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91:本王,必须见到皇上

    上官清越休息了两日,身体就完全恢复了。

    竟然比那些个身强力壮的男人,恢复的好要快。

    就连魁梧的李宏,都感染了风寒,好几天喷嚏不断。

    司徒建忠也病了。

    他将自己的内力输给上官清越,本就身体变得虚弱,需要休养一些日子才能恢复。不幸感染风寒,一下子病倒,高烧了好几日,才渐渐退下。

    蓝曼舞和阿哑也感染了风寒,一碗一碗的汤药灌下去。

    上官清越来探望他们,蓝曼舞还歪在床上,无力下地。

    他们在雪下,实在冻太久了,能捡回一条命,都是万幸。

    “这家驿站,守卫的十分严密,不会有任何危险,我们可以在这里安心养好身体,再赶路。”

    上官清越道。

    她很相信君子珏的安排,没有万无一失的把握,君子珏不会选择留在这里休整大军。

    为了避免上一家驿站发生的事,这家驿站的老板,自从大军住进来,就被严加看守起来。

    “大姐,你真是厉害,我们都还病着,你都好了。”蓝曼舞一说话,鼻音还很重,使劲吸了吸鼻子。

    阿哑看上去,也虚弱很多,但到底是男人,不会如蓝曼舞那样严重。

    只是阿哑手臂上的伤口被冻伤,已经溃烂。

    “我会让人送更好一些的金创药来!这个伤口,一定要及时处理好,免得感染。”上官清越关切的口气,让阿哑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却没能保护你。”

    阿哑低声说了一句,尽量掩饰住脸上的惭愧,但还算不经意流泻出来。

    “你不用觉得惭愧,那么多人,会保护好我的。我也保证,会让你们安全。”

    上官清越笑着说,却听见阿哑声音很低地说了一句。

    “你身边的那个男人,小心提防。”

    上官清越不禁张大了眸子,阿哑竟然知道她身边有个男人。

    她还以为,一直藏的很好,除了李宏,司徒建忠,还有莺歌再没人知道。

    很想问阿哑是怎么知道,但转念想想,如阿哑这样隐藏极深的人,定然有敏锐的洞察力,被他看出端倪,也不足为奇。

    “谢谢你的提醒。”

    她自然也会小心君子珏。

    但君子珏现在完全将唤醒龙珠的希望放在她身上,是绝对不会伤害她的。

    上官清越起身,阿哑忽然唤住她。

    他看着她的目光,有些深,带着一种说不清楚的温暖,柔柔地望着她。

    上官清越等了半晌,他都没有开口说话。

    就在上官清越要问他,还有什么事的时候,他低低开口。

    “一定要好好活着。”

    “……”

    心口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撞击了一下,半晌上官清越都缓不过神来。

    她还清楚记得,在母后离世的那个晚上,拉着他们兄妹的手,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

    “一定要好好活着。”

    上官清越的眼圈倏然红了,一眼不眨地望着阿哑,想要从阿哑身上找到更多的答案,阿哑却已恢复一脸冰冷的样子。

    “你若出了事,我们也失去了依靠,只怕也会丧命。”

    上官清越心底泛起的淡淡微妙感觉,瞬间因为阿哑的这句话,烟消云散,再没有任何痕迹了。

    她苦笑一下。

    “我还以为……”

    还以为,在阿哑身上找到了哥哥的影子,原来只是错觉罢了。

    她深吸一口气,笑着说。

    “放心,既然带着你们一起南下,我就一定保证,会保护好你们的安全。”

    “而我!”

    上官清越清冷地仰起臻首,自带一股冷傲不怒自威,凤翔九天般的气势。

    “绝对不会死!”

    ……

    君冥烨忙了好几天,终于处理好随县的灾情,也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一轻松下来,才发现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吃饭,忽然很想吃一种糕点。

    南云国的糕点——雪片云糕。

    他还记得,在皇上寿宴上,南云国的厨师,便为上官清越做了一道这样的糕点。

    当时,上官清越还特别喜爱,吃了好几口。

    他便让人找云珠去做云糕。

    云珠一直将自己关在房中好几天,还以为自己这一次真的失宠了,君冥烨再也不想见到她了。

    当秋红来传话说,王爷想吃云糕。

    云珠赶紧下厨去做糕点。

    等云珠将精心做好的云糕送入到君冥烨的寝宫时,君冥烨望着碟子内雪白透明的一片一片云糕,低声问了云珠一声。

    “本王记得你说,公主很喜欢吃云糕。”

    云珠的心口狠狠疼了一下,依旧笑着说。

    “是的,公主很喜欢南云国的云糕,经常让云珠做给她吃。”

    云珠根本不知道上官清越到底喜欢吃什么,也没给上官清越做过云糕。

    一切,都是她杜撰的。

    杜撰了一个云珠版本的上官清越,呈现在君冥烨的面前。

    而君冥烨也从没发现,自己会有想了解那个女人的冲动。

    在她还在的时候,他从来没想过,了解那个女人的喜好。但等她走了,不在他身边了,竟然会这么热切地想知道,关于她的一切。

    君冥烨夹起一片云糕,放入口中。

    竟然是这么甜腻的味道。

    这是他最不喜欢的味道!

    他不喜欢吃甜食。自从母后薨逝后,就再不吃甜食了。

    能吃下一片云糕,已经是对这盘云糕最特别的殊荣了。

    云珠站在一旁,将君冥烨脸上的情绪变化,统统一丝不错过地收入眼底。

    她已经完全明白君冥烨的心思了!

    若不是因为曾经提过一句,上官清越喜欢吃云糕,只怕君冥烨也不会忽然想起她,让她去做云糕。

    云珠心下虽然恼恨,但也庆幸,她终于有再次翻身的机会了。

    等到晚上的时候,她做了一道酸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