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85:你这女人很冷静

    寒光凛凛的长剑,向着车厢内的上官清越狠狠刺来。

    上官清越大惊。

    人在车厢之中,如何逃过飞刺而来的长剑?

    她的武功并未厉害到可以将车厢震碎,冲出去的程度。

    眼看着飞刺而来的长剑,已经迫在眉睫,上官清越脸色一片煞白。

    藏在座位下的君子珏,忽然冲了出来,不知用什么东西,飞了出去,直接将刺向上官清越的长剑,打偏了轨迹。

    那一把长剑,直接砍在车厢上,顿时出现一道长长的裂痕,触目惊心。

    马儿一阵嘶鸣,车厢剧烈摇晃起来。

    上官清越担心伤到腹中孩子,赶紧抓紧车厢,免得从车上摔下去。

    “居然在车厢内窝藏男人!好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妖女!我李宏,今天非杀了你不可!”

    说着,剑锋又横扫过来。

    君子珏岂会让上官清越受伤,赶紧飞身而起,冲了上去,直接挡在上官清越身前。

    上官清越万万没想到,这种生死关头,君子珏会挡在自己的面前,用自己的肉身,去挡那寒光四射的长剑。

    虽然凭借君子珏的武功,不会让那长剑伤到自己,但在这种关头,还是让上官清越,感到十分的吃惊。

    “大胆,朕在此,也敢行凶!”

    君子珏大喝一声,已经从腰间抽出随身的软剑,用力挡下再次刺来的长剑。

    那李宏只是一介小小的官兵统领,哪里见过皇上龙颜,而且四周又浓烟滚滚,隧道里并不明亮,李宏也看不清楚君子珏的脸,大声恼喝一声。

    “你这男人,休要用皇上的身份来诓骗众人!动摇我军心!皇上重病,在皇宫里养病,怎么会和这个妖女在一起,还不是这个妖女的奸夫,居然一直藏在车内!”

    李宏再次刺来的招式,更加狠厉,一副要将上官清越和君子珏一并刺死的气势。

    “奸夫淫妇,今天让你们一起下地狱。”

    司徒建忠被官兵纠缠住,面对的都是自家兄弟,他不想痛下杀手。

    但那些官兵已经红了眼,丝毫不给司徒建忠可以挣脱的机会,而且招招狠厉致命。

    “都是自家兄弟!不要逼我!!!”司徒建忠大喝一声。

    他想要去保护上官清越,飞身而起,却不想那些官兵的刀剑,齐齐向自己刺来。

    “将军,不要逼兄弟们!我们也不想伤害将军!但是将军,却处处维护那个妖女,已经不将大君国放在第一位了。”

    接着,又有人说。

    “将军显然也被那个妖女迷惑了!绝对不能让将军,救了那个妖女!将军休怪我们不顾念多年的兄弟情了!”

    场面一度陷入混乱。

    阿哑和蓝曼舞也没能幸免,这群已经疯狂了的官兵,誓必要将和上官清越但凡有一点关联的人,统统全部斩杀。

    蓝曼舞还在昏睡,没有苏醒过来。

    阿哑赶紧点了蓝曼舞的穴道,试图唤醒蓝曼舞,她却甚至恍惚,一时间不能完全苏醒过来。

    阿哑拖拽着蓝曼舞,一时间不能跳下车,又有刀剑砍来。

    胭红赶紧夺下一把长刀,前来保护,幸好皇上曾经留下的几个御前侍卫,身手不错,又一直在保护蓝曼舞,没能让那几个官兵冲上车杀了阿哑和蓝曼舞。

    王小乔吓得六魂无主,赶紧扑向阿哑所在的马车,大声呼喊。

    “阿哑大哥救我———”

    一刀砍来,王小乔吓得失声大叫。

    “啊————”

    她手臂一紧,赶紧被阿哑拽上车。

    阿哑担心上官清越,一手扯住马缰,用力一震,马儿嘶鸣一声,在滚滚浓烟中,向前冲去。

    刀剑忽然横扫,砍伤了马匹的腿,车厢直接倾倒。

    阿哑现在浑身无力,武功又使不出来,与蓝曼舞还有王小乔,一起摔在地上。

    随即就有长刀,向着蓝曼舞砍来。

    阿哑赶紧抬手,挡在蓝曼舞的面前。

    瞬时血光喷溅,阿哑的手臂被砍出一条长长的血口子。

    王小乔吓得又是大叫一声,“阿哑大哥,你受伤了!”

    胭红奋力前来保护,但她的武功,根本不强,已经处于勉强自保。

    这个时候,幸好司徒建忠派出去查看前方地形的官兵赶紧回来,赶紧援助司徒建忠。

    司徒建忠终于有了抽身而起的机会,飞向上官清越所在的马车。

    司徒建忠将车上刺杀上官清越的李宏,一脚掀翻在地。

    “公主!没事吧!”

    司徒建忠紧张问,就要冲入车厢,查看上官清越是否受伤。

    上官清越赶紧冲起来,一把拽下车帘子,将司徒建忠挡在车外。

    “本公主没事!还不快点将乱党抓住!”

    司徒建忠隐约有看到车厢内还有一个男人,但浓烟太重,没有看清楚那个男人的脸。

    君子珏气急了,当着他的面,也敢诱人造乱,正要冲出去现身,被上官清越一把拽住。

    “朕在此,他们也敢动手!那个李宏,等同弑君。”

    君子珏咬牙低声说。

    上官清越依旧紧紧拽着他的手臂,对他摇摇头,不让他出去。

    “朕要将他们,全部斩首。”

    “你不能出去!”

    “发生这种事,朕是时候镇压一下这群人了!不然今后,很可能还会发生同样的事!”

    “否则,接下来一段很长的日子,没有遇见任何外敌,反而因为内部的人,先丧命了!内部不肃清干净,就是给自己的安危留下隐患!”

    “皇上这个时候冲出去,让他们如何看待我?只会觉得皇上又是被我迷惑了,竟然谎称龙体染恙,国家处于危难都不顾,却和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