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83:是福星和希望

    “公主,先出去!司徒将军在外面,能保护你!”

    莺歌一边说,一边出招,直接将王老爹和王大娘踹飞了出去。

    王大娘和王老爹瘫在地上,却笑起来,口里直说,“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上官清越面色一变,耳边传来了轰隆隆的巨响。

    随后便是外面响起一片惊呼之声。

    上官清越当即反应过来,“雪崩了!”

    莺歌也是面色骤变,赶紧带着上官清越往外跑。

    这时候才发现,驿站的门,已经被死死锁紧。

    “公主,奴婢这就将门撞开。”

    莺歌到底也是女子,用力撞了两下,门还是没有撞开。

    轰隆隆的巨响,越来越大。

    王大娘和王老爹忽然冲上来,一把死死抱住上官清越。

    “就让我们一起死吧!我们这对老夫妇,与公主一起,为公主陪葬!公主要怪我们,到了地府,我们老夫妇任由公主处置!”

    上官清越被他们死死抱住,一时间挣脱不开。

    就在这时,司徒建忠已经冒着随时会被大雪吞没的危险,甩起长刀,一把将厚重的实木门破开,闯进来。

    司徒建忠飞起一掌,便将这对老夫妇震飞了出去。

    上官清越随即落入一个坚实的怀抱,一阵悬空而起,司徒建忠便已抱着她飞了出去。

    随后,莺歌也跟着飞了出来,就在那一个瞬间,崩塌的大雪,摇摇欲坠地倾倒下来,直接将小小的三层楼驿站,瞬间埋没在大雪之下。

    “爹———”

    “娘———”

    王小乔嘶声大喊,但还是被阿哑死死拦住,不许她冲上去。

    “大家快点走,这里已经很危险了!”

    司徒建忠大喊一声,赶紧率先抱着上官清越更远地远离这边。

    山上的大雪崩塌,来势汹汹,并不如王老爹说的那样,不会殃及驿站这里。

    四处本就都是厚厚的积雪,连路都没有了,但凡有些高坡的地方,又因为是晴天,雪都开始四下滚落。

    上官清越很担心马车内的君子珏。

    幸好大队伍,都已经火速前行,马车也在官兵手里牵着,一路奔跑。

    大家做了木板的滑板,马儿可以踩在木板上,在雪中一路拖行,不会陷入厚厚的积雪中被淹没。

    终于火速赶了很远的一段路,再回头看方才的地方,已经只剩下一片平地,除了雪白的积雪,再无任何别的踪影。

    “爹!娘!!!”

    王小乔还在痛哭大喊,声嘶力竭。

    “为什么不救我爹娘,你们人这么多,怎么不救他们!!!”

    王小乔大声喊。

    上官清越闭上眼睛。

    就在她被司徒建忠救出驿站的时候,确实想过让司徒建忠回头救王老爹和王大娘一把,怎奈雪崩已经顷刻而下,根本没有机会再回头。

    还有好几个官兵,也在这场雪崩中被殃及了,没能及时从崩塌的大雪中逃出来。

    “你为什么不救我爹娘!!!你们一起在房中,唯独我爹娘没有出来!!!”

    王小乔伤心的几度昏厥。

    “你个妖女,百姓们没有骂错,你就是害人的妖女!!!你还我爹娘!!!”

    上官清越心痛地闭紧眼睛,不说话。

    莺歌愤怒地冲上去,直接给了王小乔一记响亮的耳掴子。

    “刺杀公主,理应连诛,公主能留着你,已经是公主法外开恩了。”

    王小乔被打的一愣。

    阿哑和蓝曼舞也吃惊地看向上官清越,随即阿哑的眼底便浮现了一抹清明,似已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

    蓝曼舞懵懂不知,“王老爹刺杀大姐?不会吧!”

    “之前蓝姑娘一直闹肚子,便是中毒了。”莺歌说道。

    为了不让蓝曼舞是太妃的事,被太多人知道,莺歌一直称呼蓝曼舞为蓝姑娘。

    胭红吃惊地张大嘴,“中毒!王老爹和王大娘给我们吃的东西,一直都有毒?”

    “应该只是慢性的毒,不会有大碍,但蓝姑娘吃的比较多,才会有腹泻的反应。”莺歌解释道。

    蓝曼舞吃惊不已 ,“没想到,一直信任的王老爹和王大娘,竟然会给我们下毒!”

    “我爹娘那么善良,连乞丐都收留,他们怎么会害人!”

    接着王小乔怨毒的目光射向上官清越,“一定是你,害死我爹娘,故意诬陷他们。”

    “莺歌。”

    上官清越轻轻地示意了一下,莺歌当即会意,直接将吵闹不休的王小乔击晕了。

    上官清越很疲惫,便上了马车。

    刚要掀开车帘,就发现君子珏正要冲出来。

    上官清越浑身一紧,赶紧掀开偌大的狐裘大衣,直接用狐裘大衣,将君子珏挡在身后。

    之后,上官清越悄悄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司徒建忠,见他好像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上官清越这才转身进入车厢之中。

    队伍还在前行,脚步不停,谁都不敢在这样危机四伏的山区停留太久。

    谁也不知道,哪座山会山崩,即便距离较远,也有可能发生巨大的危险。

    “皇上怎么出来了。”

    上官清越低声说。

    “事发突然,马车又走的太快,我才从下面爬出来,我担心你有危险,才想着冲出去。”君子珏紧张看着上官清越,就怕有个什么闪失。

    “可曾伤到?”

    上官清越摇摇头,触及到君子珏眼底的深深担忧,不禁心口稍微暖和了一点。

    “或许我真的不详,我身边的人,都不会有好的结局。”

    君子珏噗哧笑出声,“在朕看来,你就是福星和希望,你不是不详的妖女。”

    接着,君子珏惭愧的叹息一声,握住上官清越冰冷的小手。

    “是朕的过失,导致龙珠熄灭,才引发了这样的大灾难。”

    “不是你的错,是朕的错。”

    上官清越冰冷的手指,感受到皇上暖暖的掌心,心尖儿冷的位置,似乎暖和了不少。

    忽然,上官清越赶紧抽回自己的手,脸颊微微泛红,赶紧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