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66:一切就都结束了

    “休书!”

    君冥烨的声音冷凝起来,犹如寒风刺骨。

    “皇上的意思,这样不但能保住王妃的命,也免得百姓们流言四起了。现在正是雪灾闹得最凶的时候,百姓不及时安抚,会动摇大君国。”

    接着,德妃又道。

    “冥王妃回到南云国,就不会有这么多的危险了。再说,和亲本就是为了让两国百姓过上更好的日子。但现在的情况,似乎百姓已经不能容忍冥王妃继续留在大君国了。”

    “若继续再闹下去,只怕冥王妃就很难保了。”

    君冥烨不说话,灯火下的面容绷得紧紧的,一双手也紧紧握在一起。

    “冥王,你在朝堂上,应该更清楚现在朝堂上的局面。大臣们,纷纷告病,都不前来早朝。虽然冥王的威名,可以镇压他们,但百姓却不能镇压,只能安抚。”

    “若冥王妃离开了大君国,大雪还在继续下个不停,那么这些百姓,也就不能再说什么了。”

    君冥烨的脑海里,一直徘徊着“休书”两个字,怎么都不能平静下来。

    “之前冥王迎娶公主,就不是情愿的事,现在皇上下了口谕,王爷可以借此机会,休了南云国的公主,也算成全了冥王爷。”

    德妃见君冥烨一直不说话,就又问了一声。

    “冥王不会舍不得休离冥王妃吧。”

    “本王岂会舍不得休了她!求之不得!!!”

    君冥烨低吼一声。

    随后,他又沉默了。

    心里,怎么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本宫已将皇上的话传到了,冥王便尽快写下休书吧。之后皇上会安排一队队伍,将冥王妃送回南云国。”

    “现在天寒地冻,路上难行,开春再说!”君冥烨道。

    “……”德妃又叹息一声。

    “冥王,百姓可等不到开春了。现在的情况,冥王比皇上,比本宫更清楚,已经浮动的民心,要尽快安抚。”

    德妃转身出门。

    她向着上官清越的房间,看了一眼,便低头出了明阳宫。

    君冥烨拿着笔,望着雪白的纸张许久,总算艰难又吃力在纸张上写下了“休书”两个字。

    收住最后一笔后,他的手又顿住了,看着白纸黑字,忽然觉得灯火下,显得格外的刺眼。

    手紧紧地握住成铁一般的拳头,接下来开始奋笔疾书,龙飞凤舞地写下一大篇。

    “好,本王休了你!”

    君冥烨看着已经写好的休书,从桌案后起身,拿着休书就要出门。

    走到门口,他的脚步又顿住。

    低头看着手中的休书,便大力气地团成一团,用力摔在地上。

    太后推门进来,正好看到君冥烨甩出手中团掉的纸球一幕。

    “冥烨……”

    太后低低地呼唤了一声,便将门给关上,只身走了进来。

    太后拾起地上的纸球,缓缓展开。

    “休书?”

    太后的眼底划过欣喜。

    “冥烨!你要休了她!”

    君冥烨不说话,脸色冰冷,没有任何的温度。

    太后早就习惯了君冥烨这样的一张脸,依旧笑着说。

    “休了她,我们大君国就能恢复平静了!”

    虽然不能处死那个贱人,但能休离,送回南云国,太后还是很开心的。

    “你不开心?”太后将那一份休书整理平整。

    “你不想给她休书?”

    君冥烨还是不说话,目光幽深难测,不知喜怒。

    “你说过的,你的王妃会给我留着。”太后低下头,神色悲凄。

    “是你将那个女人推给我!”君冥烨低喝一声。

    “可是……”太后抬起头,目光里噙着一层泪雾。

    “我现在怀了你的孩子,情况不同了。”

    君冥烨的目光,落在太后的肚子上,目光时而深沉,时而恍惚。

    “冥烨!我们有了我们的孩子,情况不一样了不是吗?”太后的声音带着几分哭腔。

    “将休书给她!”

    太后将休书重新放在君冥烨的手上,她的一双手,紧紧握住君冥烨的手。

    “这样,一切就都可以结束了。”

    君冥烨看着太后那一双清丽的眸子,心中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灌注了一种力量似得。

    那种力量,不是来自太后的目光,而是她的一句话。

    “这样,一切就可以结束了。”

    结束了!

    结束,似乎拥有一个很好的诱惑力,那样所有的一切就可以恢复原来的轨迹了。

    他……

    终究还是不想上官清越死。

    他曾经欠下那个女人一个承诺!一直寻找,没能找到,却没想到,她先到了他的身边,他总觉得自己应该护住她一条命。

    虽然,有的时候,真的很痛恨那个女人。

    “冥烨!皇上都下了口谕,便是允许你这么做了!之前,她是公主,你休不得她,现在有皇上的话在,你就可以休了她了!”

    “冥烨!这大君国的江山,若没有你的浴血奋战,早就易主了!现在又出现这样的动荡,又是需要你来守护君氏江山的时候了。”

    太后见君冥烨站在那里,依旧一动不动,继续说。

    “就算是为了我,为了我们的孩子,趁着这个机会将她休离,正是很好的机会。”

    “自从她来了大君国,我们大君国就没有安宁过!这个女人,确实不适合我们大君国,早点送走,也是一件好事。”

    太后更紧握住君冥烨的手,身子微微前倾,几乎贴在君冥烨的身上。

    她可以清楚感觉到,君冥烨身上男人专有的气息,还有那一股萦绕在他周身的寒气。

    太后微微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