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70:我们该启程了

    太后见君冥烨闭着眼睛,呼吸渐渐均匀了,赶紧对秦嬷嬷使了一个眼神。

    秦嬷嬷蹑手蹑脚打开君冥烨的抽屉,果然看到了路线图。

    慌忙拿了笔墨临摹。

    事后又按照原来的位置,将一切收拾好,抹去了所有的痕迹。

    太后的手,依旧十分轻柔地揉着君冥烨的太阳穴,望着他安静沉睡的样子,她缓缓勾唇笑起来。

    这个男人,一直都是属于她的。

    即便他们名义上,已经不能在一起,即便他身边有很多女人,她却绝对不允许,他的心离开自己。

    上官清越一早就起来收拾。

    今天是她离开大君国的日子了。

    她真的很开心,唇角都不自觉地上扬。手轻轻放在自己的肚子上,低声对着肚子里的小宝宝说。

    “母亲带你回家,回到属于我们的地方去。”

    宫女送来一套素色的宫装。

    她是被休离回到南云国,不能如嫁入大君国时那样,穿着艳丽隆重的大红色宫装。离开这里,只能穿简单朴素的淡色衣裙,表示她的失宠和落魄。

    但简单的衣裙在上官清越看来,也是那么的美丽,更加清丽脱俗。

    君冥烨一早就站在自己寝宫门口,看着上官清越寝宫方向,忙碌的宫女进进出出。

    她被休离,离开大君国不会带任何东西,也没有嫁入大君国时那般隆重的送嫁队伍,带着大箱小箱的嫁妆。

    但宫女们准备东西,还是忙碌的让人心烦。

    君冥烨的心情,就好像打翻了一个五味瓶,说不清楚的混杂滋味。

    终于在忍耐了多日后,忍不住大步踏入上官清越的房中。

    上官清越已经穿戴完毕,也披上了白色的狐裘大衣,身边的几个宫女正在清点路上需要带的一些必须用品。

    那几个宫女正是皇上差遣过来,要随着上官清越一路去往南云国,随行服侍的。

    她们几个见君冥烨大步进来,赶紧屈膝行礼。

    “参见冥王,东西都准备的差不多了,时辰一到,就能启程了。”

    其中年长的宫女莺歌恭敬说道。

    莺歌是这四个宫女中管事的,做事很沉稳也妥当,上官清越一看到莺歌,就很满意。

    皇上安排过来的人,定是皇上信得过,且能保护她安全的人。

    故而,上官清越也很信任。

    君冥烨凉冽的目光,横扫那几个宫女一眼,随即看向那些几乎堆满屋子的盒子箱子,不禁嗤笑起来。

    “皇上倒是细心,一个被休离的女人,也让随行带这么多东西!”

    接着,君冥烨又讽刺道。

    “本王安排的送行官兵,可没有那么多人手,帮公主带这么多东西。”

    他的话让上官清越很不舒服,但她依旧笑着说。

    “我觉得也是!莺歌,挑拣一些必须带的,剩下的都不用带了。”

    上官清越临行在即,可不想和君冥烨发生冲突。

    君冥烨见上官清越这么顺服,很是不高兴,这个女人不是最喜欢和他唱反调,现在倒是学乖了。

    她越是这样,他囤积在胸腔内的火焰,倒是没办法发泄出来,就浑身不自在,看哪里都不顺眼。

    “就要走了,很开心啊!眼角眉梢,都是笑容。”他闷哼一声。

    上官清越便将脸上原本没有带着的笑容,更严谨地收敛起来。

    她的脸色严肃了下来,他还是不满意。

    “摆着一张臭脸,给本王看吗?!”

    上官清越继续忍着,微微带了一点笑容,轻声对君冥烨说。

    “王爷,临行之前,最忌讳心情不痛快。王爷也不想,您的大队兵将,前往南云国路途不够顺利吧。”

    君冥烨咬紧牙关,唇角轻轻抽搐了一下,“上官清越,不就是离开大君国,至于这么开心吗!!!”

    他的低吼声,在大殿内显得格外响亮震耳。

    上官清越微微垂着头,不说话。

    她神态谦顺恭谨,不是真的对他臣服,而是不想在临行前节外生枝。而自己的去与留,都是君冥烨的一句话。

    见她低眉顺眼的样子,他更加恼火了。

    他忽然冲上前来,一把勾起上官清越的下巴,迫使她的头高高仰起,不得不看着他那双深邃犹如黑洞的眸子。

    “你虽然走了,但也要记住,你这辈子,身上都有本王的烙印。”

    上官清越张大水眸,不清楚他说的烙印是什么。

    正在诧异的当,他忽然低下头来,直接埋在她纤白的脖颈间,用力一口咬了下去……

    刺痛起来,上官清越浑身一战。

    她慌忙挥舞双手挣扎,却被他大力气禁锢住双手。

    他犹如一头嗜血的猛兽,贪婪地吸允过她脖颈咬痕上渗透出来的鲜血。

    他终于放开了她,她连连退后两大步,捂住脖颈上的伤口,目光憎恨地瞪着他。

    他薄薄的唇角一勾,似乎很满足她眼底充满恨意的样子。唇齿间仍留存上官清越血的味道,他修长的手指,抹过唇角的一抹殷红。

    他笑了笑,“很好喝呢!”

    “疯子!!!”

    上官清越咬牙。

    “这是本王赐予你的。”他那高高在上,睥睨天下的口气,让上官清越更加厌恶。

    若不是临行在即,她绝对绝对会用最怨毒的话语攻击他。

    但若能顺利离开,带着自己腹中的孩子,被他咬了一口,也全当遇上了一条疯狗。

    君冥烨自然不知道上官清越所想,若是知道了,肯定气得当场就发飙了。

    他很满意地点点头,虽然不喜欢上官清越眼底流泻出来的恨意,但总比她开开心心上路,没几天就将他忘记的一干二净要好的多。

    有他留给的疼痛在她身上,哪怕被她深深恨着,至少记住他了,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