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69:如母亲一样照顾你

    秦嬷嬷嘿嘿一笑,贴近太后,在太后耳边低声说。

    “太后娘娘,只要将送那个贱人回到南云国的路线搞清楚,然后将路线图交给林丞相,太后就什么都不用做了!”

    太后笑着看着秦嬷嬷,“有的时候,嬷嬷的脑子,转的倒是蛮快的!”

    秦嬷嬷被夸奖,很是高兴,恨声恨气地咬牙说,“那个贱人,绝对不能留了!老奴早就说过,那就是一个祸害!没想到,肚子里的种,竟然是冥王的。”

    太后的面色一紧,赶紧瞪着秦嬷嬷,吓得秦嬷嬷当即闭了嘴。

    “宫里人多眼杂,这种话,你绝对不能再从嘴里说出来!保不准隔墙有耳就听了去,到时候,我们再做什么都是徒劳了!”

    秦嬷嬷吓得赶紧打自己这张嘴,“是是是,老奴定然谨记太后教诲,再不会从嘴里说出这样的话来了!”

    “是啊,有些话,心里知道就好,怎么能随便从嘴里说出来。”

    太后闭上眼睛,揉了揉太阳穴,轻叹口气。

    “那个路线图,肯定在冥烨的手里!我们要怎样才能拿到呢?”

    送上官清越回南云国的事,都是君冥烨亲手安排。包括路线,也是君冥烨亲自设计。

    现在整个大君国的子民,对上官清越积怨很深,君冥烨为了防止有乱民半路袭击上官清越,路线图一直都很保密,不让任何人知道。

    秦嬷嬷眼珠子一转。

    “娘娘,要不花重金,将司徒将军收买了吧。”

    司徒将军正是这次负责送上官清越回南云国的大将军——司徒建忠。

    “嬷嬷,我看你真的是老糊涂了!司徒建忠是冥王最信得过的心腹之一,怎么可能花重金收买!搞不好还要将哀家供出去,说哀家花重金收买他,想买路线图。”

    秦嬷嬷一脸为难,“那太后您说到底该怎么办?我们到底,怎么才能弄到路线图呢!”

    太后扶住太阳穴,拧眉想了半天,“看来唯一的办法,只能从冥烨身上入手了。”

    “明天就是那个女人,启程的日子了,我们不能再有任何耽搁。嬷嬷快去将厨房给我炖的银耳莲子汤端来,我们这就给冥王送过去。”

    秦嬷嬷应了一声,赶紧屁颠儿屁颠儿的去了。

    太后的銮驾来到明阳宫。

    君冥烨正在书房处理一些公务,见太后推门进来,急忙将一张纸收入桌子下面的抽屉。

    太后笑着走过去,“冥王在做什么?见我进来了,赶紧收了起来。”

    太后依旧笑得那么柔软,将心底的心思完全掩饰好。

    她猜测,君冥烨收起来的那张纸,应该就是路线图。

    他对那个女人还真是上心呢!

    临行前的一晚,还在精心部署路线图。

    他就那么担心她的安危?

    太后心里狠狠酸了一把,却依旧笑得那么柔婉美丽,她将一碗银耳莲子羹放在君冥烨的桌子上。

    “冬天最是干燥,吃点银耳莲子羹,也能清火润喉,很是滋润!我就知道你又要熬夜批阅奏折了。”

    “现在宫里谣言四起,太后总是来我的书房,有些不妥。”君冥烨冷声道。

    太后轻轻一笑,“关于我们之间的谣言,从来没有停止过,难道因为那些谣言,我们之间就没有往来了吗?那样倒好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那些人想说什么,就随便他们去说吧。时至今日,我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呢!”太后的手,轻轻放在自己不明显的小腹上。

    君冥烨看了太后一眼,“原先你是最注重名节的。”

    “我现在也注重名节,只是在我的心里,有了更重要的一个人需要在乎。”

    太后的目光,深深望着君冥烨,里面浓浓的情义,完全没有任何遮挡,就那样深情款款的望着他。

    “快点趁热吃吧。我一猜你就没有用晚膳,最近都瘦了。”

    太后的声音那么温柔,就好像能熨帖心灵的一双小手,让君冥烨冰冷的心房,感到了一丝温暖。

    在他身边的人,都畏惧他,很少有人如太后这般声音温柔的关心他。

    他也很少接受别人的关心,唯独太后的关心,是他所接受的,也能轻易渗透到他的心坎之中。

    君冥烨确实没有吃晚膳。

    自从不和上官清越一起用膳了,云珠的手艺,吃在嘴里,也不觉得那么美味了,每次拿起筷子,看着满桌子精致的菜肴,都觉得食不下咽,没有一点胃口。

    即便云珠每天变着花样的给他做美食,试图能让他多吃一些,他还是觉得云珠的手艺越来越差强人意。

    变得不是云珠的手艺,而是吃饭的氛围,他的身边已经没有了那个可以让他胃口大开的人了。

    君冥烨捧起瓷碗,滚热的碗,熨贴他的掌心,顿觉冰冷的冬天,有了一些暖意。

    太后目光柔和地望着他,“我知道,你不太喜欢甜味的东西,没让人放太多的冰糖进去。”

    君冥烨的手指轻轻动了一下。

    最了解他的,终究只有他的贞儿一人,总是可以那么贴心地知道他全部的喜好。

    君冥烨将一碗银耳莲子羹都吃了。

    秦嬷嬷赶紧上前,将空了的碗收起来。

    太后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叹息一声,感慨道,“真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都长大了。”

    太后站在窗口,看着外面又飘起的大雪,低声说。

    “我记得那一年,也是这样的冬雪夜晚。”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