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76:你倒是了解冥王

    君子珏那两天一直藏在座椅之下,没有吃喝。

    等外面的莺歌将吃食从窗口送进来的时候,上官清越便赶紧将食物和水给了君子珏。

    “从来没发现,干巴巴的烤饼,也能这么好吃!”君子珏笑着狼吞虎咽,时不时看上官清越一眼。

    “分你一半。”

    “皇上吃吧。”

    “还是叫我子珏吧!”

    “那可是皇上的名讳,我怎么敢。”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让她称呼他的名字了。上一次,是在山上,她不小心滑下山坡,被他所救,他对她说了这样的话。

    君子珏笑笑,也不强求她,见上官清越不接饼子,便放在她的手中。

    “吃吧!分给你的口粮就这么多,不能都给了我。”

    这次行军人多,又恰逢大君国粮食紧缺的雪灾,他们没有带太多的口粮上路,所以一日三餐都有严格的标准分发口粮。

    公主毕竟是女子,虽然吃的稍微好点,但吃的也不多,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路上,只能分发一个饼子,一个水果,一壶热水而已。

    “还是皇上吃吧!我还能忍一忍。”

    上官清越还是将饼子给了君子珏,拿起了那一个水果,“我吃这个就足够了。”

    君子珏握着手里的半个饼子,虽然笑着,看着上官清越的眼神却衍生出一些别样的东西。

    他虽然一口一口咬着饼子,一双眼睛却一直看着上官清越,看得她都不禁脸颊泛红了。

    “皇上看什么。”

    “还是叫我子珏吧!”

    “……”

    “皇上快点吃吧!然后好藏起来。”上官清越别开脸,不再看君子珏。

    他笑了笑,“朕还是第一次,和一个女子,分一个饼子。而那个女子,宁可饿着肚子,也要让给朕。”

    接着,他又笑着说,“没想到,朕锦衣玉食一生,还有食不果腹的时候。”

    他点点头,一副很有趣很能体察疾苦的样子。

    “现在皇上的百姓,很多都冻死了,更别说吃饼子了。”

    君子珏脸上的笑容便被忧色占据,叹口气道。

    “朕不是一个好皇帝。但朕一定会努力做个好皇帝!”

    君子珏大口大口将剩下的饼子用力吞咽下去,然后喝了一口热水就藏回去了。

    因为外面的队伍,忽然停了下来。

    看来司徒建忠,又要原地休息了。

    在这样的大冬天里,原地休息可不是一件美事,大家忍着寒冷,原地不住跺脚取暖。

    上官清越坐在座椅上,靠是松软的垫子上,闭目休息。

    一直坐在车里颠簸,她又怀着孕,身体真的很疲惫,而且最近也变得嗜睡,容易犯困。

    莺歌在外面低低呼唤了一声。

    “公主可要出来活动活动?”

    “不了,我先睡一觉。”

    “好。”

    上官清越闭了一会眼睛,忽然睁开,低声问座椅下的君子珏。

    “莺歌知不知道你藏在这里?”

    “她不知,谁都不知道。”

    上官清越总算放下心来。

    莺歌原先是君子珏的贴身影卫,又刚刚和自己表决过忠心,若还瞒着自己将君子珏藏在自己的座椅下,那么莺歌也将不是能信任的人了。

    她现在正是需要一个对自己忠心的人在身边,不然自己的肚子越来越大,连个保护自己的人都没有。

    “皇上答应我,会保护阿哑和蓝曼舞,可他们……”

    上官清越的声音,不禁伤心的哽咽了一下。

    座椅下,却传来君子珏低低的笑声。

    “答应公主的事,朕怎么会食言。”

    上官清越瞬时双眼一亮,“难道他们还活着?”

    “当然。”

    “他们在哪里?”

    君子珏想了想,“算算路程,差不多在前面的驿站,就能见到他们了。”

    “原来皇上率先安排他们先在前面等我。”

    忽然,上官清越皱起眉心,“皇上怎么会知道冥王安排的路线。”

    君子珏又笑了,“京城往南,就这么几条路,不难猜。”

    “那么……”

    上官清越的心房收紧起来,“皇上难道不觉得,这一路不会太顺利?”

    “公主是认为会有人刺杀你?”

    “就算林丞相不出手,那群恨我入骨的难民,真的会安宁?”

    上官清越总不能相信,太后会轻易放过她。

    况且还有南云国的皇后,肯定也不想她顺利回到南云国。她已经秘密安排云珠对自己下手,云珠没有得手,南云国皇后肯定还会再出手。

    但南云国这一遭,她必须回去!

    她还有母后等着她去营救,还有哥哥的下落,一直没有消息。

    “公主放心,冥王早就安排好了一切。”

    “怎么说?”

    “司徒建忠足智多谋,且又是冥王信赖得过的麾下将军。在临行之前,他们肯定将路线商量妥善,且还会变化莫测。”

    “皇上倒是很了解冥王。”

    “皇叔之前行军打仗的行军路线,还有作战计谋,朕都研究过。皇叔生性多疑,鲜少相信身边的人,行军的路线向来也都诡变莫测。”

    “如果朕没猜错,皇叔会研究数条路线出来,且都掌握在司徒建忠的手中。而司徒建忠也不会只选择一条路走,他会根据实地情况,不断变换路线。”

    “如此便能万无一失,保证公主平安抵达南云国了。”

    上官清越分析了一下,“也就是说,最后司徒建忠选择走哪条路,君冥烨自己很可能都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