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87:不想拖着尸体上路

    “公主真的是集聪明于美貌于一身。还十分的有才情!”

    君子珏赞赏的同时,目光也更加悲悯地看着上官清越,不禁心疼她。

    “不过是从小的遭遇,让我过早的成熟罢了。”上官清越说的轻描淡写。

    君子珏忽然很想将这个女人,搂入怀中好好疼惜,给她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

    但他没有那么做,觉得那对她是一种亵渎。

    她在他心里的形象,已经彻底圣洁高大起来。

    “皇上还没有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我回到南云国会凶多吉少?我也很想知道,你和南云国皇后之间,到底有什么交易。”

    君子珏笑起来,“公主真的太聪明了。竟然想到了这一层。”

    “若不是你们早有勾结,我本来大君国为皇后,却忽然被皇上在朝堂上推给了冥王。”

    “我孤身一人来到大君国,我的去处还不是任由皇上安排。”所以在皇上的暗示下,她明知道自己被算计,不得不顺从,转嫁冥王,遭受那么多的凌虐和羞辱。

    这一切,又何尝不是源于君子珏。

    “公主……”君子珏的目光里,多了一些愧疚。

    “南云国皇后几乎掌握了南云国全部的朝政,她答应联姻休战,但有一个条件,便是将来她的女儿为后。”

    “上官清彤……”上官清越低呼一声。

    原来南云国的皇后,真的想自己的女儿,嫁入大君国为皇后。

    她那么疼爱自己任性的女儿,望眼天下,也只有王者这般的人物,才能入得了南云国皇后的眼,有资格做自己的女婿。

    君子珏接着又说,“现在的大君国,不能再经历战乱。多年的战乱已经让国库亏空!虽然大君国看着强大,实则已经没有那么多的军饷维持常年的征战。现在的大君国,更需要休养生息,更何况……”

    “冥王的势力越来越强大,现在就已功高盖主,他再领兵打仗,功劳越来越大,对朝廷何尝不是一种威胁。”

    “所以皇上为了保护住自己的皇位,和南云国皇后私底下做了交易,我这个嫡出的长公主,不得不被推给冥王,承受那么多的苦痛。”

    上官清越岂能不怨恨。

    “因为我是长公主,身为最高,有我在前面挡路,上官清彤怎么有资格嫁入大君国的后宫为皇后。所以,你们商量着,先让我来大君国和亲,只要你的后位继续空悬,上官清彤便有机会再来和亲为后。”

    君子珏轻轻点了下头。

    “但现在的情况,你只怕已经不能被南云国皇后所容忍了。你在朕的寿宴上,艳压群芳大放异彩,大君国早已传开,你为天下第一美人,第一才女,名至所归。”

    “南云国皇后肯定担心朕对你青睐有加,她的公主再难入朕的眼,想要铲除你。”

    “没错,她已经开始谋划动手了。”

    上官清越疲惫地闭上眼睛。

    云珠在她的食物里下毒,便已说明,云珠接到了南云国皇后的密旨。云珠没能得手,她还活着,那么接下来还会有刺杀接踵而来。

    大军收拾一下,便开始上路。

    终于走出隧道的时候,阳光落了下来,将昏暗的车厢照亮。

    上官清越被阳光晃了眼睛,一时间睁不开,忽觉眼前有东西暗暗的,诧异睁开眼睛,就看到君子珏宽大的手掌挡住了自己眼前的阳光。

    上官清越一紧张,赶紧坐起来。

    “原来你没睡熟。”他以为她睡熟了,怕突如其来的日光,晃了她的眼睛,扰了她的好眠。

    “闭上眼睛!”

    他口吻命令,她只好闭上眼睛。就听见,耳边传来他清润又温柔的声音。

    “在隧道里那么久,突然见光,很容易伤到双眼。”

    上官清越闭紧的双眼,长长的睫毛隐约颤抖了一下。

    闭着的双眼,处在君子珏宽大手掌的暗影下,忽然觉得自己好像被一种暖意包裹……

    蓝曼舞已经完全苏醒过来。

    她错过了那一场恐怖的厮杀,也没有看到阿哑如何受的伤,只记得好像在梦境中,隐约看到一片血光喷溅。

    王小乔一边帮阿哑包扎伤口,一边低声说。

    “伤口好深,不过好在没有伤及筋骨,不然就很难能好了。”

    接着,王小乔又说。

    “都怪那个妖女,真是不详,谁在她身边都没好下场。”

    王小乔忽然感觉到阿哑变得骤冷的脸色,惊惧地收住了声音,怯生生地看着他。

    “阿哑大哥……我说错话了吗?”

    “我不许再听见你说她的不是!”阿哑冷凝的口气,几乎咬着牙,吓得王小乔倒抽一口冷气。

    “阿哑大哥……”

    王小乔的脸色都褪白了。

    蓝曼舞也没想到,阿哑这么维护上官清越。

    虽然心里有点小吃醋,但也不满意王小乔总是说上官清越的不是。

    “小乔,是你的父母差点害死大姐。他们在食物里下毒,因此我才一直闹肚子!怪不得,那段时间,你的父母总是不允许你下楼和我们一起吃饭,还说因为男人太多,你一个女孩子不方便,原来是怕你吃了有毒是食物。”

    王小乔的眼眶瞬时红了,“他们已经过世了!他们也是为了大君国,我觉得他们很伟大!他们也是为了大君国除害!”

    “大君国闹雪灾,怎么能怪大姐!是有人诬陷大姐,故意往大姐身上泼脏水!大姐是好人,我认识她这么久,她从来没害过人!”

    “但是所有的百姓都说她是妖女,我的父母也因为她而死,她害死太多的人了!”王小乔的眼泪掉了下来,眼里浮现难以遮掩的恨意。

    阿哑的脸色冷的更寒,声音都覆上一层薄冰。

    “若不是看在你父母亡故,你无依无靠,现在真想将你从车上丢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