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65:休书

    上官清越看着那些失控的难民,脸色煞白一片。

    马车已经开始倾倒了。

    她完全站不稳,幸亏君冥烨的大手,一直紧紧攥着她的手,才不至于从马车上跌下去。

    “驾车!!!”

    君冥烨大吼一声,霸气凛然,冰冷的目光,横扫一眼失控的难民。

    那一群百姓竟然安静了下来。

    他们终究敬畏也畏惧君冥烨。

    君冥烨拽着上官清越回到车厢内。

    车厢外还能传来难民闹哄哄的声音,大家七嘴八舌地喊着什么,上官清越已经没有心情去听了。

    无外乎是那些人大喊着,让君冥烨处死她。

    “你也没想到,情况会这么失控吧。”上官清越苦笑道。

    “你还笑得出来。”

    “不然,哭吗?”她可不是随便会哭的女子。

    马车已经缓慢的启动了,所有的官兵开始驱散那一群闹事的难民。

    所有的士兵将难民分开,这才让马车有了通过的路。

    马车终于缓缓驶出这片难民区。

    街上的百姓,也都闹哄哄起来,有的甚至向着马车砸东西。

    上官清越闭上眼睛,听着外面难以入耳的咒骂,心口一阵一阵的作痛。

    灾星。

    妖女。

    妖物……

    她从五岁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妖物了。不然父皇,怎么会将她送去青楼。

    她可是南云国尊贵无比的长公主。

    然而,加诸在她身上的,只有骂名和她是不祥之人的诅咒。

    “他们只是被人煽动了!”君冥烨道。

    他的声音很冷,让车厢内的温度,变得极低。

    上官清越不说话。

    “你哪有那么大的本事,连上苍都下雪收你。”君冥烨嗤笑一声。

    上官清越缓缓睁开美丽的水眸,看向君冥烨,“或许,我真的是不祥之人吧。”

    她在这一刻,真的有些这样怀疑自己了。

    君冥烨看着她的眼睛,目光恍惚了一下。他忽然很想对她说,她不是不祥之人,当年要不是她,他早在那一场追杀中死去了。

    就没有他现在的君冥烨。

    但这种话,他说不出口。

    “好了,你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因为你天下都跟着动荡。”

    “但你不拿出一个合理的办法,只怕你大君国的天下,真的要再次动荡了。”

    上官清越闭上眼睛,靠在座位上,有些疲惫。

    天下的百姓,都是很好煽动的,在他们没有办法解决天灾人祸的时候,多数都将灾难来临归咎于旁人,而上官清越很不幸,正成了他们将所有过错归咎的那个人。

    只要天灾不停,上官清越便也会一直被咒骂下去,积怨越来越深,因此引起百姓闹事向朝廷起义,也说不定。

    现在正是上官清越多方树敌的时候,林丞相恨上官清越入骨,岂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只怕还会继续让情况恶化下去。

    也或许,难民这么失控,就有林丞相背后怂恿的功劳。

    君冥烨纵然在战场上所向披靡,战无不胜,但面对不能打也不能杀的民心,只有用安抚政策。

    百姓苍生,才是一个国家的根本。

    “再有人造谣生事,统统抓起来!”

    君冥烨下马车的时候,对身边的随从吩咐。

    “你能抓干净天下所有的百姓吗?他们会更加说,你是被我迷惑的,连百姓都不管了。”

    上官清越也下了马车,目光似笑非笑地看着巍峨肃穆的宫殿。

    她出去走了一圈,又回到圈禁她的皇宫了。

    “……”

    君冥烨回头看着上官清越,在一片纷飞的细雪中,她美得如梦如幻。

    他有一瞬的迷茫,不知道这场动荡要如何解决。

    大君国正处于雪灾,皇上还重病,大家都没心情准备新年,到处也没有即将过年的气息。

    君冥烨不断分发银两和粮食给难民。

    相对来说,冬天需要的物资更多更耗时耗力。宫里很多宫女,甚至连嫔妃都开始忙碌做棉衣,准备分给难民过冬。

    然而,难民却越来越多,天气也越来越冷。

    要过了新年,天气才有转暖的迹象,然而看这情势,今年的冬天要格外漫长了。

    外面吵着要君冥烨杀了这个妖女,以此求得上天原谅的民声,越来越多。

    就连宫里的人,也都觉得上官清越是不祥之人,那些伺候上官清越的宫女,看上官清越的眼神都带着异样。

    上官清越除了忍耐,别无选择。

    云珠似笑非笑地对上官清越说,“没想到公主还能让天下人都涌动起来。”

    “这里面有多少人为的功劳,我很清楚。我只是一个弱女子,哪有那么大的本事。还不是想杀了我的人,无计可施,便怂恿最耳根子软的百姓。”

    “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冥王宠爱公主,舍不得将公主牺牲出去,那么那些人就要动摇冥王更为在意的君氏江山了。”

    云珠笑着将一碟子橘子放在上官清越的桌子上。

    “今年雪灾,进贡的水果不多,王爷还是选了最好的给公主送来。”

    云珠的目光,有些嗔怨地落在上官清越已经隆起的肚子上。

    “因为王爷知道,公主喜欢吃酸。”

    上官清越现在确实格外喜欢吃酸,越是那种酸得不要不要的,就越喜欢。但天寒地冻的,哪里有那么多水果。便格外想念,南云国的酸樱桃,还有酸梅。

    “真不知道王爷怎么想的,不但没有打掉公主的孩子,居然还善待着。”云珠不满地嘀咕一声。

    上官清越安静扒着橘子。

    请原谅她现在看到酸的食物就把持不住,总想第一时间吃到。整个人都变得没有矜持了,什么事都没有满足对酸味食物强烈的欲望重要。

    “许是王爷现在太忙,没有时间顾及这件事了。”云珠自言自语。

    “你要帮忙吗?”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