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75:皇上自重

    上官清越的目光,紧紧盯着身下的座椅,浑身警惕,抓紧手中的银簪子。

    座椅内,传来一声“嘘”。

    嘘?

    看来对方不想她声张,免得引起外面的人注意。

    上官清越眸光一转,仍旧保持警惕。

    若对方是刺客,她现在肯定不会还活生生地站在这里,早就成了剑下亡魂。

    既然不是刺客,那么又是谁?

    座椅内,又传来“笃笃”声,看样子是从座椅内爬不出来了。

    上官清越赶紧帮忙掀开厚重的座椅。

    她竟然没想到,自己的座椅下面,竟然做成了一个暗格,正好可以容下一个人。由此可见,在这辆车准备的时候,就已经早有安排。

    上官清越不禁惊出一身冷汗。

    能动得了送公主回国的车驾,在大君国除了君冥烨,便只有……

    果然!

    正如上官清越猜测的那样,里面爬出来的人,正是多日都不曾在人前露面的……

    “皇上!”

    上官清越还是吃了一惊,低呼出声。

    “怎么会是你!”

    君子珏费力爬出来,大口大口喘息。

    虽然暗格有通气孔,但君子珏藏在里面两天两夜,也是憋得够呛。

    上官清越赶紧搀扶了君子珏一把,便又急忙放开手。

    他们男女有别。

    “皇上怎么会藏在这里?”上官清越凝眉望着,不住喘息新鲜空气的君子珏。

    君子珏穿着一身平常百姓的衣服,但也遮掩不住他身上与生俱来的贵气。

    “不藏在这里,如何与公主一起离开皇城。”

    “从我上车开始,皇上就一直藏在这里面!”

    君子珏整理好座位,坐了下来,“在里面手脚不能舒展,实在委屈,总算可以出来得见天日,坐一会了。”

    上官清越看着君子珏的气色,完全不像病了多日的人,面色也恢复了健康的红润。

    “原来皇上一直都是装病!”

    “不!一直下大雪,天气又冷,朕是真的犯了老毛病。”

    “皇上一直称病不出门,就是为了等着和我一起混出京城!”

    “不然朕怎么有机会离开京城。皇叔将朝政处理的很好,交给皇叔朕也放心。”

    上官清越吃惊的看着君子珏。

    “皇上为了一颗龙珠,居然连天下苍生都不管了,装病躲在寝宫之中不问世事一月!”

    “龙珠熄灭之后,天降大雪,连日不停,难道不是凶兆!”君子珏声音低沉,口气笃定。

    “我更觉得事在人为,一些预兆,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

    “公主当时也在场,也看到了龙珠前后的反应,相信公主一定也觉得这一切并不是偶然的巧合,一定有所预兆!”

    “可若说这是巧合,也不为过吧!”上官清越真搞不懂,君子珏怎么就这么相信龙珠的神力。

    在她看来,那不过是一颗普通的夜明珠,虽然也解释不了,为何会忽然熄灭这种奇事,但也不能说明龙珠就是神乎其神的宝物。

    “看来皇上这次是要去寻找蓝凤国了!”

    传说,蓝凤国正在南云国以南的海岛之上,正好途径南云国。所以君子珏趁机混上送上官清越回南云国的马车,之后到了南云国再带着上官清越一起去寻找蓝凤国。

    “皇上为了一颗珠子,将自己的国家抛弃数月,不觉得此行为十分幼稚?”

    “公主也是心系天下苍生之人!不然也不会一直哑忍冥王对你的所作所为!公主是不想毁了两国联姻,到时候战事再起,受苦的还是老百姓。”

    “我确实不希望和亲失败,两国之间再起争端!但这不能说明,我真的就会和皇上一起去寻找传说中的南云国。”

    “原来公主之前答应朕的,只是想利用朕护你。”

    “……”

    上官清越一时间无话可说。

    “公主难道以为,没有朕帮你,你会这么顺利离开大君国,还被送回南云国?”

    “难道难民的谣言,是皇上从中作梗?”上官清越没想到,皇上的心思竟然隐藏的这么深。

    “这倒不是朕所为!朕只是利用了这件事,让冥王休离公主,遣送公主回国。”

    “不管皇上怎么说,我都觉得,皇上不该在大君国受灾之时,离开自己的国家放任不管。”

    若不是皇上一直病得连门都出不了,她上官清越的骂名,也不会被渲染的那么凶。

    “国不可一日无君,皇上不在朝堂之上,民心肯定浮动摇摆,只会让大君国的处境,更加风雨摇摆。”

    “这场雪灾来的实在太凶猛了!千百年来难得一见!不知多少村庄一夜之间被大雪埋没,连个踪影都不剩。”皇上痛心地说。

    “龙珠熄灭之后,天降大雪,正是大君国亡国之兆!朕必须尽快找到唤醒龙珠的办法,才能拯救整个大君国。”

    “不然,大雪继续下去,整个大君国,不用别的国家一兵一卒,直接葬国浩瀚的大雪之中了。”

    上官清越见君子珏这么坚持,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君子珏就好像父皇当年一样,对镇国宝物的神力深信不疑,也将镇国宝物奉为神灵一般虔诚信仰。

    当年,正是她五岁那年,不小心擅闯了南云国供奉镇国宝物“九凤紫檀灵烟炉”的大殿,“九凤紫檀灵烟炉”忽然发生异变,本来袅袅升腾的白雾,竟然突变成紫色。

    父皇大惊,便请了道士前来作法解答。

    道士当时给了父皇一个答案,便是她乃祸国妖物,与皇宫相克,必须送出皇宫寄养旁处。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