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86:无权干涉我的私事

    上官清越缓缓走向李宏,司徒建忠赶紧阻止。

    “公主,不要过去,很危险。”

    虽然李宏被五花大绑了起来,司徒建忠还是不放心,因为李宏这个人力大无穷。

    不过李宏也只是空有蛮力,出招的时候不懂得变通,很轻易就能被灵活的招式制服。

    上官清越却示意司徒建忠退下,继续走向李宏,最后站定在李宏面前,目光居高临下地睨着跪在地上的李宏。

    “妖女!”

    李宏唾骂一声,要挣扎站起来,怎奈被好几个人压着,又被捆绑了手脚,根本站不起来。

    “你骂我是妖女,我便是妖女了?”上官清越轻笑一声,“就是不知道,我妖祸了谁。”

    “王爷已经被你迷惑了!身为监国,不以国家为先,非要冒着全国都要杀了你的声音,还要将你平安送回南云国。”

    上官清越还是笑着,“莽夫!”

    “你们王爷正是考虑到天下万民,才要将我平安送回南云国。我是和亲公主,被你们斩杀在大君国,我父皇岂能容忍!趁着你们大君国落难之机,举兵讨伐,到时候你们大君国的百姓不但要受雪灾之困,更要备受战乱之苦。”

    “冥王正是考虑到国家的安危,才务必将我平安送回南云国!”

    “你身为冥王的兵将,不能体会冥王的忧国忧民也就算了!居然忤逆冥王的决断,便是不忠!因为你的一时鲁莽,引发两国征战,百姓死伤无数,就是不孝!”

    听了上官清越的呵斥,李宏竟然安静了下来。

    一双圆瞪的眸子,盯着上官清越半天也憋不出来一个字。

    “你觉得你为你的国家,杀了我这个妖女,是为你们国家除害了!但没考虑到,我若死在你的手上,我父皇定然将我的死,归罪在冥王身上。”

    “你根本不是在帮冥王,帮你们的国家!”

    “而是在亲手为害你的国家!”

    李宏彻底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脸色也变得煞白,愣愣地看着上官清越。

    过了半晌,李宏才憋出来一句话。

    “妖女,我既然已经落在你手里,就杀了我!给我一个痛快!我们兄弟几个,宁愿一死,向冥王和大君国谢罪!”

    李宏的口气视死同归,也是一条铁骨铮铮的汉子。

    上官清越向来欣赏不贪生怕死的人。

    尤其如李宏这样,为了自己的主子和国家,忠心耿耿的人。

    “我不会杀你。”

    李宏的眼睛忽然张大,完全没想到,上官清越会放了自己。

    “我不用你虚情假意!”李宏大喝一声。

    上官清越冷笑,这个不识好歹的人。

    “我若是你,不会选择死,而是认真完成冥王交代的任务,待完成任务之后,再去冥王面前领罪,那才是真正的汉子!”

    “想要选择一死,逃避自己的错误,像个孬种懦夫一样!”

    李宏被上官清越骂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纠结了好一阵,才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

    “你个妖女,休要花言巧语诓骗我,再保护你回到南云国!谁不知道,此行凶多吉少,不知多少人,等着要刺杀你。”

    上官清越笑起来,“你也不是完全的笨!既然你不想保护我一路南下,那么就自己领死吧!到时候,一定会有更多的你大君国子民,去地府与你团圆。这其中,很可能也包括你的家人。”

    “刺杀回送的和亲公主,若我没记错,会连诛三族。”

    “妖女!你要杀了我的家人!”

    上官清越也恼喝一声,“刺杀本公主,岂能轻饶!幸好我毫发无损,不然定让你们每一个连诛九族!”

    李宏看到上官清越眼底的寒光,不禁脊背蹿起一股寒意。

    这个女人,远远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柔善,看着手无缚鸡之力,周身却渗透着冷剑一样的凌厉,还有那一股高高在上,让人不禁臣服的气势,更是压慑人心。

    就在上官清越即将转身的时候,李宏眯着眼睛,忽然问了上官清越一句。

    “你真的不杀我?”

    上官清越回头一笑,那凌冽的气势,已经没有了,恢复了一个女子倾城绝世之美。

    她这淡淡的回眸一笑,不知让多少男子为她砰然心动,但更多的却是臣服的敬仰。

    因为这个女人,根本不如他们想的那样,只是一介卖弄美貌的妖媚女人。

    她的冷静睿智,还有那忧国忧民为天下胸怀,让他们这些男人,都自叹不如。

    “本公主平安回到南云国,为什么要杀你?”

    李宏深深看着上官清越,忽然发力从地上站起来,几个士兵赶紧继续强力压制,被上官清越制止。

    “给他松绑!”

    司徒建忠犹豫了一下,还是一剑挑开了李宏身上的绳索。司徒建忠自然也不希望,跟了自己多年的兄弟就这么死了,若能留下一条命,自然是好事。

    李宏身形高大魁梧,走到上官清越的面前,好像能将上官清越瘦弱的身躯整个吞没一样。

    上官清越却一点都没有畏惧,已经目光清凉地看着靠近自己的李宏。

    莺歌浑身戒备起来,赶紧挡在上官清越面前。

    “大胆,公主面前,不能再靠近。”

    上官清越却让莺歌退了下去。

    上官清越料定,李宏不会再伤害自己。

    李宏虽然还用憎恨的目光瞪着她,但已经冷静了下来。他低声对上官清越说了一句话。

    “撞破你的奸情,你也会放了我?”

    上官清越又笑了,“在你们眼里,我已经是一个不折不扣水性杨花的放荡女人。”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