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88:相对来说,很安全

    司徒建忠将周围一人多高的杂草收割下来,点燃成火堆,大家簇拥在一起取暖。

    能有这样的一个好地方,大家的脸上都带着欢愉的笑容,终于一扫多日阴霾。

    上官清越也不禁心情极好,绕着周围走了两圈,发现这里确实很奇特,在这一片的周围,围了一层高高的雪。

    好像这里被什么东西阻拦了一样,雪花就是飞不进来,但举头看向上空,又毫无遮挡,周围也没有什么屏障。

    “真不知道,这里是怎么做到,没有一丝一毫雪花的。”上官清越惊叹一声。

    莺歌看了看周围,虽然现在已经亮天,还是觉得这里冷飕飕的充满阴气。

    “公主,还是回车上吧,总觉得这里很奇怪似的。”

    上官清越也不禁警觉起来,虽然没有感觉到什么奇怪的氛围,但这里却异于别处,终究有奇怪的原因才造成。

    回到车上,上官清越问君子珏对这里怎么看待,君子珏从车帘的缝隙,向外面看了半天,也摇摇头。

    “从来没见过,这么奇怪的地方。看上不去,不是人为,那么就是自然环境造成的奇特。”

    “可到底是什么造成的呢?这里毫无遮挡。”上官清越百思不得其解。

    君子珏沉吟片刻,摇摇头。

    他也不知。

    司徒建忠也觉得这里很奇怪,来到上官清越的车厢外,问道。

    “公主,我们是继续在这里休息?还是抓紧离开这里继续赶路?”

    “司徒将军也觉得这里不宜久留?”

    “方才属下询问过大家,谁都不知道也没听说过有这样的地方。就连曾经住在这附近的一个士兵也说,从小到大玩遍了这片山,从来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地方。”

    上官清越想了片刻,“让大家收拾东西,我们离开这里。”

    如果这里万一真的是人为造成的一片空地,就是为了引他们的队伍聚集在这里,来个突然袭击,大家很难逃脱。

    大队伍赶紧收拾东西上路,可没走多久,天空又下起了鹅毛大雪。

    这一场雪,非常非常大,几乎看不清楚前面的路,冷风呼啸,卷的人睁不开眼睛,就连马儿也在不住哀鸣,左右摇摆。

    上官清越抓紧车厢,可车厢还在剧烈摇晃。

    马儿已经因为飞扬的大雪惊乱了,无法安定下来。

    司徒建忠赶紧冒着大雪,飞奔过来,拽住马缰,稳住车子。

    迎着寒风,他大声问车厢内的上官清越,“公主,没事吧!雪太大了,看来不能继续赶路了。”

    队伍里就有人喊了一声,“这么大的雪,要是原地停下,我们只怕都会被大雪淹没。”

    “将军,我们还是回到方才的地方去吧,或许那里,真的不会下雪!”

    “我们躲在那里,等雪停了,再赶路。”

    司徒建忠想了下,“公主,现在只能这样了!这场雪太大了。”

    上官清越扬起车帘,看了一眼外面已经无法看清楚前方的大雪,赶紧让大军原路返回。

    可奇怪的是,他们寻找了许久,居然再也找不到方才那个地方了。

    大家都不禁觉得,是不是他们都集体撞了鬼,也或许方才的地方只是一个幻象,不然才走了不远,怎么就找不到那个地方了。

    一时间大家都慌乱起来,人心惶惶,觉得这一次,只怕全部都要葬身在雪海之中,根本走不出去了。

    “本来就迷了路,找不到方向,还去了那样一个奇怪的地方。”

    “看来我们今天,都要死在这里了。”

    “实在太奇怪了,好像在绕迷宫一样。”

    “大家都不要慌!”司徒建忠大喝一声,稳住众人。

    但面对来势凶猛的大雪,他也只能压制众人浮动的心片刻。

    上官清越也乱了心绪,看向君子珏。

    君子珏面色沉寂,想了片刻,“让大家把喂马的麦秆含在口中,大家不要乱,抱成一团,不但可以取暖,也可以防止雪中走失。”

    “麦秆?”

    上官清越眸光一亮,“若真的被大雪淹没,那么含在口中的麦秆,便可以维持呼吸。”

    上官清越赶紧交代司徒建忠照办。

    所有的士兵都分队抱成一团,在中间留出空隙,口中含住麦秆。

    大雪飞飞扬扬下了许久。

    车厢内的暖炉子也熄灭了,上官清越感觉到冷,不禁收紧双臂。

    君子珏缓缓抬起手,落在上官清越的肩膀上,她浑身一紧,正要推开他,他反而将她一把抱住。

    “只是取暖!你想冻死在这里!”

    跌入他温暖的怀抱当中,终于感觉到了一丝温暖,正在渐渐回归身体。

    她没有再推开他的怀抱。

    他说的没错,她不能冻死在这里。

    到了第二天早上,大雪终于停下了。

    四下白茫茫一片,已经完全看不到昨晚还聚集在这里的人群。

    司徒建忠率先从雪中爬了出来。

    “雪停了!大家都出来吧!”

    然而却没有一个人回复司徒建忠,他紧张起来,赶紧连滚带爬去寻找上官清越所在的车厢方向。

    他冻得已经僵硬的双手,不住挖着大雪,到处寻找,可找了许久,到处还只是一片大雪。

    “公主!公主!”

    司徒建忠紧张地大声呼喊。

    雪地下,还活着的士兵,渐渐从雪下费力的钻出来。

    浑身的棉袄,已经结了冰一样的冷。

    李宏身强力壮,倒是还有体力,赶紧帮着司徒建忠一起挖。

    终于挖到了冻死的马匹,也找到了车厢。

    还有知觉的人,赶紧一起帮忙,终于一起合力,将马车从大雪之中拽了出来。

    “公主,公主……”

    司徒建忠再顾不上避嫌,赶紧冲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