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93:最好拥有神力

    一路向南走,雪灾的情况也不那么严重了。

    有的村镇,竟然没有太厚的积雪。

    这也让大家的心情豁然开朗,舒展不少。

    连日赶路将近半月,终于到了青峰山的附近。

    “没想到地图那么近的地方,走起来竟然这么远。”上官清越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他们在路上,度过了新年盛节。

    到了青峰镇范围的时候,已经是正月初十了。

    大军几百人,忽然出现在小镇里,肯定引人注目。

    按照司徒建忠的意思,绕过青峰镇,继续一路难行。

    但已经到了这里,上官清越是必须去一次青峰山的。或许,那里也有能人异士,帮阿哑解毒。

    虽然还不清楚阿哑的来历,就是预感阿哑一定有能力保护自己。

    也觉得自己和阿哑之间,一定有她所不知道的牵连。

    不然,阿哑看着自己的目光,不会流漏出遮掩不住的亲切。

    “司徒将军,你让大家找个隐蔽的地方暂避起来,我们轻装去青峰镇。”

    司徒建忠看了一眼上官清越身边的君子珏,皇上都赞同上官清越的意思,他没有理由不赞同。

    这一路上,司徒建忠都不是按照原先设计好的路线行军,几次想要给冥王传信,都及时被莺歌制止了。

    现在司徒建忠的一举一动,何尝不是被上官清越和君子珏紧紧盯着。

    即便司徒建忠忠心君冥烨,也要考虑皇上在这里,他终究也是皇上臣子,不得不服从皇命。

    大家换上百姓的普通衣衫,便下了车。

    王小乔非要跟着。

    “不行!很危险,你等在这里。”阿哑道。

    “不管阿哑大哥去哪里,小乔都要跟着。”王小乔执拗的脾气又发作了。

    胭红闷笑一声,“到时候碍手碍脚的,反而不好办事。”

    “我一定会乖乖听话,不会妨碍大家的!何况……何况我也可以帮忙照顾阿哑大哥,我是懂得一些药草的。”

    阿哑顿时头发,这辈子最糟糕的遭遇,已经是和蓝曼舞这个呱噪的丫头锁在一起,现在居然又要被另外一个丫头死死纠缠。

    阿哑恼了,脸色都难看起来。

    王小乔吓得怯怯退后了一步,但神色依旧那么坚持。

    “还是带着她吧。”

    上官清越的声音传了过来开,“既然她懂得草药,也能照顾阿哑的伤口。”

    王小乔当即开心地笑了,“公主都发话了,你们不能丢下我了。”

    蓝曼舞对王小乔撇撇嘴,小声嘟囔一句,“现在倒是知道喊公主了,忘了骂公主是害人妖精的时候了。”

    司徒建忠,李宏,胭红,还有那几个御前侍卫,莺歌等人,跟着上官清越君子珏走向青峰镇。

    到了青峰镇的入口时,上官清越停下了脚步,君子珏也停下脚步,俩人对视一眼,君子珏道。

    “虽然我们都乔装成百姓的样子,但我们这一群人,显然目标太大。会让人轻易就注意到我们,反而不妥。”

    上官清越看向不远处,不时走入青峰镇的难民们。

    现在青峰镇几乎没有被雪灾牵连,附近很多难民都涌来这里。

    蓝曼舞眼珠一转,“我们伪装成难民的样子就好了。”

    说完这句话,蓝曼舞又赶紧低下头,她怎么敢让皇上伪装成难民。

    当看到皇上居然一直在他们的队伍里,吓得魂儿差点都飞了,不过幸好君子珏却好像不认识她一样,没有多看她一眼。

    “你让我扮成难民?”君子珏的眉头蹙了起来。

    蓝曼舞赶紧摆手,“不敢不敢。”

    君子珏复而又笑了,“我也正有此意。”

    “……”

    蓝曼舞笑眯眯一双大眼睛,“这样的话,就是难民里出现我和阿哑带着手铐的人,也不是很奇怪了。逃难的人,什么样子的没有。”

    大家便开始乔装,弄脏自己的脸和头发,连衣服也一并做了伪装。

    当阿哑看到王小乔举着的小镜子里面,自己满身褴褛,蓬头垢面的样子,整张脸都铁青了。

    蓝曼舞弯着大眼睛,“怎么样?我帮你打扮的很像难民吧!”

    蓝曼舞似乎还不太满意,又在阿哑的头上抓了抓,气得阿哑的眼睛里都浮现了道道血丝。

    蓝曼舞白了他一眼,“你别总一副高大又自傲的样子好不好!你要时刻记住,你是我买来的奴隶,现在正在亡命天涯,别拽的好像天皇老子一样。”

    “喏!你看皇上都纡尊降贵伪装成难民的样子了。”

    王小乔很小声地问蓝曼舞,“曼舞姐,那真的是皇上啊?为什么会和公主在一起?他们怎么能在一起,一路南下?”

    “我怎么知道!再说了,皇上要做什么,也不是我们能打听的!赶紧闭嘴,否则将你轰回去!”

    “哦。”

    王小乔赶紧乖乖闭嘴。

    当阿哑的发丝上,淌下来一滴雪水化成的泥水时,阿哑真恨不得刨个坑把蓝曼舞给埋了,之后再踩两脚。

    他寒眸火星四射地狠狠瞪了蓝曼舞一眼。

    蓝曼舞不禁浑身打个冷战,吐吐舌头。

    大家伪装成难民,成功进入青峰镇。

    这个镇子很大,虽然是冬天,街上行人还是很多,也在这里大家看到了年味儿。

    家家户户贴着红对子,挂着红灯笼,耳边也能传来街上行人互相拜年的祝贺声。

    但整体的气氛还是有些压抑的,因为这里到处可见行乞的难民,一个个冻得瑟瑟发抖很是可怜。

    王小乔没离开过家,看哪里都很新鲜,到处张望,然后问蓝曼舞。

    “曼舞姐,这里就是你说的江湖啊?”

    蓝曼舞胡乱地点下头。

    “我怎么没看见飞来飞去的人?”

    “那是因为……”蓝曼舞一阵眨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