地上,七手八脚地闹哄起来。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