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73:王爷什么目的!

    太后这样的眼神,秦嬷嬷只有在当年见过一次。

    正是太后处置自己的胞妹,季信阳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冷冽如刀,寒芒穿心的目光。

    “林丞相那边可交代好了?”太后问。

    秦嬷嬷赶紧谨慎回道,“回太后,已经交代好了!路线图,也已经在昨晚就交给林丞相了。”

    接着秦嬷嬷又道,“想来这个时候,林丞相已经快马加鞭,埋伏在半路,随时准备下手了。”

    “再告诉林丞相一句,待走远一点的时候再下手,免得消息很快传回宫里,冥王知道了,赶去救援!”

    这一点,太后不得不防。

    她已经看出来,君冥烨已经对那个女人,动了心思了。

    只是君冥烨这个向来冷情冷血的男人,还不肯承认罢了。

    “是!老奴这就找人去给林丞相传信。”

    太后又赶紧唤住秦嬷嬷,补充了一句。

    “司徒建忠这个人,年纪轻轻能得到冥王的信任,武功极好,也有智谋,没有万全把握的时候,千万不要打草惊蛇。必须一举得手!且要做得完美。万不可留下任何可循的蛛丝马迹。”

    “太后娘娘放心,现在大君国灾民四起,又多了很多强盗土匪。发现那么大一支队伍,肯定觊觎钱财,杀人越货的事,频有发生。”

    太后这才点点头,朱红的唇角勾着一抹浅浅的笑纹,目光也恢复了以往的温柔善良。

    “冥烨啊冥烨,不要怪我狠心,谁让那个女人,不适合你。”

    “而她……”

    太后的手,轻轻放在自己的肚子上。

    “也不该生下你的孩子。”

    ……

    上官清越离开皇城后,云珠便坐立难安。

    如果上官清越回到了南云国,自己如何向南云国皇后交差。也不知道太后部署的怎样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云珠悄悄去了凤翔宫,却被宫人挡在门外。

    “太后娘娘凤体不适,概不见客。”

    太后最近本就鲜少见人,如今看样子,一时半会也见不到太后了。

    云珠回到明阳宫,看了看君冥烨寝宫的方向,又看了看已经被锁上门窗,上官清越原先住过的寝宫。

    连门窗都锁了,看来君冥烨是不想再有人住进去,也不想那里的一切被打乱,想要保持上官清越离开时的原样。

    云珠心口一阵发酸。

    她准备了丰盛的晚宴,以君冥烨疲劳多日,需要好好补养的名义准备。

    君冥烨坐在桌子前,看着那么大一桌子的美味佳肴,却毫无胃口。

    “王爷,这是鸽子汤,王爷一直赞不绝口,说很好喝的。”

    云珠赶紧盛了一碗汤,放在君冥烨的面前,他却始终不动筷。

    他记得那天早上,和上官清越一起吃饭就有鸽子汤。

    “王爷,要不尝尝这个山楂糕,入口清爽,也能开胃。”

    云珠夹了一块山楂糕点在君冥烨面前的碟子中,他还是没有任何胃口。

    “你主人刚走,你还有心情准备这么多菜肴。”

    君冥烨挑眸,扫了云珠一眼。

    他的目光淡淡的,口气也淡淡的,没有太多的情绪在里面,好像只是随口一问而已。

    云珠还是吓得噗通跪在地上,眼泪当即噙满了眼眶。

    赶紧组织好语言,几欲声泪俱下地说了起来。

    “正是因为公主走了,云珠更要尽心尽力服侍好王爷!公主临行前,有交代云珠……交代云珠……”

    “她交代你什么!”

    果然,君冥烨问了一声。

    虽然他的声音上挑,带着霸气的和他惯有的狂妄不屑,但声音之中难以遮掩的一抹急切,云珠还是准确地捕捉到了。

    “公主说,让云珠好好照顾王爷。”

    “她果真这么说?!”君冥烨明显不相信。

    云珠赶紧磕头,“云珠怎敢欺骗王爷!公主确实这样说了一句,便再没有多说什么了。”

    君冥烨沉默了几秒,忽然扬起唇角,隐约笑了一下。

    “这个女人。”

    他低喃一声,拿起筷子,便浅尝了几口。

    虽然还是胃口全无,但好歹吃了几口,总比他一天没吃东西,让云珠长吐一口气。

    只要冥王还肯吃她做的饭菜,那么她就还有继续留在冥王身边的价值。

    况且云珠现在还有了一个堂而皇之的借口,就是奉从公主之命,好好照顾冥王,连原本秋红应该做的事,也被她一个人承担了。

    包括帮君冥烨沐浴,泡脚,宽衣,铺床,事无巨细,全部做得有条不紊。

    君冥烨躺在床上后,云珠还没有离去,而在安静地站在床前,看着君冥烨安静闭上眼睛的俊美样子。

    她多么想,今晚可以留下来,就睡在君冥烨的身边,与他再有一次同床共枕的机会。

    她保证,只要再有一次这样的机会,她会用尽办法,让自己的身体深深吸引住这个男人。

    可这个机会,他迟迟不肯给她。

    他已经很久没有宠幸她了。

    君冥烨发现她没有退下,眼睛都懒得睁开一下,抬起手,轻轻挥了挥。

    云珠失望又心碎,只好放下帷幔,轻声退了出去。

    伺候云珠的婢女翠儿,赶紧拿着狐裘大衣给云珠披上,搀扶疲惫了一天的云珠回到偏房中。

    “云妃,您怎么能又将公主搬出来了。这个节骨眼儿,所有人对公主唯恐避之不及,生怕自己被牵扯上关系,那些还没能平怨的骂声,牵连了自己。”

    “我知道你的担心,害怕公主走了,骂名落在我的身上。好就好在,我只是小小的陪嫁宫女,没有任何身份地位,只怕也没资格享受那个骂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