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71:只能送到这里

    上官清越举步走出明阳宫。

    走出这个自己住了多日,也囚禁了自己自由多日的宫殿。

    迈出高高门槛的那一刻,她的心,一下子全部轻松了下来,身体都变得轻盈了,压在身上的所有重力,全部都在瞬间烟消云散。

    她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

    离开这片不属于她的土地,回到属于她的国度。

    抬头,看向灰蒙蒙的天空,仍旧飘着细碎的雪花,纷纷扬扬,落满脸颊,凉凉的,却也痒痒的,好像羽毛。

    她勾起朱红的唇角,脸上绽放了绝美的笑容。

    裕哥哥,你在天上,可能看到越儿?

    我们曾经相约,一起隐居在南云国的誓言,最后却只是越儿一个人的承诺了。

    想到书裕的背叛,心口还是难免轻轻疼了一下。

    雪白的狐裘,融入一片飞雪之中。

    她没有看到,君冥烨就站在不远处的楼阁上,一直看着她离去的身影,久久不曾收回自己的视线……

    上官清越没想到,会在半路遇见秋红,她便停下脚步。

    秋红本来就是等在这里,要为上官清越送行的。

    虽然秋红是君冥烨的贴身侍婢,但秋红一直都比较善待上官清越。曾经秋菊那么欺负上官清越,秋红虽然和秋菊很好,却不曾真正欺凌过上官清越。

    秋红走过来,对上官清越屈膝行礼。

    “奴婢,是来送王妃的。”秋红恭敬道。

    “我已经不是王妃了。”

    秋红赶紧改口,“奴婢来送公主。”

    秋红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声音会轻轻哽咽了一下,垂着头,声音很低,几乎在风雪之中被吹散。

    “奴婢还以为,王妃会一直……公主会一直留在王爷身边……王爷太孤单了……只有和公主在一起的时候,才有一些情绪……”

    “虽然都是坏的情绪,但奴婢看得出来,王爷是对公主动了真心思的。”

    “没想到,公主却也要走了,又要剩下王爷一个人了。”

    上官清越听了秋红这一番类似自言自语的话,不禁好笑蹙眉。

    “秋红,你待我还算恭敬,我却没什么可以赏你的。”

    “奴婢不求公主的任何赏赐。”

    秋红垂着眼睑,掩住通红的一双眼睛,“奴婢跟了王爷这么多年,除了当年惠妃娘娘薨逝时,王爷再也没有这么沉默过。”

    上官清越抬头,看向不远处高耸的楼阁。

    距离很远,她看不清楚站在高耸楼阁上的人,只能在风雪中看到隐约的一抹黑色身影。

    她还是一眼就认出来,那人正是君冥烨。

    她看不到他的脸,也不知道他脸上现在是什么神色,但是知道,君冥烨正看着自己。

    她勾唇浅笑一下,招呼秋红到自己的身边来。

    “王爷被疯狗咬了,受了伤,别人不知。你去为王爷准备一些预防疯狗病的药送过去。”

    秋红眼眸一张,“王爷受了伤!”

    接着,秋红的眼底水色更浓,“王妃……公主终究还是关心王爷的……”

    秋红的声音又哽咽了。

    上官清越对秋红淡淡一笑,风华绝代,再不去看瞬间哭成泪人的秋红,头也不回地向着出宫的南门而去。

    她是被休离离开大君国,离开皇城这条路,不能乘坐轿辇,要像个被撵出去的弃妇一样,徒步踩着积雪,一步一步走出去。

    松软的雪,踩在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在风雪之中,一切都显得格外的静谧,安详。

    上官清越没想到,自己来了一遭大君国,最后送自己的人,就只有秋红。

    就连云珠,连个面都没有露。

    是啊!

    她一个被休了的弃妇,云珠怎么还敢靠近,生怕自己被泼上与“祸害大君国的妖女”友好的污水。

    上官清越才不会因此伤心难过,云珠本就不曾入她的心半分,感念的一点情义,不过是觉得云珠到底是自己一个国家的人。

    在即将到南宫门的时候,德妃带着玉喜撑着伞,等在南宫门处。

    德妃微红着一双眼睛,上来就塞在上官清越手里一个暖炉子。

    “本宫知道,皇上为公主安排好了一切,路上什么都不缺了!本宫实在不知道该送公主点什么东西,唯独这一个暖炉子,一直都是本宫贴身用的,送给公主,愿公主路上能暖和一点。”

    上官清越对德妃轻轻点下头,“德妃在这个时候,真的不应该来送我。”

    接着,她浅浅一笑,“我是不祥之人,莫让德妃在宫里也为难。”

    为了感激德妃这么多日子的照顾,上官清越对德妃屈膝行了一礼。

    德妃惊慌不已,赶紧扶住上官清越,“本宫怎么受得起公主这么大的礼!”

    上官清越又是一笑,那一瞬间美丽的好像漫天大雪都在此刻停止了。

    她放开德妃的手,再不看德妃一眼,直接出了南宫门。

    德妃能来送她,她已经很感激了。不能和德妃过多交谈,免得给德妃留下一些不好的隐患。

    德妃望着上官清越在风雪中远去的纤弱背影,不禁落了眼泪。

    “走了好,走了好,总算保住一条命了……”德妃忍不住声音哽咽,眼圈更红。

    “娘娘,您也别伤心了。”玉喜安慰一声。

    “是啊,本宫哪有时间伤心,皇上的情况还很不妥,本宫还要回去照料皇上。”德妃再不看上官清越,擦了擦潮湿的眼角,匆匆回宫了。

    上官清越刚要上准备在宫门百米之外的马车。

    不经意看到夏侯云天坐在一头大马上,远远地望着她。他穿着一袭将军的盔甲,金色的金属在白茫茫的风雪天气里,泛着冷硬的金属光泽。

    这个天气里,穿着战袍,应该很冷吧。

    夏侯云天的目光,深深凝望着她,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上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