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90:心中茫然

    君冥烨大步走出明阳宫,差一点撞上要进门的云珠。

    云珠的手里端着午膳,正要给君冥烨送去,见君冥烨急匆匆出门,赶紧问了一声。

    “王爷,你去哪里!”

    君冥烨正恼火,暴躁地吼了一声。

    “本王要去哪里,也轮到你个小小侧妃过问了!!!”

    云珠吓得娇躯一颤,手里的托盘一歪,滚热的一锅汤洒了出来,烫了手,赶紧丢开手里的托盘,碎了一地的碎片。

    云珠一惊,急忙跪在地上,痛得手不住颤抖。

    “妾身知错了!妾身知错了!”

    她抬着疼痛不已的手,洁白的手背已经红肿一片。

    君冥烨却看都没看她一眼,大步走远了。

    云珠身体一歪,跌坐在冰冷的地上,身心俱寒,目光悲凄地望着他远去的高大背影,心下一片凄然。

    他……

    终究还是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心口很痛,还是努力从地上爬起来。

    太后在秦嬷嬷的搀扶下,从宫门出来,看到踉跄起身的云珠。

    秦嬷嬷嗤哼一声,她很看不好总是在君冥烨故意讨宠的云珠。

    而且云珠还总是在太后面前卖弄智谋,太后已经开始赞赏云珠会办事了,明显要夺了她秦嬷嬷在太后面前的宠爱。

    “哟,这不是最近一直传,被冥王很宠的云妃么!怎么跪在这里了。”秦嬷嬷阴阳怪气道。

    云珠淡淡扫了一眼秦嬷嬷,怎么敢和太后面前的大红人起唇舌之争,赶紧向太后行礼。

    “妾身参见太后。”

    太后却没让跪在地上的云珠起身。

    秦嬷嬷一笑,太后心里有火,无处发泄,云珠正好撞在枪口上。

    “云妃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冥王要去哪里,也轮到你过问了!”连太后都不敢多嘴干涉。

    “云妃不会觉得,给冥王做了几顿合口味的饭菜,就恃宠而骄了吧?一介侧妃,倒像个厨娘,果然伺候人的出身!不管什么位分,都摆脱不了干奴婢活的命运!”

    云珠深深低着头,烫得火痛的手,轻轻抓成拳头。

    “呵!还不是闹了个没脸。日后可要长点记性,时时刻刻记住自己的身份,别再僭越规矩!”

    “……是,嬷嬷教训的是。”

    太后终于让云珠平身了。

    冰冷的地面,让云珠的膝盖酸胀麻木,忍了好一会才有力气站稳。

    云珠偷偷看了一眼太后,见太后的脸色也不好,目光看向的也是君冥烨离去的方向,一副很急于知道君冥烨要去做什么的样子。

    云珠的眼底掠过一抹浅笑,想来太后也是没能拦住君冥烨。

    云珠轻叹口气,缓声道,“还以为公主走了,王爷也就不在乎了。可没想到公主走了,王爷的心,也跟着走了。”

    太后的脸色瞬时变得更加难看起来,声音也冷了许多。

    “云妃年轻貌美,难道连冥王的心也抓不住?白白受了冥王那么多日的宠!”

    秦嬷嬷赶紧跟着补充一句,“真是没用!”

    云珠暗暗咬紧牙关,但脸上依旧保持平和的笑容。

    “冥王现在身边没有女人,你也不抓紧努力,为冥王添个子嗣!”

    太后说的完全是刺激云珠的气话。

    云珠怎敢多说什么,只能默默当着这个出气筒。

    “云珠谨遵太后教诲。一定好好服侍冥王,尽快为冥王……”

    云珠看着太后,声音更加缓慢,小心翼翼。

    “添个一儿半女。”

    太后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云珠就知道,太后怎么会希望别的女人,为冥王生下孩子。

    但太后已经在唇角挤出一丝牵强的笑容。

    “这就对了!哀家特意将你封为冥王侧妃,便是觉得你乖顺听话,又懂得体贴人。冥王对你的手艺一直赞不绝口,哀家也想尝尝了。不如,哀家日后的三餐,也由云妃一手操持吧。”

    云珠的肩膀悠然一颤,知道太后在惩罚自己,却也只能欣然接受。

    “……是。能服侍太后,是云珠的福气。”

    接着云珠又叹息一声,“冥王的心里……”

    云珠深深看了太后一眼,自哀地又是深叹一声,“即便云珠年轻,怎么能有太后芳华绝代。冥王终究是看不上云珠的!云珠只盼着,伺候好冥王和太后,心满意足了。”

    太后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一些。

    云珠为了不让太后对自己再多生芥蒂,赶紧又道。

    “太后也别太担心冥王了,冥王只是觉得公主是唯一一个总是忤逆他的女人,觉得新奇,等新鲜劲一过,就忘了这个女人的存在了。”

    太后果然很满意云珠的话,脸色缓和了不少。

    “还是云珠的小嘴,会说话。”

    “照顾好冥王,哀家不会亏待你!有什么消息,也尽快向哀家回禀!毕竟冥王现在担任监国,整个国家的重任都在冥王的肩上,冥王不能出一点岔子。”

    云珠怎么会不知道,太后想让她帮忙监视冥王,却搬出国家来说事。

    “云珠一定事无巨细地,全数向太后如实禀报。”

    秦嬷嬷见云珠轻松几句话,就让太后消火,很不高兴,狠狠地剜了云珠一眼。

    太后举目看向蔚蓝的天空。

    雪后的天空,十分的干净,没有一丝云彩,甚至连飞鸟都没有。

    云珠也举目,看向天空的遥远的南方……

    “现在天寒地冻,连一只飞鸟都没有,若有信鸽飞来,只怕也被昨夜的大雪迷了方向,找不到要送信的主人了。”

    云珠轻声道。

    太后的唇角,轻轻勾起一抹浅笑。

    若司徒建忠给君冥烨传信,告知现在所在的位置,只怕信鸽还真就飞不过来了。

    太后赞赏地看了云珠一眼,“选你做冥王的侧妃,哀家果然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