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79:披荆斩棘

    蓝曼舞看了一眼围着桌子的大家,他们都在欣赏她的吃瘪,脸颊更加红的能挤出血来了。

    “阿……阿阿阿……”

    蓝曼舞“阿”了半天,才喊出来,“阿哑,那么多人看着呢,你别这样哦!”

    她捏着小拳头,一副要发飙的样子。

    她可是太妃,怎么能让一个奴隶,当众调戏!

    阿哑显然也是气急了,就要好好戏弄一下乱说话,还要将他卖给人当女婿的蓝曼舞。

    “你紧张什么?我又没说将你怎么样?还是说,你有心思?”阿哑忽然抬起手,微凉的手指抚摸了一下蓝曼舞热得滚烫的脸颊。

    “你……你再乱说话,我就……我就……”蓝曼舞紧拳头,横在两人中间。

    “你就怎样?”他的声音很低,低得让人呼吸紧促。

    “我就……我就揍你!”蓝曼舞挥起拳头,却被阿哑一把握在掌中。

    “你以为,你有迷惑我的本事吗?”

    他附在她的耳边,呼出的热气扰得她浑身发软,可他鄙薄的口气,当即让蓝曼舞火冒三丈。

    “想我迷惑你?除非太阳永远不再出来!”蓝曼舞抓狂大喊。

    阿哑闷哼一声,直起身子,却用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蓝曼舞一番。

    然后还用俩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低声讽了一句。

    “就是你在我面前脱光,我对你也毫无兴趣!”

    “你……”蓝曼舞咬牙,怒吼起来。

    “去死!!!”

    阿哑不屑地睨了蓝曼舞一眼,毫无提示地一拽铁链,蓝曼舞又是一个趔趄。

    阿哑直接举步上楼,蓝曼舞真的很想和阿哑自此保持距离,怎奈该死的铁链,还是让她不得不跟上阿哑的脚步。

    阿哑似乎还没消气,忽然在楼梯上停下脚步,害得蓝曼舞一下子撞上去。

    蓝曼舞赶紧捂住酸痛的鼻子。

    阿哑居然又快步上楼,铁链勒得蓝曼舞的手腕,传来火辣辣的刺痛。

    蓝曼舞气急了。

    “你下次或走或停,能不能事先知会一声!!!”

    “凭什么!”

    “就凭……就凭,我们现在连在一起!你不能那么自私,不顾我的感受!”

    “还不是因为你,非要将我们锁在一起!耽误了我很多大事!!!”阿哑隐忍低喝。

    “你你你……你居然怪我!当初我还不是……还不是怕你跑了……都是那几个强盗,居然打劫我们!”

    蓝曼舞为了让自己表现的很有气势,跳脚地继续对阿哑大喊了一声。

    “你要记住,你是我买来的奴隶,我有卖身契!你不可以对我大呼小叫!!!我才是你的主人!!!”

    阿哑拽着蓝曼舞回房间,满腔怒火无处发泄,也低吼起来。

    “还不是你钱财外漏,被人盯上!”阿哑简直觉得自己的一世英名都毁在这个女人身上了。

    “我……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怎么知道,怎么知道外面人心这么险恶!”蓝曼舞喊着,眼睛里不禁有些红了。

    阿哑的火气莫名消减下去,但还是低喝了她一声。

    “砌词狡辩!”

    蓝曼舞抹了一把潮湿的眼角,“你别说我了!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也有人追杀你!这一路上,你谨慎小心的样子,还有那几个黑衣人,一副要杀人的样子,到处搜查,你敢说你躲起来,不是躲他们?”

    他们这段时间,也遭遇了好几次惊险,好在皇上有留下侍卫保护他们,不然情况已经不堪设想。

    这次阿哑无言以对了。

    他也吵得疲倦了,坐在床边上一动不动,好像在想什么。

    蓝曼舞也没了再吵下去的斗志,坐在长凳上一声不响。

    ……

    留下吃饭的人,发现楼上不再有吵闹声。

    王老爹笑着说,“这小两口,还在磨合期,慢慢就不吵了。”

    王大娘也跟着笑着说,“年轻人,血气旺盛,就容易吵架!而这种吵也吵不散的感情,才最真实。”

    “是啊!打打闹闹才能一辈子!”

    上官清越看着王老爹和王大娘,那普通又平常的感情,却十分动容。

    轰轰烈烈的爱情谁都想要,但能长久的感情,才是最真实的东西。

    上官清越放下筷子,将几颗碎银子放在桌上。

    “饭菜很好吃,这是打赏。”

    王大娘赶紧将碎银子塞回上官清越手中,“公主客气了!这里是驿站,官府会支付费用的。再说只是家常便饭,公主还给打赏就外道了。”

    “公主这两日会留在这里,想吃什么就跟老妇说,不嫌弃粗鄙就好。”

    “怎么会。”

    上官清越心下有些酸热。

    自从五岁之后,就再没有人这般贴心又细致地待过自己了。虽然和王大娘不熟,上官清越还是很感动。

    现在驿站里住着很多官兵,王老爹怕自己家的姑娘出门不方便,便让王小乔不要随便出门。

    但王小乔还是偷偷出门,敲响了阿哑的房门。

    阿哑和蓝曼舞一直住在一起,阿哑的房间自然也是蓝曼舞的房间。

    王小乔拿着药膏,笑着对阿哑说,“阿哑大哥,这是我爹做的药膏,对伤口有很好的愈合效果。”

    阿哑的手腕已经被铁链磨破了,又赶上冬天,愈合的很慢。

    蓝曼舞看着娇俏可人的王小乔,只对阿哑笑,心里很不是滋味。蓝曼舞便一个侧身,站在了王小乔的面前,挡住了王小乔看着阿哑的目光。

    王小乔脸颊泛红,打开药瓶,取出一些药膏,先给蓝曼舞上药。

    “曼舞姐,你怎么和阿哑大哥锁在一起了呢?”

    “这个……呵呵,机缘巧合。”

    “哼!”

    阿哑又用鼻子说话了!

    他一直都因为铁链将他们两个锁在一起的事,很生气。

    蓝曼舞回了他一记白眼。

    王小乔的手很巧,帮蓝曼舞上完药膏,还用绢帕将蓝曼舞的手腕包扎起来。

    “这样就不会再磨破手腕了。”

    蓝曼舞对王小乔竖竖大拇指,“好聪明。”

    王小乔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