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72:冲喜

    君冥烨站在高高的楼阁上。

    这里位置很高,可以一眼看到很远的方向。

    但也只不过能看到皇宫之外的一条街。

    送上官清越离去的队伍,早就不见踪影了。

    相较她来到大君国的时候,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她离去的那么安静,只有车轮碾压过积雪的声音。

    君冥烨一直看着上官清越远去的方向,迟迟没有收回自己的视线。

    整座皇城都被大雪团团包裹,一片素白,只有他那一抹黑影,十分突兀地站在那里。

    犹如一座没有反应的雕塑,屹立在寒风飘雪之中……

    秋红撑着伞急匆匆奔过来,遮在君冥烨的头顶,帮他挡下纷飞的大雪,然后从怀里掏出药膏。

    “听说王爷被疯狗咬了,不知王爷伤在哪里?快些上药,免得天寒地冻伤口感染就不好了。”

    君冥烨浓黑的眉宇渐渐拧起,“本王被疯狗咬了?”

    “王妃……”秋红赶紧改口,“是公主说,王爷被疯狗咬了,还特意吩咐奴婢,为王爷准备好预防疯狗病的药。”

    君冥烨的唇角抽搐了几下。

    那个女人,居然说他被疯狗咬了!

    “奴婢见公主……”秋红看了君冥烨的脸色一眼,低声说,“还是很关心王爷的。”

    君冥烨不禁爆出一声笑,她哪里是关心他,是在骂他是疯狗。

    因为,早上的时候,她被他咬了一口。

    “这个女人,走都走了,还给本王留下一句骂话。”

    秋红被君冥烨笑得云里雾里。

    君冥烨笑起来的样子十分俊美,连眼底从来不会融化的坚冰,都化成柔柔的水波。

    秋红有一瞬看得痴了,待她想看得更清楚的时候,君冥烨脸上的笑容已经在瞬间消失殆尽,又恢复了他原本冰冷狂佞样子。

    秋红眨了眨眼睛,不得不觉得方才见到他笑的样子,只是风雪中的一个幻象。

    君冥烨转身走下高耸的楼阁,黑色的狐裘大衣在风雪中翻飞,不染片雪。

    秋红赶紧举着伞快步追上去。

    “王爷,不上药吗?”

    君冥烨的脚步,猛然顿住。

    秋红跟在后面,差一点撞上去,赶紧恭敬低头,连连退后两步。

    “拿来。”

    君冥烨向着秋红伸出手。

    秋红愣了一下,赶紧反映过来,将药瓶递给君冥烨。

    他宽大的掌心,将一个小小的药瓶完全包裹在掌心之中,紧紧攥住。

    回到安安静静的明阳宫。

    君冥烨站在宫门口,愣了许久。

    以前的明阳宫,也很安静,也如现在这样,因为那个女人性格温静,从来没有什么声音。

    但现在知道她不住在那里,忽然觉得偌大的明阳宫,一时间安静的有些可怕。

    他犹豫了很久,才走入宫门。

    始终都没有抬头去看一眼,上官清越曾经住过的寝宫,径自回到自己的寝宫中去,与此同时丢给秋红一句话。

    “将对面的门锁了!”

    “是王爷!”

    君冥烨坐在桌案后,手里拿着一本奏折翻开,看着看着,却不知看了什么,他又从头到尾重新看了一遍。

    看到最后,却又晃神,不知奏折中写了什么内容。

    他赶紧皱紧眉头提神。

    一定是最近太累了,终于将那个女人送走,绷紧的神经松懈下来,便不能集中精神。

    他又重头到尾认真看奏折,批阅了两本,竟然又晃神了。

    尤其看到奏折中的一句话,明明与上官清越没有任何关系,还是想到了她轻轻吟唱的一首曲子……

    君若天上云,侬似云中鸟。

    相随相依,映日御风。

    君若湖中水,侬似水心花,相亲相恋,浴月弄影。

    人间缘何聚散,人间何有悲欢,但愿与君长相守,莫作昙花一现。”

    “人间缘何聚散,人间何有悲欢……”

    君冥烨低声呢喃。

    他赶紧摇头,挥散自己的思绪,继续聚精会神盯着手中的奏折。

    上官清越已经被遣送回南云国,朝中却还有人对此不满,说上官清越害死了挽歌郡主,又引起民心浮荡,理应处斩。

    君冥烨将那几本奏折,狠狠摔了出去。

    剩下的奏折,大多都不再提及有关上官清越的事,都是一些关于难民如何安置,如何发配救济粮的问题。

    其中,有几位大臣联名,说皇上龙体欠安,后位空悬,即便皇上不肯大婚立后,也应该选两位嫔妃入宫冲喜,驱一驱大君国的晦气。

    他们推举了几位大臣家尚未出阁的闺秀,连带画像,还有几位美人擅长的诗作画作一并随着折子递了上来。

    君冥烨拿起其中一首字迹娟秀的诗,只见上面写道。

    黄昏雨落一池秋,晚来风向万古愁。

    不厌浮生唯是梦,缘求半世但无俦。

    一颦一笑一伤悲,一生痴迷一世醉。

    一磋一叹一轮回,一寸相思一寸灰。

    功名万里赋予谁,去年秋江水。

    醉卧不识今夜愁,哀筝惹泪落,谁劝我千杯?

    往事难追战马肥,胡笳送君归。

    修道心事无人猜,青云羡慕鸟,尊前图一醉。

    君冥烨看到这首诗,他握着薄薄一张纸的手都颤抖了。

    这首诗,正是上官清越在皇上寿宴上献舞,洋洋洒洒写下的一首诗。

    上官清越舞动长袖,舞姿婀娜曼妙的身影,在他眼前频频浮现。还有她那绝美的一颦一笑,恍惚间就出现在眼前。

    他一抬手,一切如幻影般破灭。

    他又似乎看到大火之中,上官清越恨毒至极的目光,犹如兜头冷水,一下子将他泼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