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84:妖女,拿命来

    驿站的雪崩,让人多人惊魂不已。

    到了晚上,大家还都惊魂未定,还在连夜赶路。

    想要走出这片大山区,要经过一条很长很长的山中隧道。

    只要过了那一条隧道,便也离开京城的隶属范围了。

    但隧道的路口显然已经被大雪堆压堵死。

    司徒建忠让官兵连夜清理,不过幸好停下的大雪,一直没有再下。

    自从雪崩后,阿哑一直没有机会接近上官清越。

    终于大队伍都停下来,等待前面清路,阿哑快步走到上官清越的马车外,急切地问了一声。

    “公主,可曾受伤?”

    阿哑的声音里,噙满了担忧。

    蓝曼舞跟着阿哑,也紧张地看着车厢之内。

    当时的情况,都太紧急了,都没有机会过来问一声。

    “大姐!可还好。”

    “我没事。”

    上官清越现在还隐藏着自己怀孕的事,虽然小腹有些不适,但也不严重。

    她本身就瘦弱,冬天在外赶路穿的又厚重,很容易就隐藏了。

    阿哑看着上官清越的车厢一会,也没看到上官清越露面,但听她的声音无碍,阿哑便也放心了。

    回去的路上,蓝曼舞低声问阿哑。

    “你很关心大姐。”

    阿哑不说话。

    “为什么?”

    “她是公主!我们要顺利离开大君国,她是唯一能保护我们的人。”

    “真的只是这样吗?大君国这么大,也有我们可以藏身的地方啊!这么久了,不是也没出现什么大事。”蓝曼舞还是不能接受阿哑不肯实言相告。

    “你是逃出来的太妃,你觉得皇上会任由你逍遥法外,不抓你回去?现在皇上只是太忙了,还没顾得上你。”

    “……”

    蓝曼舞无话可说。

    过了一会,她又道,“你对我的隐瞒,到底什么时候才肯亲口告诉我?我的身份,你都已经知道了。”

    “我什么身份都没有,只是你买来的奴隶。”

    蓝曼舞抬起自己的手腕,“这条锁链便说明,你绝对不是奴隶那么简单。”

    阿哑不理会她,沉默无声,目光再度看向上官清越华丽车驾的方向,不知在想些什么。

    蓝曼舞却从阿哑的目光里,看到了阿哑对上官清越的担心,心里很不是滋味,酸酸地嘟着小嘴。

    天亮的时候,隧道的路口终于被清理出来了。

    司徒建忠让一部分人先通过隧道,去清理出口。

    大家便都进入隧道,躲避寒风,里面虽然黑暗一片,燃上火把,倒也明亮。

    为了大雪不将入口再堵死,将他们封闭在空气稀薄的空间里,司徒建忠让一部分留在入口把守,若再下雪,及时清理,保证隧道内的通风。

    上官清越下车舒展筋骨,看到坐在石头上,伤心默默落泪的王小乔,便走了过去。

    莺歌随身紧随,生怕王小乔又再次失控。

    只顾着伤心的王小乔,已经没有那个冲动了。

    “今后你有什么打算。”上官清越问。

    “家已经没了,爹娘也死了,我……我……”

    她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打算了。

    “都是我!都怨我!为什么要离开爹娘!我不如死了……”

    王小乔捂住脸,眼泪大颗大颗地滚落下来。

    “你爹娘在知道即将发生雪崩的时候,却将东西收拾好,还不让你再回到驿站,便是要你活下去。”

    “如果你死了,也枉费了你爹娘的一番苦心。”

    王小乔抬起婆娑的泪眼,呆呆地看着上官清越。

    “好好活着!”

    上官清越转身回了车内。

    君子珏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没想到,你这么善良。她爹娘要害死你,你还关心他们的女儿。”

    上官清越垂着眼睑,掩住眼底的悲凉。

    君子珏便也不说话了,目光有些沉郁。

    “皇上是不是也觉得,前面的路会更加艰险?”

    “离开京城隶属范围,也就到了天高皇帝远的地方了。”

    上官清越靠在软垫上,疲惫地闭着眼睛。

    安静了一路,不过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司徒建忠恭敬地低头在车厢外,“公主,好好休息一会,出了这条隧道,我们就要加快步伐了,到时候会很辛苦。”

    上官清越的心口轻轻一沉。

    连司徒建忠也都开始改变行军速度了,也正说明,前面的路途不会很顺利。

    但不管有多少艰辛险阻,都要坚强闯下去。

    她不允许自己输。

    上官清越和君子珏对视一眼,君子珏沉默无声,在心底徘徊着,如何做才能有一个万无一失的办法。

    “出了隧道的省县,好像有一座青峰山。我要去青峰山。”

    “你去那里做什么?”君子珏凝眉。

    “青峰山可是江湖人士集结的地方,你若去了,会很危险。”

    “阿哑和蓝曼舞的铁链,必须斩断。”上官清越总觉得,阿哑似乎和自己之间,有着微妙的联系。

    虽然说不上来那是什么感觉,但上官清越觉得,虽然阿哑的口音是大君国的口音,但阿哑一定不是大君国人。

    还有吃饭的习惯,显然是南云国人。

    一个南云国人,手上还有皇宫锁住重刑犯的铁链,又身中剧毒……

    阿哑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上官清越没有休息太久,便去了阿哑的车厢内。

    蓝曼舞高兴地喊了她一声“大姐”,上官清越也对蓝曼舞笑得友好亲善,却在下一秒,忽然点了蓝曼舞的昏穴。

    蓝曼舞瞬间晕了过去。

    阿哑抬手拦了一把,不至于让蓝曼舞摔倒,将蓝曼舞轻轻放在座椅上。

    看到阿哑这个动作,上官清越便知道,阿哑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在乎蓝曼舞了。

    “告诉我你的身份。”上官清越开门见山。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