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81:山上异动

    上官清越确实很需要补养一下。

    这些天又舟车劳顿,人也瘦了一圈,还怀着孕,正是嘴馋的时候。

    “多谢王大娘。”上官清越小小尝了一口,“味道很香。”

    王大娘慈祥地笑着,抬起手像抚摸自家女儿一样,轻轻扶了扶上官清越的长发。

    “长得真好,真是个好姑娘,只可惜……命苦……”

    王大娘不禁声音哽咽了。

    上官清越却笑着说,“身为公主,锦衣玉食,哪里命苦!不知多少人羡慕我。”

    王大娘赶紧擦了擦眼角的潮湿,“老妇只是觉得,公主人好又善良,却被那么多人咒骂。还被王爷……王爷给休了回国。虽然贵为公主,娘家人又怎么会欣然接受被休回来的女儿。”

    王大娘见自己失言,赶紧解释,“老妇自己也有个女儿,自己也是女人,便感同身受的感触了一番,公主可千万不要见怪。”

    “怎么会呢!王大娘待我如女儿般疼护,我甚为感动。”

    王大娘的话,何尝不是说到上官清越的心坎中去了。她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回到南云国也不会被善待。

    但南云国,到底是自己的国家,情况总会比在大君国好的很多。

    再不好,那也是自己的家乡,一想到就要回去了,兴奋又雀跃,恨不得插上翅膀,快点飞回去。

    王大娘退了出去。

    上官清越却让莺歌将鸡汤倒掉。

    “公主是担心,鸡汤有毒?”莺歌赶紧用银针试探了一下。

    “公主,无毒。”

    “那也悄悄倒掉吧。”

    上官清越看向窗外还在纷纷扬扬的大雪,轻叹一声。

    “经历了那么多的背叛和陷害,我已经不能随便相信任何人了。”

    莺歌看着上官清越美丽的侧影,不禁心生怜悯,“公主也何其无辜。”

    上官清越笑着看向莺歌,“无辜?你是第一个说我无辜的人。”

    “从小到大,我接受到的,从来都是怨怪!”

    怪她生的太美,犹如妖孽,从小就被赐下不详的头衔。

    “公主何须太在意别人的眼光。”莺歌端着鸡汤出去,偷偷倒掉了。

    王大娘还会经常给上官清越送来热腾腾的饭菜,但上官清越每次只是浅尝一口,便偷偷倒掉了。

    司徒建忠候在门外,低声对房里的上官清越说。

    “公主,山上总有异动。属下怀疑,不太吉利,我们是不是冒着大雪,离开这里?”

    “异动?”

    “野兽和动物,总是在山上惊乱逃窜。”

    上官清越拧起眉心,“莫非山上有埋伏?”

    “连日大雪,山上就是有人,不被冻死,也被大雪淹没了!属下肯定,山上不会有人埋伏。”司徒建忠口气笃定。

    “既然如此,动物为何惊乱?”

    司徒建忠沉吟了片刻,“属下觉得,应该是雪崩的可能性更大。”

    “雪崩?”

    上官清越站起身,走到房门口,与司徒建忠只有一门之隔。

    “曾经在书上看过,有天灾之前,动物会最先感知,四处逃窜。司徒将军行军打仗多年,应该有一些经验,难道真的是这样?”

    “据属下分析,雪崩的可能性非常大。”

    接着,司徒建忠又道。

    “公主,这里虽然不是紧邻山脚之下。与后面的大山还有一段距离,但现在大雪这么大,若真的发生雪崩,这里会变得很危险。”

    “所以属下前来征求公主意见,是否冒着大雪,现在赶路。”

    “如果现在赶路的话,大雪那么大,我们这么多人,在路上也很危险。你先容我想想,你再询问一下王老爹和王大娘,他们在这里住了那么多年,应该很了解这里的情况。”

    司徒建忠便领命去询问王老爹。

    “怎么会雪崩!老爹我住在这里这么多年,虽然今年的雪很大,但后面的山,距离这里有十里路,不会危及到我们这里的!再说,那座山的坡度很浅,就算山上积雪坍塌,也殃及不到我们这里。”

    司徒建忠听了王老爹的话,总算稍微放了一点心。

    毕竟王老爹最附近的情况更熟悉一些。

    到了晚上,莺歌照例换皇上来上官清越的房间过夜。

    上官清越站在窗口,看着远处的高山,低声问君子珏。

    “你说,会雪崩吗?听说山上动物,有异象。”

    君子珏吹灭了房间的灯光,也同上官清越一起站在窗口,看向那在雪中影子模糊的高山。

    “我觉得很有可能。”

    “那你觉得,我们是赶路,还是不赶路?”

    “现在赶路,我们也很危险!路都堵上了,又下着大雪,很难在雪中分辨清楚方向。附近山又多,万一迷路的话,更麻烦。”

    “皇上分析的很透彻。但若这里发生雪崩的话,会不会殃及驿站?”

    君子珏凝眸想了半晌,“不好说。”

    “王老爹却很肯定说,不会殃及驿站。”

    君子珏的目光,渐渐收紧,似有一抹幽光掠过。

    “如果,今天晚上没有雪崩的话,明天早上天一亮,我们便启程。”

    上官清越看着君子珏那双明亮的星眸,神色慎重。

    “皇上是不是生了疑?”她低声问。

    君子珏却一笑,窗口渗透进来的雪光,很明亮,也能清楚看到他脸上俊逸的表情。

    “还是叫我子珏吧。”

    “我倦了,先歇下了。”

    上官清越转身,拉上屏风隔在中间。

    君子珏看着屏风,笑了笑,不再说什么。倒在榻上,看着窗外依旧纷扬的大雪,心下怅然。

    次日一早,大雪居然停了。

    天空也难得多日才放晴,水洗一般的蔚蓝天空,竟然干净的没有一丝云朵。

    阳光落在洁白的积雪上,更显天清气爽,心情也一下子都好了起来。

    蓝曼舞高兴地跑出去。

    院子里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