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89:那个贱人!

    凤翔宫。

    “一群废物!这么长时间了,还没将舞太妃解决掉!”秦嬷嬷怒斥向跪在地上的几个穿着便装的侍卫。

    接着,秦嬷嬷抬头看向高位上的太后,满脸堆笑地凑上来。

    “太后娘娘,话说回来,也不能怪这两个侍卫。都是皇上,居然派了高手一直保护舞太妃,他们几个才一直没能得手。”

    太后瞥了秦嬷嬷一眼,“我知道,这次领任务的人是你的亲侄子,哀家不会怪罪他。”

    “抬起头来,给哀家看看。”太后懒洋洋的声音,带着倦怠的困意。

    这段时间,她总犯困,嗜睡的很,肚子里的小东西也一天天长大了,眼看就不能藏住了,凤翔宫里也不能久留,有机会还要回到翠竹园。

    秦嬷嬷的侄子秦启海抬起头来,浓眉大眼,长得不错。

    “怪不得你姑姑总在哀家面前夸赞你,确实长了一张不错的脸。但光脸好看不顶用,在哀家跟前办事,得有能力。”

    “属下一定完成太后娘娘的吩咐。现在已经派出很多眼线去寻找失去踪迹的舞太妃了,一定将太后娘娘的任务完成。”

    太后沉吟片刻,“不仅仅舞太妃没了踪迹,就连上官清越的队伍,也失了踪迹。”

    “哀家听人说,在驿站发生雪崩后,他们的队伍便好像蒸发了一样,没了影子!”

    “而舞太妃……”

    太后沉默下来。

    “看来,这个舞太妃已经和上官清越那个贱人碰头了。”

    “太后娘娘,舞太妃之前就和那个贱人在一起!是皇上将那个贱人带回宫中,她们才分开!没想到,皇上非但没有将舞太妃抓回皇陵,还派人保护舞太妃,看来是因为那个贱人要求皇上那样做的!”

    “老奴听说,那个贱人从冥王府逃出去那段时间,一直和舞太妃混在一起,关系还不错!又是青楼,又是逛大街的,春满楼那个老鸨,可都招供了。”

    秦嬷嬷恨声恨气地说着,“没想到这两个小贱人居然凑活到一起去了!果真是鲶鱼找鲶鱼嘎鱼找嘎鱼,没一个好货!”

    “既然舞太妃没了踪影,上官清越也失去了踪迹……这让林丞相如何得手啊……”

    太后疲倦地闭着眼睛,想了片刻,“秦嬷嬷,去发告示,悬赏寻找舞太妃!”

    “太后娘娘,一旦发了告示,就都知道,先皇的太妃跑了,这会有损先皇的颜面啊。”

    “先皇都驾崩了,还知道什么颜面!现在皇上龙体不适,一直闭门不出,这些个事也不管了!既然皇上只顾着生病,没心思管这些,哀家便来管!”

    “舞太妃身为太妃,居然从皇陵潜逃,岂能轻饶!哀家身为太后,理应处理好后宫这些女人的事情。”

    太后的眼底渐渐浮现一丝寒意,“况且,只要告示发出去,只要找到舞太妃的踪迹,也就能找到上官清越了。”

    不然上官清越离开皇城后不久,就失去了踪迹,而林丞相布置的埋伏,在皇城隶属的范围外,挨个路线设下埋伏,等了许久,都不见队伍靠近。

    若被上官清越绕路正好绕过了埋伏,林丞相再就很难赶到路线的前头设伏了。

    秦嬷嬷眼珠子转动了一下,低声问太后,“娘娘,皇上既然派人保护舞太妃,自然是不想舞太妃出事,这件事娘娘可要慎重,免得被皇上知道,舞太妃有个闪失,和娘娘有关。”

    太后的目光一冷,扫了一眼秦嬷嬷,吓得秦嬷嬷赶紧深深低下头。

    “你是怕你的侄子办事不力,被皇上的人抓住,连累你的侄子,你们秦家被满门抄斩吧。”

    秦嬷嬷吓得赶紧跪在地上,“老奴一心为太后着想,怎敢存在这样的私心。”

    “好了好了嬷嬷,快起来吧!只要你的侄子将这件事办好,哀家自然会给他加官进爵!保证皇上不会怪罪你们秦家。”-

    太后本想再躺一会,但上官清越失去了踪迹,还活在世上,怎么都让她不能心安。

    起身向着窗外看了一眼,“大雪果然又停了,看来这个妖女的骂名,在她身上是真真落下了。”

    “可不是!刚刚离开京城没几天,雪就停了!天也放晴了,也变得暖和了不少。”秦嬷嬷将大衣披在太后身上。

    “娘娘,窗口风凉,小心凤体。”

    “走!去明阳宫。”

    太后直接出了凤翔宫。

    自从上官清越走后,君冥烨整个人都变得沉默了不少,除了整日关在明阳宫处理朝务,几乎很少出门。

    有的时候,太后前去探望,竟然也被阻隔在门外,不许进门。

    太后忽然很想知道,上官清越失去踪迹,君冥烨会是什么反应。

    刚到了明阳宫外,就听见了君冥烨的低吼声。

    “什么?到现在还没找到人?哪怕就是一具尸体,都没发现吗?!”

    君冥烨的声音很大,几乎响彻整个明阳宫。

    前来向君冥烨禀报上官清越情况的士兵,吓得匍匐在地上瑟瑟发抖。

    “回……回王爷……听说驿站发生雪崩,派……派去救灾的人,挖了很久,只是挖到了一对老夫妇,还有几具士兵的尸体。”

    “最近又下了雪,如果大军已经安全转移,留下的脚印又被风雪掩盖了,再难发现踪迹了。”

    “不过……不过……”

    “不过什么!”

    那士兵吓得赶紧和盘托出,“在离开京城隶属范围的隧道内,发现了血迹,还有尸体,都是我们的人……”

    一声巨响。

    君冥烨一把将面前的桌案掀翻了。

    那士兵吓得没了声音。

    “还知道什么,抓紧说!!!”

    “看……看情况,好像……好像是起了内讧,是内部人互相厮杀……”

    “内部?!”

    君冥烨的眸光好像一头发怒的猛兽般可怕。

    过了一会,他渐渐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