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92:素手指江山

    德妃被君冥烨寒厉的脸色骇住。

    “冥王,本宫所言句句属实,冥王不信可以问为皇上医治的刘太医。”

    “太医若联合德妃说谎,本王如何可查!”

    君冥烨霸气的声音,透着一股王者般压人的力量。

    而在大君国,就连皇上都礼让冥王三分,何况只是一介后宫嫔妃。

    德妃确实有些守不住这道门了,但还是高声说。

    “冥王,你只是臣子,怎么能连皇上的龙体都不顾及了?皇上到底是皇上,何况还是冥王从小最疼爱的皇侄。”

    “难道冥王,真的要皇上的龙体越来越严重?也要闯进去吗?”

    接着,德妃又说。

    “现在国家正四处雪灾,冥王又是监国,若因为冥王而让皇上有个闪失,天下人会如何说冥王?”

    “天下人会说冥王,有不臣之心,故意趁着闹灾,身为监国的身份,要将皇位夺权自握!”

    君冥烨忽然抬手,很想掌掴德妃,竟然说话不经过考虑。

    但德妃依旧脊背笔直的站着,努力保持丝毫不畏惧冥王的气势,一身凛然。

    君冥烨的手,终究没有落下去。

    在他眼里,德妃和皇上都是晚辈,而皇上从小又喜欢跟在自己身后,需要他的保护,他对皇上有一种难以割舍的孺慕之情。

    “本王一直都很欣赏德妃的为人,秀外慧中,贤良淑德!又懂得为国家着想。”

    “但是德妃说话,注意分寸!本王当年没有夺取皇上的皇位,今后自然也不会!但……”

    君冥烨的眸光倏然收紧,寒光四溢,拖着长音慢慢说下去。

    “皇上若已无心朝政,继续颓废萎靡下去,不思朝政,逃避国家重灾,就休怪本王亲自一人守护这片江山。”

    说完这句话,君冥烨狠狠看了一眼寝殿的方向,拂袖离去。

    德妃松下绷紧的一口气,整个人都无力下来。

    玉喜赶紧搀扶住德妃,“娘娘,只怕纸包不住火了!冥王早晚会知道,皇上已不在宫中。”

    “能瞒一时算一时,能瞒一刻算一刻!”

    德妃擦了擦头上渗出的冷汗,赶紧让玉喜搀扶自己返回大殿,她已经双脚虚软无力了。

    看着空无一人的龙榻,德妃不禁叹息一声,抬手轻轻抚摸明黄色的被褥。

    “皇上啊皇上,宫里宫外的人都说,皇上最疼韶颜,和韶颜鹣鲽情深。旁人不知,但韶颜自己知道,皇上从来没有真正爱过韶颜。”

    “皇上追随公主一路南下,说是为了龙珠,何尝不是为了保护她一路平安。”

    德妃悠悠叹口气,让玉喜备下纸墨。

    她在纸张上,模仿君子珏的字迹,写下一道册封云千千入宫为妃的圣旨。

    “娘娘,被人知道你假造圣旨,那是要砍头的啊。”玉喜吓得脸色都白了。

    但德妃还是拿出玉玺,蘸了印泥,毫不犹豫地盖了上去。

    “当皇上将玉玺交给本宫保护的时候,皇上就料定本宫会有用得到玉玺的时候。”

    “皇上……”玉喜的声音,颤抖了一下,“皇上这不是要将娘娘往死路上逼。”

    德妃苦笑一下,“等到东窗事发的时候,冥王震怒,闯入皇上寝宫,发现本宫一直说谎欺瞒,只怕冥王第一个要杀掉的人,就是本宫了。”

    从皇上离开皇宫的时候,就没有给她留下活路。

    但皇上想要做的事,哪怕是死,她都心甘情愿顺从。

    玉喜红了双眼,跪在德妃面前。

    “皇上不会的,皇上怎么会舍得德妃……”玉喜哭了起来。

    德妃无力坐在椅子上,“好了玉喜,快将这道圣旨,送去明阳宫给冥王。”

    “但愿冥王得了这道圣旨,会暂时相信皇上还在宫中养病,能拖延一段时间。”

    ……

    上官清越寻了地图,查看接下来的路线。

    “大雪已经将所有的路都堵死了,看地图,也分辨不出任何一条路了。”君子珏道。

    上官清越的手指,在地图上轻缓走动,大约找到了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

    接着,她削葱般的手指,便滑向不远处的一座山峰。

    那里标注着“青峰山”。

    “青峰山!”

    上官清越顿时想到了,那个开锁老师傅说的话,青峰山庄主有一把金龙剑,削铁如泥,应该能斩断这条锁链。

    上官清越的水眸便落在那青峰山所在的位置上。

    君子珏看着她素白的手指在地图上滑动,浅笑道。

    “颇有些素指指江山的味道。”

    他已经越来越觉得,上官清越身上有一种凤翔于天的气势。

    上官清越却没听清楚君子珏的话,“我们去这里!”

    “只要我们选择这一条路,正好经过青峰山!而且这一带的路比较平顺,我们的大军也好通过,只要走直线就能抵达。”

    君子珏知道上官清越的心思,看了一眼地图,“确实是一条一举双得的路线。”

    接着,君子珏问上官清越。

    “你打算我们什么时候上路?”他想听听她的想法。

    “明天。”

    “这么急。”

    “我们已经在这里逗留七八日了。大家的风寒也好的差不多了!若继续逗留在这里,只怕这里也不太安全了。”

    “你还是担心,后有追兵?”

    “皇上难道不觉得,我的处境,正适合后有追兵,前有埋伏?”

    上官清越一句反问,将君子珏问笑了。

    “朕相信公主的魅力,招蜂引蝶,天下最瞩目的目标,现在就是你了。”

    君子珏的故意打趣,没能逗笑上官清越,反而让她的脸色更加严肃。

    “正是因为都对我瞩目,才要更小心一些,免得不知道什么时候,危险靠近了自己都不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