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78:我就好你这口

    “公主放心,朕的人,绝对信得过,且十分忠诚。”

    “忠仆不事二主,我是担心莺歌见了你这位原先的主人,对我是否忠心。”

    君子珏笑起来,“忠心的奴仆是最听主人的话的,主人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我让她今后对你忠心服侍,她自然对你忠心服侍。”

    “看来我想要个忠仆,还要看皇上的心情了。”

    君子珏还是好笑地看着上官清越,不再逗她,“你放心,莺歌既然跟了你,就只会对你忠心,我调教出来的人,最了解。”

    上官清越轻盈一笑,芳华绝代,“有皇上这句话,我便心安了。”

    好不容易看上一个能忠心的,上官清越可不想随便失去。

    她现在正是用人之际。

    “公主这般小心翼翼,其实信不过的人,还是朕啊。”

    君子珏正看上官清越出神,她已经将一道屏风直接挡在了两人之间,也将君子珏总是看着自己的视线给阻断了。

    君子珏微愣了下,看着屏风上的山水画,笑起来说。

    “君子君子君子珏,说的便是朕,公主何必小心之人。”

    “没有哪个好人,将自己是好人,常常挂在嘴边!只有要作恶的恶人,才一再重复自己,我是好人。而经常以君子自居的男人,通常都是伪君子。”

    君子珏愣怔了几秒,又笑起来,“和公主聊天,十分有趣。”

    “还是睡吧,明天还要早起赶路。”

    “明天只怕走不上了。”

    “怎么说?”上官清越就怕有突发情况,赶紧一个激灵,没了倦意。

    难道君子珏有什么察觉?

    “这么大的雪,肯定不能赶路了。”

    “……”

    君子珏闭上眼睛,翻个身盖好被子,唇角还带着好看的弧度,“公主睡吧,不要草木皆兵,还有朕在这里。”

    上官清越看着面前的屏风,将那边的君子珏全部都遮住了。

    她什么都看不到,却莫名地心安下来。

    他说的没错,就算发生什么突发事件,还有君子珏在这里,可以帮她挡上一挡。

    这么想着,一颗心便放了下来,也渐渐沉沉睡去了。

    第二天,果然没能正常赶路。

    大雪一直不停,连驿站的门都封住了。

    外面的大雪,更是将近一人来高,而且还在下。

    司徒建忠让人简单清了清附近的积雪,向着远方瞭望一眼,“看来今天是不能赶路了。不然,很容易在路上发生意外。”

    队伍只好在驿站休息,等待雪势小一些再做打算。

    反正现在还没出了京城隶属范围,司徒建忠也不急着赶路。

    上官清越带上面纱,出门下楼,活动活动筋骨。这几天都是坐车赶路,骨头都僵硬了。

    莺歌一直藏在车厢内,皇上又扮成莺歌的样子在自己房里,她实在不太喜欢和皇上共处一室的感觉。

    皇上看着她的眼神,总是带着一点异样。

    她看得出来,君子珏对自己动了心思。

    刚下楼,就闻到饭菜的香气,蓝曼舞和阿哑,还有胭红,跟着驿站掌柜一家,正在围着桌子吃饭。

    蓝曼舞见上官清越下楼,赶紧对她摆手。

    “大姐过来,有美味吃!王大娘的手艺可好了,夏天采摘保存下来的野菜,没想到会这么好吃。”

    蓝曼舞赶紧起身,没想到就拽到阿哑手腕上的铁链,只能不住对上官清越挥手。

    “我在楼上吃过了。”

    “再吃一点,好吃!可好吃了!”蓝曼舞都着急了,若不是被铁链锁着,肯定冲上来,拽着上官清越过去。

    掌柜王老爹也热情,“公主不要嫌弃乡野人家的粗茶淡饭就好。”

    王大娘也赶紧起身,恭敬地搀扶上官清越。

    “公主过来尝一口吧。”

    上官清越见这对老夫妇,没有如那些百姓那样,用看妖女一样的嫌弃眼神,也就过去坐了下来。

    胭红赶紧给上官清越盛了一碗高粱米饭。

    “没有稻米,乡野都只吃高粱米,公主不要嫌弃。”王老爹客气道。

    “怎么会!闻着很香。”上官清越拿着筷子,有些不好意思摘掉面纱。

    在大君国,都喊她是祸国妖女,忽然被人这么热情招待,还真有点受宠若惊。

    “戴着面纱怎么吃饭。”蓝曼舞一伸手,就将上官清越的面纱摘下来了。

    王老爹和王大娘,看到双上官清越的绝世容貌,都不禁惊得瞠目结舌,半天才缓过神来。

    “公主,真是大美人儿啊。”王老爹夸赞了一声。

    “自古红颜多薄命,公主吃饭吧。”王大娘将一块鹿肉,夹给上官清越。

    “这是我家老头子上山打的鹿,鹿肉很是滋补,公主多吃些。公主看着太瘦弱了,气色也不佳,定是舟车劳顿,不能好好休息,路上又没什么营养的食物。”

    上官清越不知为何,看着碗里的鹿肉,心里会酸酸的,便赶紧吃饭。

    “真好吃,王大娘的手艺真好。”她努力笑着,称赞。

    “哪有什么手艺!公主吃惯了大厨手艺,不嫌弃我这个老婆子炖的肉不好吃就行。”

    “大姐,好吃吧!这几天我们住在这里,简直爱上了王大娘的手艺!方才我就想上去喊大姐下来一起吃饭了,阿哑偏偏说大姐在休息,不让我打扰你。”

    蓝曼舞对阿哑撇撇嘴。

    “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阿哑很受不了,蓝曼舞嘴里有饭,还在说话的样子。

    蓝曼舞嘟着小嘴,一边嚼着米饭,一边说,“就说,就说!”

    王老爹看着阿哑和蓝曼舞笑起来,“你们这对小两口,总是斗嘴!真是一对欢喜冤家!”

    “谁跟他是小两口!我们才不是!”蓝曼舞当即羞红了脸颊,赶紧否认。

    蓝曼舞和阿哑在这个驿站已经等上官清越好几天了,早就和王老爹和王大娘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