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80:阿哑到底什么来历

    每次蓝曼舞想去茅房的时候,都是两个最为扭捏又尴尬的时候。

    但这一次,情况有所不同。

    蓝曼舞的肚子真的很痛,也不知道自己吃了什么,忽然疼的这么厉害。

    “你抓紧啦,能不能配合我一下!”蓝曼舞用力拽了拽阿哑,他这才挪动了一步。

    眼看茅厕就在眼前,蓝曼舞却不能冲进去,恨得直咬牙。

    “我不想跟你吵架,你就不能稍微发发善心,就算是可怜我一下吗?”

    阿哑终于挪动了一步。

    终于到了茅厕,蓝曼舞赶紧对阿哑大喊。

    “你离我远一点!”

    阿哑的唇角剧烈抽搐,俊脸绷紧的好像覆上了一层冰块。

    “铁链就这么长!”阿哑咬牙切齿。

    “你想想办法啦!”蓝曼舞急得跺脚。

    “你到底去不去!不去就回去!”阿哑怒了,转身就要走。

    “我去,我去,你不许听,把……耳朵堵上!”

    蓝曼舞整张小脸都憋得通红了,一脸的痛苦纠结。

    阿哑也是忍无可忍,赶紧转过身,“快去!!!”

    等蓝曼舞终于舒服了,捂着无力的肚子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阿哑的脸色都成了黑色。

    蓝曼舞不禁脊背蹿起一股寒意。

    阿哑二话不说,拽着蓝曼舞去寻了一把斧子,然后向着蓝曼舞抡起了斧子……

    蓝曼舞吓得尖声大叫起来。

    “啊—————”

    “闭嘴!”

    只听见哗啦一声,阿哑手里的斧子,并未落向蓝曼舞,而是一下一下拼尽所有力气砍向连着他们的铁链。

    几斧子下去,铁链依旧毫发无损,斧子反倒受损严重。

    “这原来还不是普通玄铁,而是上好玄铁。”阿哑沉声道。

    “阿哑大哥,什么是上好玄铁?”

    不知什么时候,王小乔又来了,站在阿哑的身边,一脸的好奇。

    “看来普通利器根本无法斩断。”阿哑目光阴沉。

    “你蠢呐!在京城的时候,铁匠铺的老板,就这么说过了。”蓝曼舞白了阿哑一眼,总算报了方才的“闭嘴”之仇。

    阿哑睨了蓝曼舞一眼,不说话,转身就走。

    蓝曼舞又被拽了一个趔趄,气得大叫。

    “我不是告诉过你,要走要停,事先说一声!!!”

    王小乔笑着跟上他们,“阿哑大哥,曼舞姐姐,你们两个以后就留下来好不好?不要跟公主走,好吗?”

    “不好!”

    “不好!”

    蓝曼舞和阿哑难得有默契,异口同声直接拒绝。

    “为什么?这里不好么?”王小乔很失望,俏唇一嘟。

    她流转含泪的目光,看着阿哑,不禁难过地低下头。

    “小乔,我们还要出去想办法,将铁链打开,总不能让我们一辈子锁在一起。”蓝曼舞心软,见不得女孩子掉眼泪,便轻声哄道。

    “我爹开驿站这么多年,见过的市面也多,他一定会想到办法的。”王小乔还不开心地嘟着嘴。

    “就不要走了好不好!这场大雪,我真不想它停下,一旦停下,你们就要走了。”

    王小乔楚楚可怜又不舍的目光,望着阿哑。

    蓝曼舞虽然吃味,但还是笑着说,“天下哪有不散地筵席呀。”

    阿哑不说话,任由王小乔的眼泪珠子在眼角摇摇欲坠,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蓝曼舞将火气发给阿哑,“小乔,你问他吧!我听他的!他说留下就留下!”

    “阿哑大哥……”王小乔软着小声音,怯怯地拽了拽阿哑的袖口。

    阿哑还是不说话。

    王小乔的一双大眼睛,就泪蒙蒙地默默望着他。

    蓝曼舞心里的不是滋味,越来越浓了,将脸别向一边,就看到上官清越缓步走了过来。

    “让司徒将军试一试吧。”

    司徒建忠挥起自己杀敌无数的宝剑,向着阿哑和蓝曼舞之间的铁链砍去……

    结果,还是一样。

    铁链虽然有一点损伤,但还是没有被破开。

    司徒建忠想了想,“我倒是知道,附近的镇上,有一个开锁很厉害的师父。人称没有他解不开的锁,不如派人去找他来试试。”

    “也好。”

    蓝曼舞也不知道,自己吃错了什么东西,又跑了两次茅厕。

    外面大雪依旧,半夜的时候,去找开锁师傅的官兵,终于回来了。

    带来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师傅。

    老师傅一边从箱子里,拿出工具,一边说。

    “这样的大雪天,老夫可是冒着生命危险走这一遭的。”

    “老师傅你放心,酬金自然也会加倍。”上官清越说。

    “有公主这句话,老夫定将这锁头打开。”

    然而,现实还是那么残酷。

    老师傅已经汗流浃背了,对着锁头弄了一个时辰,还是没能将锁头打开。

    最后,那老师傅,不得不对这把锁头弃械投降。

    “公主,实在抱歉,老夫实在打不开这锁。”

    蓝曼舞急得声调拔高,“这到底是什么破锁?!”

    “两位既能被这锁锁着,也定当知道这是什么锁。平常的开锁手艺,平常的刀剑都打不开这锁。”老师傅一边收拾工具箱,一边摇头。

    “我不知道是什么锁。”蓝曼舞摇摇头。

    “这是宫廷里用的锁,专门用来锁重犯用的!工艺非常精湛,没有钥匙是绝对不能打开的!两位若不是公主的贵客,又有官兵在此,老夫断然不敢接这个活,率先就应该报官的!”

    老师傅这样一说,上官清越赶紧让人给了老师傅两个金元宝。

    “既然没打开锁,这钱老夫也不能收!”

    “老师傅还是收下吧!外面天寒地冻,又是大雪天气,走这一遭,也着实冒着生命危险。不管锁头打没打开,就凭这一遭,这银两老师傅还是有功劳收下的。”

    老师傅看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