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194:岂会留下你!

    青峰镇是大君国接壤南云国一带,最为富庶的一个城镇。

    而青峰镇,在整个大君国也很出名。

    这里有全国最大的金矿,虽然归于国家所有,还是让这个小镇富得流油,有很多家财万贯的富商,都是青峰镇人。

    那些受了雪灾的难民,涌入青峰镇,便也是想在这里能混一口吃的,度过这个漫长的冬天。

    况且一路南迁,天气也暖和不少,可以让他们在灾难中活下来。

    现在的青峰镇,已经难民为患,即便官府强力镇压,阻止更多的难民涌进来,还是无济于事。

    青峰山就位于青峰镇以南二十里处。

    现在天色已晚,已经不适合上青峰山,何况也不安全。

    君子珏带上官清越等人,一起去了一家不起眼的小客栈。

    君子珏将怀里的碎银子,放在掌柜面前的桌上,轻声对掌柜说。

    “掌柜,我们本是商队,从京城方向来,路上遇见雪崩,队伍已经死伤过半,钱财也没能从大雪中挽救出来。身上就这些碎银子了,看看我们这些人,能不能在这里住一晚。”

    君子珏确实很聪明,知道怎么说话,不让人怀疑,一身难民凌乱打扮,身上却有银两。

    掌柜地看了他们一眼,见君子珏也是个说话文质彬彬的,气度不凡,就收了碎银子。

    “算了算了,少是少了点,但现在难民这么多,我也不能没有善心,与人方便,便是给自己方便。”

    接着,那掌柜又说,“最近这些天,青峰山要召开武林大会,不少江湖人士齐聚青峰镇。青峰镇的客栈房价,可是涨价了!你们这些银两只够你们勉强住一晚,我亏点就亏点了。”

    君子珏赶紧向掌柜道谢,“我们只住一晚,便走了。”

    召开武林大会。

    蓝曼舞整个人都亢奋起来,“哇,是不是就能见到很多武林高手了。”

    小二带着大家去客房,钱不多,大家只能挤一挤。

    蓝曼舞和阿哑是不能分开的,王小乔又不喜欢和阿哑分开,拽着蓝曼舞说。

    “我还要照顾曼舞姐姐。”

    蓝曼舞白了王小乔一眼,她又拉她当挡箭牌。

    君子珏现在自然不能再和上官清越一个房间,上官清越便和莺歌,还有两个影卫紫烟,雨霏挤一间房间。

    简单用了一些粗茶淡饭,便准备休息,就听见不远处的几桌客人,说的除了难民受灾,最多说的就是青峰山要举行武林大会的事。

    “这几天, 青峰山都封山了,不让人靠近,就等着正月十五元宵节那天的武林大会,才将山路放开,让人进入。”

    “什么?封山了!”蓝曼舞低呼一声。

    店小二一边收拾桌子,一边说。

    “来参加武林大会的人太多了,又从外面涌来那么多的难民,青峰山不封山的话,只怕人满为患,没办法正常举行武林大会。”

    “江湖上都知道,青峰山上的青峰庄庄主,慈善心肠,乐善好施,很多难民都想上青峰山,找庄主接济度过危难。很多人都想上山,不封山的话,青峰山也要被难民挤满了。”

    “要不是青峰山要举行武林大会,衙门早将青峰镇也封门了,不让那么多的难民涌进来。”

    邻桌的客人,便也插嘴了。

    “就是啊!现在大街上,都挤满了难民。很多商户都不能正常营业了!每天被难民拥挤,再善良的老板,也没有那么多食物,分给那些难民呐。”

    上官清越低声问店小二,“青峰山,什么时候开放?”

    “怎么也要正月十四,到时候武林上的人物上山,准备正月十五的武林大会,甄选下一任的武林盟主。”

    “甄选武林盟主!”蓝曼舞瞬时双眼放光,不住搓着小手。

    正月十四……

    “还要等四天。”上官清越看向君子珏。

    “看来只能再等四天了。”

    上官清越点下头,低声说,“但我们住店的钱,你不是说没有了。何况,我们也不能拿出来太多的钱,让人注意。”

    “几位客观,你们不是商贩?怎么也要上青峰山?去参加武林大会?还是想找青峰庄庄主接济银两?”

    店小二笑呵呵地看了一圈他们这些人,不禁摇摇头,“庄主哪有那么多的银子接济啊,庄主现在都病了,自顾不暇。”

    君子珏赶紧笑着解释,“只是有一些私事而已,我们不是武林中人,也不是找庄主接济银两。”

    “哦哦。那你们就要等到正月十四了!正月十四,青峰山怎么也开山了。”

    第二天的时候,君子珏便找掌柜的说。

    “我这里有一些上好的茶叶,是我们唯一抢救出来的货物。掌柜看看质量,若可以,再通融我们多住三日。”

    掌柜看了一眼那些茶叶,“确实是好东西,只不过,我这里也不是卖茶叶的,要这么多的茶叶做什么。”

    这些茶叶,君子珏是本打算带上青峰山,作为青峰山庄主,帮阿哑打开铁锁的酬谢。

    这些可都是进贡宫里的好茶叶,本是带在上官清越的车队,要送去南云国的。

    见掌柜不识货,君子珏只好说。

    “那我便带到外面的茶馆去贩卖,卖了钱,只怕足够在你这里住上一个月的了。”

    掌柜当即将那些茶叶兜了起来,“好好好,再住三晚,就三晚!最近客栈的房间,紧手的厉害,我也是看在大过年的,不为难你们了。”

    蓝曼舞站在二楼,推开窗子,看着外面宽阔的街道,商铺淋漓,货品也是玲琅满目,真的很想出去转一转。

    “这里好繁华,与京城有的一比了。”蓝曼舞笑嘻嘻地说。

    阿哑当然知道蓝曼舞的小心思,“别打鬼主意!我们现在不适合出门。”

    “好啦,好啦,知道了!”蓝曼舞失望地嘟起嘴巴,“我就站在窗口向外面看看。”

   &